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祁风一怔,惊骇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秦……,秦彦,你可不要乱来。我们寰宇集团在鹏城的势力根深蒂固,我父亲有很多忠心的手下,你就算杀了我们,其他人也一样不会放过你。你能把我们整个寰宇集团给毁了?能把所有人都杀了?”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淡淡的说道:“不用,只要杀了你和你父亲就行。树倒猢狲散,到时候他们哪里还有空替你们报仇?只怕会为了争寰宇集团打个你死我活吧。”

    “秦彦,我承认这次是我做错了,你也没什么事,咱们就这么扯平了吧。你杀了我,只会给自己增加更多的麻烦,何必呢?”祁风的语气开始害怕起来。

    “没出息,你怕他做什么?”胡珂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鄙视道,“你求他他也不会放过你的。”

    “没错,她说的很对,就算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我也一样不会放过你。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怎么知道哪天你会不会又找人来杀我?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你,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秦彦淡淡一笑,人畜无害的表情却让人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森冷的寒气。

    祁风微微一愣,陡然间拔出一把匕首朝秦彦刺了过去。

    先下手为强!

    然而,祁风太小看了秦彦。他的这点下伎俩焉能瞒得过秦彦的双眼?刀刚刺出去,便被秦彦一把擒住了手腕。

    仿佛铁钳一般的手指紧紧地箍住自己的手腕,吃痛之下,祁风手中的刀跌落在地。

    “放手,放手!”祁风惨叫道。

    “不知所谓。”秦彦冷笑一声,一把掐住他的咽喉。

    祁风顿感呼吸困难,双手紧紧地抓住秦彦的手腕,试图将他的手拿开。然而,这根本就是螳臂当车。

    “咔嚓”一声!

    秦彦手中用力,祁风的颈骨顿时被拧断,脑袋耷拉到一边。

    松开手,祁风顿时犹如烂泥一样的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胡珂目瞪口呆,想不到秦彦真的敢杀了祁风。

    顿了顿,胡珂冷笑一声,说道:“来吧,你也杀了我吧。动手啊。”

    秦彦看了看她,眉头微蹙,“你就这么想死?我就不明白了,你心里到底想些什么?难道每个你看上的男人就一定要喜欢你?别人不喜欢你你就要杀了他?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别人我不管,但是你不一样。我是真的喜欢你,想跟你好好的谈一场恋爱,甚至以后乖乖的做你的老婆。可是,你却对我不屑一顾。既然我得不到,那我就要毁了他。”胡珂说道。

    “如果是这样,那你的爱真的太恐怖了。”秦彦说道,“我很庆幸,我没有选择跟你在一起,否则,我的生活肯定更加的可悲。”

    “动手吧,反正你也杀了这么多,也不在乎多我一个。你不杀了我,我还是会找你的。所以,你最好还是杀了我,省得以后睡也睡不着。”胡珂仰起脖子,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

    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虽然这娘们的确有点个让人讨厌,不过,想想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虽说可怜人必有其可恨之处,但是,秦彦也实在是对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下不了手。

    “你走吧。”秦彦说道,“事情再一再二不再三,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别怪我不留情。”

    “秦彦,你还是爱我的,对吗?”胡珂一愣,顿时兴奋的说道。

    “你想太多了,我只不过是不愿意杀一个女人。”秦彦冷冷的说道。

    “不是,你不杀我,说明你心里有我,你舍不得下手,是吗?”胡珂拽住秦彦的手腕,激动的说道。

    说话间,段婉儿走了过来。看了看胡珂,又看了看秦彦,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刚刚下班回来的段婉儿看到秦彦跟胡珂在拉拉扯扯的,于是好奇的走了过来。当看到地上躺着的祁风的尸体时,段婉儿心中大概也知道了一些。

    段婉儿是做什么的?她来鹏城处理这么大的事情,对鹏城的情况自然做了详细的了解。四大家族的每一个人,包括胡彪等人,她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加之秦彦也跟她说过胡珂跟自己的事情,段婉儿大概也猜出了一些。

    “她是谁?”胡珂看了看段婉儿,充满了敌意。

    “我是他女朋友,你说我是谁?”段婉儿冷笑一声。

    胡珂愣了一下,“女朋友?你有女朋友?”

    “我从来没说过我没有女朋友啊。”秦彦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

    “那你跟杜蕊……?”胡珂问道。

    “我跟杜蕊也什么事情都没有,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喜欢过你们,不过是你一厢情愿而已。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跟你计较,你走吧,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不然的话不可能再这么轻易放过你了。”秦彦说道。

    胡珂嘴角微微的抽动,愤愤的瞪了他一眼,说道:“秦彦,你就真的这么狠心?我告诉你,就算你今天放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秦彦,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说完,胡珂转身就欲离开。

    “站住!”段婉儿一声叱喝。

    胡珂停下脚步,看了看她,“你要干什么?”

    “他放过你,我可不会放过你。”段婉儿冷笑一声,说道。接着,转头看了看秦彦,说道:“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这样的女人,留着她做什么?你不怕她找你报复,我还怕她来报复我呢。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这样的女人是最可怕的,你不杀她,迟早会给自己招来祸患。今天的事情就是最好的榜样。”

    秦彦愣了愣,无奈的叹了口气,哑口无言。

    他也不得不承认段婉儿的话说的很对,可是,他实在是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难以下手。

    “怎么?你还想杀了我吗?来啊,有本事动手吧。”胡珂丝毫也不畏惧,以为秦彦放了自己,段婉儿也决计不敢真的杀自己。

    但是,她太小看了段婉儿的魄力,段婉儿可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