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与此同时,电视的新闻很快的播放了警方在海边发现五具尸体的事情。

    正在公司处理事情的祁紫山看到新闻时,整个人瞬间怔在当场。岁寒三友,还有自己的儿子祁风,全都毙命。

    他就这么一个独子,平日里宠爱有加,恨不得把世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他。所以,当听到祁风说要人去对付一个叫秦彦的小子时,祁紫山毫不犹豫的将手底下最厉害的高手岁寒三友交给他带去,就是担心祁风会出什么意外。

    可是,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虽然警察通报还没有查出凶手是谁,可是,祁紫山却是心中有数。除了秦彦,还能是谁?昨晚他们去找秦彦,今天就被发现横尸在海边,毋庸置疑,杀他们的人一定是秦彦。

    祁紫山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秦彦?听说只是鹏城大学一个小小的保安,竟然有能力杀死岁寒三友?

    不过,不管他是谁也好,不管他有什么能力也好,他杀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焉能饶了他?掏出手机,祁紫山拨了一个电话出去,“马上给我查一个叫秦彦的人的下落。”说完,祁紫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砰!”

    办公室的门被人一脚狠狠的踹开。

    祁紫山不由一愣,抬头看去,只见胡彪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身后,祁紫山的助理阻拦着,根本无济于事。

    “祁总……”助理讪讪的笑了一声。

    “行了,你出去吧。”祁紫山挥了挥手。

    不用问,他也知道胡彪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情,肯定是也看了新闻。

    “胡总,坐吧!”祁紫山招呼他坐下。

    “你也看到今天的新闻了吧?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女儿会跟你儿子在一起,而且还有你手下的人,横尸在海边?”胡彪质问道。

    “你女儿没有告诉你吗?”祁紫山冷笑一声,说道,“胡总,我没有去责备你也就算了,你却反倒来责备我,你不觉得有些说不过去吗?”

    “责备我?我女儿跟你的人死在一起,你却来责备我?祁紫山,这件事情如果你不跟我交代清楚的话,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胡彪愤愤的说道。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不过,根据我了解的情况,是你的女儿因为不忿被别的男人抛弃,所以,找我儿子帮忙报仇。结果,就是新闻上说的,你也看到了。”祁紫山说道,“如果不是你女儿找我儿子帮忙,我儿子也不会死,我的手下也不会无辜的送命。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怪你?”

    顿了顿,祁紫山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我们在这里互相责备埋怨也没有用,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凶手,咱们应该找他算账才是。”

    胡彪深呼吸几口,平复好自己的心情,问道:“你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了解一点。”祁紫山说道,“根据我儿子所说,他们昨晚是去找一个叫秦彦的小子报仇。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应该就是秦彦做的。”

    “秦彦?”胡彪眉头微微一蹙。

    “怎么?你知道他?”祁紫山愣了愣,问道。

    “嗯。”胡彪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在鹏城大学见过那小子,他好像是鹏城大学的保安。”

    听到祁紫山这么一说,胡彪也信了大半。的确,根据他所了解的情况,自己的女儿的确是喜欢秦彦,当初自己去学校也就是警告那小子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难道真的是因为他抛弃自己的女儿,然后自己女儿找祁风一起去报复他,所以被他所杀?

    “对,就是他。”祁紫山说道。

    “我的人跟他交过手,那小子的功夫的确不赖。”胡彪微微点了点头,说道。

    “那……,胡总现在是什么想法?”祁紫山问道。

    “还能有什么想法?他杀了我女儿,我岂能放过他?血债一定要用血来偿。”胡彪愤愤的说道,“我不管他的功夫有多好,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一定要他的命。你该不会想就这么算了吧?”

    “怎么可能?不杀他,如何泻我心头之恨?”祁紫山说道。

    “这还差不多。”胡彪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听说那小子跟阮江走的很近,阮江知道这件事情后恐怕会护着他。”

    “天王老子护着他也不行。他杀了我儿子,杀了我手下,如果我就这么放过他的话,那我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再说,这件事情阮江凭什么护他?哼,如果他硬要插手,那就连他也一起收拾了。”祁紫山冷声说道。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胡彪说道,“我已经让人查那小子的下落,一有消息,我马上就通知你。你安排好人手,到时候咱们一起动手,非把那小子大卸八块不可。”

    “我也已经让人在查,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祁紫山附和道。

    “不过,先说好,到时候要让我亲手宰了他。”胡彪说道。

    “这个没问题,只要看着他死在我面前就行。”祁紫山说道。

    二人同仇敌忾,倒是出奇的达成了一致。

    祁紫山没有想到他想尽办法让自己的儿子追求胡珂,希望能够跟胡彪达成合作而不可得,如今自己的儿子死了,他们倒是走上了一条线。

    “那小子竟然能够杀死岁寒三友,显然不是泛泛之辈,你手底下还有厉害的高手吗?咱可别到时候不但杀不了他,反而是去送死,那就是笑话了。”胡彪说道。

    “双拳难敌四手,就算他功夫再好,咱们那么多人去,他也应付不了。”祁紫山说道,“况且,你手下不是还有一位高手吗?有他出马,咱们还胜不了?”

    “那倒也是。”胡彪微微点了点头。

    深深的吸了口气,祁紫山起身站了起来,说道:“走吧,咱们去警局认领尸体吧。等我们杀了那小子之后,也算是祭我儿子和你女儿在天之灵。”

    “嗯。”胡彪应了一声,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