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那倒也是,量你也没有那个胆。我能杀你第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秦彦淡淡的说道,“行吧,来吧,把你的钱转过来吧。”

    “可我怎么知道我转了钱之后你反悔呢?”胡彪说道。

    “你不相信我?”秦彦撇了撇嘴,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可谈了。钱,我可以不要,既然你不要你自己的性命那就不关我的事了。机会我给了你,是你自己不愿意把握。”

    说完,秦彦转头撇了撇刑天。后者会意,上前两步。

    “等等,等等!”胡彪连忙的说道,“我相信你,二十亿不过只是小意思,我现在就转给你。等你放了我之后,我再把公司的股份抛掉,再给你二十亿。这样,以后咱们就两清了,互不相干。”

    胡彪故意的再抛出二十亿的诱惑,就是希望秦彦能够看在钱的份上放过自己。只要自己过了今天这一关,再出了这口气也不迟。

    “真的?胡总,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能言而无信啊。你放心,我秦彦一口唾沫一个钉,说不杀你就不杀你。不过,咱们丑话可要说在前面,如果你出尔反尔,到时候不兑现自己的承诺把剩下的二十亿给我,又或者你找人来杀我,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秦彦说道。

    “当然,当然。”胡彪连连的点头。

    秦彦报出自己的银行卡账号,胡彪拿起手机将自己账户里的二十亿转了过去。二十亿不是个小数目,可是,跟自己的性命相比那就是一文不值了。

    “已经转过去了,你看看。”胡彪说道。

    掏出手机,看了看自己的户头,秦彦满意的点点头。虽说天门家大业大,别说是区区二十亿,就算是两百亿那也只是个小数目而已。不过,那些钱可不是私人的钱,就算是秦彦也不能随意的动弹。这二十亿可不同,那可是自己的私房钱。

    男人,没几个私房钱怎么能行?

    “很好,胡总果然是言而有信的人。行,看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放过你。”说完,秦彦起身站了起来,瞥了一旁的刑天一眼。

    刑天会意,上前一步,猛地一刀刺进胡彪的胸口。

    “你……,你怎么能言而无信?”胡彪瞪大着双眼,愤愤的说道。

    “没有啊,我是说了不杀你啊。是他杀你的,又不是我,跟我可没关系。我只答应你我不杀你,可没说他不杀你。”秦彦撇了撇嘴,笑容人畜无害。

    胡彪惨然一笑,缓缓的闭上眼睛。想不到,赔了夫人又折兵。

    “走吧!”秦彦看刑天一眼,举步走了出去。

    月色当空,星光璀璨!

    “今天这笔买卖做得不错啊,没想到你反应倒是挺快,明白我心里想什么。”秦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谁不知道门主抠门的很,能有钱赚的机会怎么会错过。墨老门主当初也是这样,哪怕是一分钱那都是他命根子。”刑天说道。

    秦彦愣了愣,想起墨离,神情不由的黯然。

    “对不起!”刑天一愣,慌忙的说道。

    “没事,都已经过去了,逝者已矣,生者还是要继续的活着,况且,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秦彦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顿了顿,刑天说道:“一会把你的账号告诉我,我给你转十亿过去。”

    “不用,我不需要。”刑天拒绝道。

    “什么不用?谁会嫌钱多啊。你们堂口虽然也有赚钱的行当,可那些钱都是维持堂口的运转,不是你私人的。这十亿是你私人的存款,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再说,今晚你的功劳也不小,这是你应得的。”秦彦说道,“拿着这笔钱,以后也好娶个老婆嘛。现在的女人花钱可厉害的很。”

    刑天愣了一下,讪讪的笑了笑,说道:“结婚的事我还没有想过,况且,这种事情也要看缘分的。”

    “男人终归是需要有一个家的,遇到合适的你就大胆去追求。咱天门以前的那些个陈习旧规我都已经破除了,你也不用有什么顾忌。”秦彦说道。

    “天谴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哪里有心思考虑这些事情啊。还是等解决了天谴以后再说吧,到时候我也可以真正的放下心,不用再有那么多的顾忌。”刑天说道。

    “也是。行吧,你的事情你自己考虑,我就不掺和了。”秦彦点了点头,说道,“你找到住的地方了吗?如果没有的话就暂时住我那吧。”

    “不用,我住酒店就好,我就去打扰门主和门主夫人了。”刑天说道。

    “也行,有什么事情我电话联系你也一样。”秦彦说道,“走吧,你先送我回去吧。”

    “嗯。”刑天应了一声。

    上车,直奔秦彦的别墅而去。

    回到家,段婉儿还没有回来,估计还在忙着吧。

    “门主,那我就先走了。”刑天说道。

    “好,有什么事情我电话联系你。”秦彦点了点头,说道,“今晚杀了胡彪,事情很快就会传到祁紫山的耳里,他一定能猜出来是我们做的,必然会有所防备。所以,明天还要麻烦你跟我一起跑一趟,解决了祁紫山,那这件事情就算是彻底的解决了。”

    “没问题,什么时候出发到时候告诉我就行。”刑天应了一声。

    “行,那明天再联系,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秦彦嘱咐道。

    跟秦彦道了声别,刑天驱车离去。

    回到屋内,打开灯,秦彦洗漱好之后换了睡衣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泡了杯茶,享受这短暂的宁静。其实,他的心又何曾有一刻宁静过?天谴的事情一日不解决,他就一日不可能真正的安心。

    村正妖刀至今还没有消息,万一被赫连彦光捷足先登,那就大事不好了。

    “回来了?”段婉儿推开门进屋,跟秦彦打了一声招呼。

    “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累啊,赶紧休息下吧。”秦彦愣了愣,说道。

    “我先去洗澡,一会咱们再慢慢说。”段婉儿跟秦彦招呼了一声,上楼洗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