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事情谈妥之后,赵淮山也没有多做停留,跟秦彦道了声别,领着赵志飞离去。

    事情能这样解决,对赵淮山来说已经很庆幸。来的路上,他还真的担心秦彦会不依不饶,会真的对赵志飞下狠手,那时,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处理了。索性,秦彦大人大量,似乎并没有想追究这件事,他的心也踏实下来。

    回去的路上,赵志飞不忿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问道:“刚才如果他真的要杀我,你是不是也不准备阻拦?”

    赵淮山愣了一下,说道:“是。如果他真的要杀你,我也不会拦着。”

    “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父亲?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赵志飞愤愤的质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我?平常你不务正业、花天酒地也就算了,我也都依着你。可是这一次,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差点连累了我,连累了整个山河集团。你不吃一堑长一智,反倒在这里责备起我了。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儿子?我告诉你,以后你再敢在外面惹事生非,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么个儿子。”赵淮山愤怒的吼道。

    一母同胞,为什么他就跟赵志龙的差别那么大?

    “你就那么怕他?在鹏城,还有人敢得罪你吗?”赵志飞叱问道。

    “你当我是天王老子,谁都怕我?”赵淮山瞪了他一眼,“我告诉你,他可不是一般人,如果他真的想对付我的话,恐怕咱们整个赵家整个山河集团都休想在鹏城待下去。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希望你也能记住,以后别再给我找麻烦。”

    赵志飞愣了愣,心中不忿。想起刚才自己的窝囊相,赵志飞就觉得憋屈,从小到大,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平时在外面,谁不是把他捧的高高地?有人敢跟他吹胡子瞪眼睛吗?

    可是,他也不是笨蛋,连自己父亲都忌惮的人显然不是泛泛之辈,他也很清楚自己的依仗是什么。既然自己的父亲都不敢跟他斗,这口气,他也只能咽下去。好在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多,在朋友的面前也不至于没有面子。

    “我说的话你听清楚没有?”赵淮山叱道。

    “知道了。”赵志飞有些不耐烦的应了一声。

    “你要真的知道才好。希望你这次能吸收教训,以后别在外面胡作非为了。”赵淮山语重心长的说着,虽然赵志飞不成器,可毕竟是他的儿子。

    “你烦不烦,我都说我知道了。”赵志飞不耐烦的说道。

    赵淮山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没再多说什么。面对自己这个儿子,他实在是什么办法也没有。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这小子别再闹腾出什么不可收拾的局面,不然的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到了山河集团的楼下,赵淮山瞥了他一眼,说道:“让小陈送你去医院,好好的在医院休息。”

    “不用,我自己可以开车去。”赵志飞边说边下了车。

    刚刚从学校过来的赵志龙看到他的模样,不由的愣了愣,快步上前,“小飞,你这是怎么了?又跟人打架了?”

    “跟你有关系吗?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我的事情你少管。”赵志飞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这哪里像是兄弟?更像是仇人。

    从小到大,家里的父母长辈都喜欢赵志龙,对他则非打即骂,这也让他的性格变得越发的偏激。对赵志龙这个哥哥,他也格外的厌恶,总觉得他虚伪,故意的在父母长辈面前装出一副乖巧的模样,以至于让他的形象变得更加的恶劣。

    赵志龙愣了愣,无奈的笑了笑。

    二十年的兄弟,赵志龙对这个弟弟怎么可能不清楚呢?也没有去跟他计较,因为他很清楚,赵志飞对他根本就构成不了任何的威胁,山河集团将来的继承人肯定会是自己。即使哪怕最后赵淮山让赵志飞接班,公司的那些股东也不会同意,而赵志飞也根本就吃不住那样的场面。

    “爸!”赵志龙叫了一声。

    “嗯。”赵淮山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走吧,到我办公室再说。”

    赵志龙应了一声,跟着他上了楼。

    到办公室坐下后,赵淮山吩咐秘书泡了两杯咖啡,随即丢了一根香烟给赵志龙。

    赵志龙替自己的父亲点燃,接着自己也点燃,吸了一口,问道:“爸,小飞怎么了?谁打的?”

    “别提了,这臭小子,迟早会惹出事情来。”赵淮山愤愤的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在鹏城,哪个敢这么做?”赵志龙诧异的问道。

    “秦彦。”赵淮山叹了口气。

    “秦彦?”赵志龙一怔,“小飞怎么惹到他了?”

    赵淮山将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我刚领着他去给秦先生赔罪,索性秦先生并没有计较,否则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宁老和远老跟我说了他的身份,那不是咱们能得罪的起的,希望那混小子能够吸取教训,别再去找他麻烦就好。哎,你说,你弟弟要是能有你一半,我也就放心了。”

    “小飞还小,以后慢慢会好的。”赵志龙说道,“秦彦到底是什么身份?很厉害?”

    “根据宁老和远老所说,他们怀疑秦彦是天门的门主。”赵淮山说道。

    “天门?是什么?”赵志龙诧异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根据宁老和远老所说,天门的势力庞大,我们山河集团在人家的眼里只是蝼蚁般的存在。这样的人,你说咱们能得罪的起?总之,即使跟他做不成朋友,那也绝对不能做敌人。”赵淮山说道。

    赵志龙暗暗的吃惊不已,想想自己当初还天真的想要拉拢秦彦为自己效力,简直就是笑话。

    “这个事情你不要跟外说,我想连阮江可能都不知道他的身份。不过,因为阮世天的关系,他们跟秦彦的关系很近,咱们也不能得罪了阮江。找个机会约阮江出来,好好的跟他谈一谈,大家化干戈为玉帛,这样的话,也能保障咱们自己。”赵淮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