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魏正雄出事的消息很快传遍江湖,整个老街气氛都显得很沉重,似乎有一场腥风血雨在酝酿中。

    而最得意的,莫过于彭克平。听闻到这个消息,彭克平喜不自胜,暗暗的得意不已。这钱,没有白花,七杀不愧是七杀,这么快就搞定了这件事。他一手将魏正雄捧起来,谁知道去捧了一个白眼狼,他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清晨!

    送走两个女孩之后,秦彦将项云交到自己的房间。

    项云起的也很早,听闻到秦彦的召唤便急急忙忙的赶到他的房间。

    “出事了。刚刚收到消息,魏家的魏正雄出事了,昨晚在家里被人杀了。”项云说道。

    “我知道,是我和那小子做的。”秦彦接着将昨晚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项云不禁一怔,说道:“那小子竟然是七杀的人?他能够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干掉魏正雄,此人不简单啊。”顿了顿,项云又接着说道:“想不到魏鸿真的是魏家的人,这么一来,魏鸿必然会乱了方寸,这对我们非常有利。”

    “你给魏鸿打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交易。如果咱们不闻不问,不免让他怀疑。记住,语气里稍微的表达一下我们的不满,给他施加一点压力,看看他会是什么反应。”秦彦吩咐道。

    “好!”项云应了一声,连忙的给魏鸿拨了电话过去。

    “喂?”魏鸿的心情明显不好,声音有些僵硬。

    “魏总,不是说好今天交易吗?秦总问什么时候可以交易?”项云问道。

    “今天交易取消,你告诉秦总一声,出了一点事情。麻烦帮我告诉秦总一声,不好意思,等我处理好事情再交易。你和秦总在这边好好潇洒一下,所有的开支全部算在我的身上。就这样!”说完,魏鸿“啪”一声挂断了电话。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嘟嘟”的声音,项云耸了耸肩,“挂了。他说今天的交易取消,让我们等他的消息。我们在这边所有的开支全部算他的身上。估摸着他现在应该是烦的很,正在想办法找杀手呢。”

    顿了顿,项云问道:“那小子呢?他不会还在这边吧?以魏家的势力很快就会找到他。”

    “他昨晚已经离开了。”秦彦说道,“不过,他会制造一个假象,让人感觉他已经离开,然后他会再折返回来。既然魏鸿说了咱们的一切开支都算他的,咱们可不能给他省这笔钱。你通知老吴那边,时刻准备着,有消息立刻通知他们。现在咱们先去见一个人。”

    “谁?”项云诧异的问道。

    “彭克平!”

    话音落去,秦彦已走出房外。

    项云不禁愣了愣,快步的追了上去。

    项云也曾在缅甸和果敢待过很长一段时间,自然知道听过彭克平的名字。彭家的人在果敢势力远非白魏两家可比,号称果敢王。虽然之后果敢被缅甸政府正式接手,然而,彭家人在这边的势力依旧不容小觑。

    “孙少爷认识他?”项云小声的问道。

    “不认识。”秦彦摇了摇头。

    “那……,孙少爷找他做什么?听说这个彭克平克不是善茬,脾气相当的暴烈,号称‘杀人王’。咱们跟他没什么交集,还是不要招惹这个麻烦的好。”项云担忧的提醒道。

    “成功细中取,富贵险中求。好不容易来这边一趟,不能没有收获啊。如果打通彭克平这层关系,将来咱们洪门也将会有更多的利益。再说,他即使性格再暴烈,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杀了我们吧?”秦彦说道。

    项云自知劝阻不了秦彦,也就没有再多说。

    两人出了酒店之后,绕了几道街口,确认没有人跟踪之后拦下一辆车,径直的赶往彭家。

    彭家的庄园很大,全部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里里外外看守,十分严密。这边的形势比较复杂,除了缅甸政府的驻军和彭家的军队之外,还有一些反政府武装。虽然近些年这些反政府武装被打压的很厉害,可是,却也会常不常的过来滋扰。

    车子在距离彭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司机就停了下来。“你们自己走过去吧,那边禁止其他车辆驶入。”司机说道。

    秦彦也没多说,付钱,下车!

    到达彭家庄园门口时,警卫拦住了他们。

    “麻烦通报一声,洪门秦彦求见彭主席。”秦彦搬出洪门的身份,不然默默无名求见恐怕彭克平也根本不会理会。

    警卫愣了愣,冷冷的说道:“在这里等等!”接着,通过对讲机禀报上去。不久,传来消息,让他们领人进去。

    “对不起,按规矩我们要搜身。”警卫说道。

    秦彦耸了耸肩,张开双臂。

    灵翼是秦彦随身携带的匕首,自然被警卫没收。“等你出来的时候我们会将东西还给你。主席在里面等你,跟我来吧!”

    说完,当先领路。前后各有几名警卫荷枪实弹的警惕的尾随,一直将他们送到屋内。在这样一个贫穷落后的地方,彭家的装修却是极尽奢华,可见彭克平生活有多么的腐败。

    客厅内,彭克平斜靠在沙发上,悠然自得,端着一壶茶,滋滋的品味着。他年龄不大,三十多岁,颧骨较高,眼神看上去很是平和,却隐隐暗藏着一股锋芒杀气。浑身上下,似有似无的飘散着一股煞气。杀人王的称号,名副其实。

    “主席,人带来了。”警卫恭敬的说道。

    这些是正宗的军人,而非是魏家的那帮鹰犬。

    彭克平微微的转身瞥了瞥他们,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他看的很仔细,似乎是想一眼将他们看透似得。然而,秦彦淡定自若,风轻云淡,脸上也没任何的表情。反倒是项云,心里却有些莫名的忐忑,面对这个杀人王,他很难可以做到和秦彦那边镇定。

    许久,彭克平挥了挥手示意警卫离去,说道:“坐吧!”

    “谢谢!”秦彦道了声谢,大马金刀的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