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阮世天可是秦彦见到过秦彦打死危文德,也听牧容说起秦彦的功夫,也相信秦彦有那个实力应付。只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一个人的功夫再如何厉害那也敌不过子弹吧?以祁紫山和胡彪的能力想弄一两把枪,找人暗杀秦彦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

    阮世天还是担忧着不放心,可话刚出口便被秦彦打断。“放心吧,能杀我的人还没出世呢,我能应付。”

    “好吧,既然师父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说什么了。总之,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一定要跟我说,多少我爸在这边也算有点实力,也能帮上一点忙。”阮世天默默的叹了口气,知道无法说服秦彦离开。

    “我还真的有点事情要找你爸帮忙,你帮我约个时间。”秦彦说道。

    “行,回去后我就跟他说。”阮世天点点头,应道。

    说话间,阮世天叫的人已经到了。吩咐他们将尸体抬出去处理之后,阮世天就准备告辞离去。

    “明天我会安排警方的人无意间发现他们的尸体,你们到时候把现场稍微的布置一下。”段婉儿说道。

    阮世天愣了愣,看了她一眼。

    “我一直没跟你介绍,你师娘是警方的人,隶属于华夏国安局。你爸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一些,虽然他以前的事情很多也的确有些踩过界,但是,说出来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最多只能说是游走在灰色地带。所以,你师娘是不会追究的。只要你爸恪守好自己的原则,不要行差踏错,你师娘可以保证他安然无恙。”秦彦看出阮世天的担忧,连忙的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当然,这些话也都是实话。虽然阮世天以前也算是出身黑道,可他也没有做过什么杀人放火的违法勾当,顶多只能算是钻了一些法律的空子。加上,之后他也的确算做了不少的好事,就算是国安局,也没有理由要在这个时候对付他。

    说句实在一点的话,华夏的商人,有一个算一个,能有多少真的就那么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多少都有那么一点点的污垢。

    “我明白,我回去会跟我爸说清楚。”阮世天应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行,那就这样吧,今晚你也辛苦了,早点回去吧。”

    阮世天应了一声,跟秦彦和段婉儿道了声别,转身离去。

    看到阮世天离开后,段婉儿转头看了看秦彦,说道:“你是想让阮江帮忙,来个请君入瓮?”

    “嗯。”秦彦点了点头,说道:“如果赵淮山不愿意跟黑猫合作,那么,阮江就是最佳的选择。论实力,祁紫山和胡彪可比不了他,如果他找黑猫的人,相信黑猫的人会动心。到时候,就可以利用这个引黑猫来华夏,趁机将他抓捕归案。”

    “办法倒是一个好办法,可阮江能愿意吗?”段婉儿问道。

    “应该会答应。阮江为人很重情义,我如跟他谈的话他应该不会拒绝。况且,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给他留一条后路。他可能年轻的时候不小心入了黑道,做了一些个违法乱纪的勾当,如果他能帮忙引黑猫入境也算是立了功。万一将来警方真的要追究他以前的事情,多少也会轻判一些。”秦彦说道。

    “你考虑的还真周到。”段婉儿说道,“你放心,如果他真的能做成这件事情的话,我会跟上头申请,他以往的事情既往不咎。再说,他本来也就没有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以他以前做的那些事,就算真的抓了他,顶多也就是判个五六年。加之他以后做了那么多的好事,多少也能减刑。只要他能做成这件事,我会跟上头申请。”

    “阮世天是我徒弟,阮江的为人我也很欣赏,无论如何,我也不希望他将来会有什么事。这还要靠你多帮忙了。”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吆,你可别那么抬举我。你知道吗?你现在说话可比我有分量,如果你去跟上头的人说,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你。”段婉儿撇了撇嘴,打趣的说道。

    不过,她说的也是实话。秦彦身为天门的门主,而天门在华夏的势力庞大,其中也不乏有天门的人位列于华夏高层。是以,秦彦说话有绝对的分量。他想保一个并不是十恶不赦的罪犯,相信华夏高层不会不给他这个颜面。

    顿了顿,段婉儿接着说道:“根据我们调查,这次黑猫派来华夏的人叫邹明,是泰籍华人,也是黑猫手下得力的助手之一。不过,目前我们还没有掌握他确切的落脚点。稍后我会把他的资料全部发给你,你到时候交给阮江,也好让他有一个心理准备。如果他需要什么协助的话,我会全力支持,只要他引黑猫到了华夏,那就一切大功告成。”

    “放心吧,我会跟他交代清楚。”秦彦说道,“只不过,眼下还不确定赵淮山那边是不是会答应。邹明如果到了鹏城,肯定会先去找赵淮山的,你要盯紧那边,万一赵淮山那边答应的话,你们也要想办法破坏。否则,阮江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近他。”

    “嗯,我会注意,你放心。”段婉儿微微点了点头。

    “还有,那个村正妖刀的事情你查的如何了?”秦彦问道。

    “有一点眉目,但是,还不是很确定。在没有确定之前,我也不敢随意的乱说,而且,也怕泄露了消息出去,天谴的情报机构肯定也不是吃干饭的,万一让他们盯上就不好了。”段婉儿说道,“总之你放心,只要我一有消息便马上告诉你。”

    顿了顿,段婉儿又接着说道:“而且,现在没有村正妖刀的下落也不算是一件坏事。我们没有,天谴也没有,在没有搜集齐所有的魔刀之前,相信天谴的人暂时也不会动你。况且,我们到现在连他们搜集魔刀到底有什么目的也不知道。”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行吧,那村正妖刀的事情就交给你。”秦彦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