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邹明眉头微微一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赵总,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你拒绝我们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应该清楚,我们地缺如果想除掉一个人的话,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难道想做我们的敌人吗?”

    赵淮山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我不想跟你们成为敌人,可是,如果你们一定要逼我的话,那也怨不得我。邹先生,我知道你们地缺的实力强悍,可是,我赵淮山也不是任人宰割之辈,真要是逼急了我,大不了鱼死网破。再说,邹先生现在就在这里,如果我想要你的命,那简直犹如探囊取物。”

    “你这是在威胁我?”邹明冷哼一声,说道,“你觉得我会怕死吗?而且,如果你杀了我,后果你能承担吗?”

    “我也不愿意这么做,可如果你们地缺一定要逼我的话,那也就怨不得我了。”赵淮山说道,“麻烦你回去转告黑猫先生一声,就说我赵淮山并不像跟你们成为敌人,可如果你们一定要做的那么绝,我也不怕。”

    邹明冷笑一声,说道:“是吗?就看你今天能不能离开这里了。”

    赵淮山一震,眉头微微一蹙,“邹先生,你可考虑好了,如果你这么做了,那可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哼,那就不用回头了。”话音落去,邹明拍了拍手,顿时,包厢的门被推开,四名中年男子闯了进来。

    池宁和池远愣了一下,连忙的起身挡在赵淮山的面前。

    赵淮山表情淡然,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既然你想找死的话,那我就成全你。你以为你约我来我会没有任何的防备吗?我不妨是华告诉你,在这四周全部安排了我的人,只要我一声令下,你就会横尸当场。”

    “是吗?”邹明不屑的笑了笑。

    “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想跟你们地缺成为敌人,但是,我也不怕你们的威胁。邹先生,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让你的人退出去,咱们还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你也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可是,如果你执迷不悟的话,那我只好对不起了。”赵淮山说道。

    “赵淮山,你还真的很天真,死到临头还不知道。”邹明得意的笑了一声,瞥了一眼一旁的赵志龙。后者会意,忽然间,一刀狠狠的刺进了赵淮山的胸口。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的人防不胜防,谁也没有料到赵志龙会忽然发难,而且,目标还是他的父亲赵淮山。

    “你……,你……”赵淮山瞪大着双眼,不敢置信。

    这就是自己最器重的儿子?这就是自己托付大任的儿子?

    “爸,对不起,你不要怪我。跟地缺合作是咱们山河集团最好的出路,也只有这样,咱们才能够成为鹏城真正的第一大家族。是你逼我这么做的,如果你答应我跟地缺合作,就不会这样了。”赵志龙慌张的说道。

    “畜生,畜生。”赵淮山愤愤的哼了一声,一拳狠狠的朝赵志龙砸了过去。

    赵志龙连忙的闪身避开,跳到一旁。

    “爸,我答应你,你死了,我一定会领导山河集团走的更远,一定让山河集团更加的强大。你看着,我一定会比你强。”赵志龙说道。

    “畜生,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把山河集团交到你的手里的。”赵淮山愤愤的说道。一手捂住自己的伤口,一手快速的在怀中拨通了冯立的电话。

    他必须让冯立知道这边的情形,必须让冯立知道赵志龙的为人,如此,就算他今天死在这里,山河集团也不至于会落到赵志龙的手里。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一直以来自己那么器重的儿子竟然会亲手杀了自己,没有想到自己一辈子没有输给别人,却输给了自己的儿子。

    “赵总,你没事吧?”池宁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还死不了。走,冲出去!”赵淮山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倒也没有被眼前的景象给唬住。他知道,眼下保住自己的性命最重要。至于赵志龙,等自己逃了出去,再慢慢的收拾他们也不迟。

    “不要放他们走!”赵志龙惊呼道。

    若是让赵淮山逃走,那他赵志龙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这种弑父之举,在江湖上谁也容不得他。只有杀了赵淮山和池宁、池远,他才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推到别人的身上。

    也是因为他刚才太过的紧张,没有刺准,偏离了赵淮山的心脏。而且,因为紧张害怕的缘故,刺的也不是很深,否则,赵淮山只怕当场就毙命了。

    “给我杀了他们!”邹明大声的叫道。

    话音落去,跟他一起而来的四人冲了上去。

    池宁和池远挡住他们的进攻,保护着赵淮山冲出了包厢。

    “赵总,你先走,我们拦住他们。”池宁叫道。

    赵淮山看了看他们,咬了咬牙,拔腿逃去。

    “我的人挡住他们两个,你父亲就交给你吧。记住,无毒不丈夫,如果他不死的话,你以后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他是不会放过你的。”邹明撺掇道。

    让赵志龙亲手杀了赵淮山,这也是为了断去他的后路。从此之后,赵志龙就只能听凭他的摆布,而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赵志龙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然而,事情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就没有可能回头了。当即,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畜生,那可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池远愤愤的瞪了赵志龙一眼,斥道。然而,他被人牵制住,根本抽不开身。

    邹明点燃一根香烟,怡然自得的抽着,看着眼前的这场好戏。而他,就是这场戏的导演。

    农庄的老板和服务员,看到这样的场面,惊吓的往外逃去。

    “砰砰砰!”邹明掏出手枪,毫不犹豫的开枪杀了他们。他可不愿意留下什么证人,可不愿意让人知道他已经到了鹏城。

    正如他所说,无毒不丈夫!

    在他的眼中,没有什么无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