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

    月黑风高!

    段婉儿可能在忙着处理对伏羲集团审讯的事情,还没有回来。秦彦随便弄了一点吃的,凑合着将就一下。对吃的,他向来不是很讲究,能填饱肚子就成,没有那么多的要求。

    他也已经给薛冰打了电话,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让她尽快的调查村正妖刀的下落。跟赫连彦光的赌约,他可一点也不敢含糊。天谴的势力究竟有多大,情报搜集能力究竟有多强,他也不清楚。万一让天谴的人捷足先登,夺走了村正妖刀,那天门真的就岌岌可危了。

    十把魔刀,除了至今下落不明的村正妖刀之外,只有血琥珀在自己的手中。一旦让天谴捷足先登,夺走了村正妖刀,那么,他就要把血琥珀拱手相送。虽然至今他尚且不知端木文皓费尽心机搜集魔刀的目的,但是,也绝对不能让他称心如意。

    别墅外!

    看了看身旁的祁风,胡珂问道:“他人就在这里面,只要你帮我出了这口气,以后我就是你的。而且,我可以答应你,从此之后,安安心心的跟你一起过日子。我也知道你追求我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让我爸帮你们寰宇集团度过难关。只要你能帮我出这口气,这件事情我也保证可以帮你做到。”

    深深的吸了口气,祁风说道:“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能做到。其实,我是真的喜欢你,这些年一直都喜欢你。你不知道,当初看到你跟伏文东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是多难受。你待在这里不要动,等搞定之后我再叫你。”

    “他的功夫很好,你能是他的对手?”胡珂问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连伏文东都打不过他,我怎么会那么笨去跟他打?我带了人过来,是我爸手底下顶尖的高手,对付他,绰绰有余。”祁风说道。

    “不要杀他,制服他就好,我要慢慢的折磨他。”胡珂愤愤的哼了一声。由爱生恨,的确是让人心生恐怖。

    祁风看了看她,微微点了点头。

    跟胡珂认识这么久,祁风对她的性格很了解,清楚胡珂只怕是对秦彦动了真情;否则,又怎么会那么恨他?

    现在听她说的这么坚决,可万一到时秦彦跟她服软,恐怕她又会毫不犹豫的投入他的怀抱,那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祁风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出现。

    招呼好自己带来的三个人,祁风小声的说道:“一会你们给我废了他,最好是让他做不成男人,只要不杀了他,随便怎么都行。不过有一点,那小子的功夫很高,你们可要小心一点。去吧!”

    三人应了一声,朝别墅的方向靠拢过去。

    岁寒三友,梅、竹、松。

    这三位可是祁紫山手底下最厉害的高手,也算是祁紫山的王牌。

    伏沛有邓安和危文德。赵淮山有池宁和池远,阮江有牧容,祁紫山手底下怎会没几个足以跟他们抗衡的高手?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有实力位列四大家族。

    为了能让祁风搭上胡珂,为了能跟胡彪的晨风集团合作,祁紫山也算是下了重本。再说,他也根本不会觉得这三个人联手还对付不了秦彦。只可惜,当初秦彦跟危文德一战的时候他不在场,如果他知道的话,恐怕就不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了。

    “进来吧,藏头露尾的算什么英雄?”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冲着门口说道。

    自从修炼混元之气后,秦彦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五感越来越强烈,外面的细微动静他都可以清清楚楚的感知到,他们三人的脚步声又如何能瞒得住他的耳朵?

    更重要的是,还有一股强大的杀意,这种杀意就更别想可以瞒住他的感知。

    “砰!”

    别墅的大门被一脚踹开,岁寒三友踏步而入。

    “我擦,进来就进来,干嘛把我的门给踹坏了?这个钱你们可得赔。”秦彦看着被毁掉的大门,着实心疼。

    岁寒三友不由的愣了一下,互相对视一眼,想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秦彦还能这么淡定,还顾着心疼自己的别墅大门。

    冷冷的哼了一声,梅永说道:“放心,一会我们会把钱烧给你。”

    秦彦眉头微微蹙了蹙,冷冷的笑了一声,“我跟祁紫山无怨无仇,他这是想做什么?岁寒三友,祁紫山手下最厉害的高手,看样子是想要我的命啊。想杀我,起码也该给我一个理由吧?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一会你自然会知道。”竹兴冷哼一声。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淡淡的说道:“看来只能逼你们说了。”

    话音落去,秦彦缓缓起身。

    梅永、竹兴、松明移动步伐,将他围在中间。

    虽然他们并不知秦彦功夫的深浅,可是,这样面对面而立,他们可以感觉到秦彦身上爆发出来的那股强大气势。心中暗暗的吃惊不已,知晓眼前的人恐怕是一个棘手的敌人,没那么容易应付,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忽然!

    三人极有默契的同时出拳攻向秦彦。

    岁寒三友,师出同门,武功相辅相成,配合的极为默契。

    短暂的交手之后,秦彦便能感觉出来,他们三人联手的确厉害许多。如果单论个人的功夫而言,他们任何一个都无法跟危文德相比,可是,联起手的时候可就不是三个危文德可以应付得了。

    三人的功夫十分阴柔,角度刁钻狠辣,处处之人于死地。

    坚易折,柔恒存!他们的功夫中有着很大太极的影子,却又并非太极。

    因为三人的默契,攻防有序,瞬间将秦彦压制在下风。只是,他们也根本没有伤到秦彦,每次看似很危险的进攻,都被秦彦堪堪的避过。

    殊不知,秦彦根本没有尽全力,只是在不停的观察着他们的招式。

    天门历代门主的功夫都是糅合了百家拳法而成的招式,简单,却十分的有效果,一般人根本不是敌手。不出招则已,一出招,不是一般人可以应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