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以为呢?”魏鸿冷笑一声,说道,“你真当我是傻瓜,真的以为你这样就可以解决我?简直是痴人做梦。你也不想想这是在谁的地方,我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顿了顿,魏鸿叱问道:“告诉我,我父亲是不是你杀的?”

    “你是说魏正雄吗?他是你父亲吗?我杀他的时候还真的不知道呢。”秦彦淡淡一笑。

    “好,这么说起来你是承认了是吧?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话好说了。今天是我父亲出殡的日子,正好拿你的人头去祭奠他。”话音落去,魏鸿挥了挥手,顿时,一群人从四面八方涌来,将秦彦和项云团团围住。

    每个人都手持枪械,虎视眈眈。

    “你是要我动手还是自己动手呢?”魏鸿冷冷的笑着,一副胜券在握、信心十足的模样。

    “看来我是在劫难逃了。也罢,既然出来混,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还是我自己来吧。”秦彦撇了撇嘴,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

    说罢,秦彦的身形一闪,眨眼间就到了魏鸿的身边,手中的灵翼散发出一阵森冷的寒光抵在了魏鸿的咽喉。

    “都给我把枪放下,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他。”秦彦厉声叱喝道。

    魏鸿不禁一怔,哪里会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竟然还能被秦彦扭转乾坤?也是他太过的大意,自以为这是自己的地方,秦彦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怎料,秦彦竟然动作那么快,他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没制住。

    魏鸿的手下全部愣在那里,不敢动弹,他们可不敢拿魏鸿的性命开玩笑。

    愤愤的哼了一声,魏鸿说道:“你杀了我你也走不了。”

    “我没想过可以离开这,临死之前可以拿你垫背也值得。你要不要赌一赌?”秦彦淡淡的说道。

    魏鸿愣了愣,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秦彦,算你狠。行,我让你走,放开我,我放你离开。”

    “可我不想走呢。”秦彦微微一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就在秦彦的话音落去时,顿时阵阵枪声响起,一群人持枪从山林中冲了出来。这些都是老吴养的雇佣军,都是一些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退役军人,个个都是神枪手。场面顿时变得混乱起来,魏鸿的手下立刻展开反击。然而,在那帮雇佣军的面前,他们这些乌合之众就仿佛是蚍蜉撼树,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

    而在一棵树上,林枫手持*,帮助清扫每一个有可能威胁到秦彦的枪手。百发百中,枪枪爆头。能在七杀担任杀手的人,哪一个没精准的枪法?这只是最基本的要求而已。虽然林枫很少用枪,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懂。

    此刻,这里仿佛变成了炼狱,一场血腥的屠杀。不消片刻时间,魏鸿的手下全部躺在了血泊之中,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在缅甸,在自己的地方,在自己占据着绝对优势的情况之下,竟然输给了秦彦,沦为阶下囚。

    怔怔的看着遍地的尸体,魏鸿一阵颓然,默默的叹了口气。说到底,终究是自己太过的大意,以为到了老街,到了自己家的地方,秦彦折腾不出什么花样。而且,又是临时将秦彦拉来这里,哪里想到秦彦竟然调集了这样一帮凶残的人物?

    看了看老吴,秦彦微微一笑,说道:“辛苦你了,带你的人先撤吧。”

    老吴点了点头,转头扫了自己的手下一眼,说道:“咱们先撤吧。”

    一行人,仿佛是幽灵似得,很快的离去。这些人没有问秦彦的身份,也没有理会秦彦跟魏鸿之间究竟有什么矛盾,这些对他们而言并不重要。

    “怎么样?还那么自信认为你可以杀了我吗?”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

    “秦彦,这局你赢了,说吧,你想怎么样?”魏鸿愤愤的说道。

    “你觉得呢?”秦彦嘴角微微扬起,浮起一抹轻蔑的笑容。

    愣了愣,魏鸿说道:“既然你知道我是魏家的人,就应该清楚我魏家在老街的势力,就算你杀了我,我担保你也离不开这里。你放了我,我保证你可以安然的离开。怎么样?”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你觉得你还有跟我谈判的资格吗?我既然敢杀你,就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离开。实话告诉你,杀你父亲的人不是我,是彭克平雇佣七杀的杀手所为。而我,已经跟彭克平谈好,将会由我们洪门取代你们魏家的地位。现在你还觉得我不能离开这吗?”

    魏鸿一怔,顿时面色颓然。既然秦彦跟彭克平勾搭在一起,想离开这里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秦彦将这么秘密的事情告诉自己,很显然是没有打算留自己的命。深深的吸了口气,魏鸿说道:“我输了,动手吧。”

    说完,魏鸿闭上眼睛。

    “这样还算条汉子,安心上路吧。”秦彦淡淡的说道,手中的灵翼划破魏鸿的咽喉。霎时,鲜血喷涌而出,魏鸿的身躯倒了下去,当场毙命。

    此时,林枫也从山里走了出来。淡淡的看了魏鸿的尸体一眼,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接着,目光流转,扫视了全场一眼,眉头微微一蹙。

    “嘘!”秦彦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林枫愣了愣,会意,微笑着点了点头。

    “好了,咱们走吧。”秦彦说话,转身朝路口走去。

    项云和林枫快步跟上。

    项云一头雾水,到现在也没反应过来,不明白秦彦和林枫最后的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上车驶离后,项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刚……”

    “你是想问我最后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对吧?”秦彦微微一笑。

    “是啊,我没明白。”项云尴尬的笑了笑。

    “其实也没什么,因为林枫发觉魏鸿有个手下没有死,我知道,先前的那些话也是故意说给他听的。我有意要放他回去。”林枫微微笑着说道。

    项云愣了愣,说道:“你是想挑起白魏两家和彭克平的冲突,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