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约莫半个小时后,段婉儿洗漱完,穿了一套性感的红色蕾丝半透明睡衣下楼,在秦彦的身旁坐下。

    盘膝往沙发上一坐,雪白的大腿暴露在外,甚至,小可爱也是若隐若现,春光乍泄。

    “帮我拿瓶饮料吧。”看到秦彦直勾勾的眼神,段婉儿嗔了他一眼。

    “等会啊。”秦彦起身到冰箱拿了一瓶矿泉水。

    段婉儿从不喝碳酸饮料,基本上只喝矿泉水,而且就是这一个牌子。很贵,十几块一瓶,不是普通人家可以消费的。

    拧开瓶盖后递了过去,秦彦问道:“最近很忙吗?看你的样子似乎很疲惫。”

    “今晚临时出了一点事,赶过去看了一下。”段婉儿说道。

    “什么事?”秦彦愣了愣,问道。

    “赵淮山死了,被人杀了。”段婉儿说道。

    “什么?”秦彦一震,惊讶的问道,“怎么会?什么人做的?”

    “还不知道。”段婉儿摇了摇头,说道,“不仅仅是赵淮山,还有他的两个手下,池宁和池远。这两个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人物,功夫很厉害,能杀他们的人不多。根据现场的情形来判断,对方的人数应该也不多。赵淮山是被人近距离杀死,手机最后拨的一个电话是他公司的董事,也是跟随他一起打天下的人冯立。我想,他是知道自己有危险后,想要告诉冯立一些事情。”

    眉头紧紧一蹙,秦彦说道:“你说会是什么人做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地缺的人。应该是他们约了赵淮山谈合作的事情,可是被赵淮山拒绝,所以就杀了他。”段婉儿说道。

    沉吟片刻,秦彦说道:“赵淮山的死对我们来说可能也是一件好事。他死了,咱们的计划也就可以更加顺利的进行。今晚我已经杀了胡彪,准备明天再解决了祁紫山。到时候地缺的人只有找阮江合作,那么,咱们就可以利用这层关系,顺利的将黑猫到境内,然后将他抓捕。”

    “你杀了胡彪?”段婉儿愣了一下。

    “不错,而且,还发了一笔小财呢。”秦彦嘿嘿的笑了笑,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段婉儿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说道:“你啊,什么时候都不忘赚这些黑心钱。”

    “这哪里是什么黑心钱?胡彪的钱本来就是不义之财,我这是拿过来替他做好事呢。”秦彦撇了撇嘴。

    “我不管啊,你赚了那么多,可要送我一个礼物。嗯……,我得好好想想要什么。”段婉儿趁机想狠狠的宰秦彦一笔。

    “没事,想要什么随便说。我弄这些钱不就是给你们花的嘛,你们女人花钱那么大手大脚,如果没点本钱的话,哪里能养得起你们啊。”秦彦嘿嘿的笑道。

    “说正事吧。”段婉儿嗔了他一眼,转而说道,“赵淮山死了,山河集团的继承人就会是赵志龙。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个赵志龙跟地缺的人走的很近,很可能他会跟地缺的人合作。”

    “怎么会呢?地缺的人杀了他爸,他怎么还能跟他们合作?”秦彦摇了摇头,说道。

    “那可不一定。我们甚至怀疑这次赵淮山的死跟赵志龙也脱不了关系。”段婉儿说道。

    眉头微微一蹙,秦彦惊愕的说道:“你是说是赵志龙勾结地缺的人杀了赵淮山?”

    “很有可能。”段婉儿点了点头,说道,“赵淮山一直都反对跟地缺的人合作,如果赵志龙想要跟地缺合作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赵淮山。赵志龙在山河集团董事的心目中印象非常的好,而那个赵志飞却是个不成器的纨绔子弟,毫无疑问,继承山河集团董事长的人肯定是赵志龙。这样,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跟地缺合作了。”

    “赵淮山临死前拨出去的那个电话,就是因为知道了赵志龙的阴谋,所以想要通知冯立?”秦彦沉吟一下,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赵志龙想要坐上山河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不错,冯立是赵淮山最得力的助手,也是跟随他一起打天下的元老,在山河集团的地位很高。如果他真的知道是赵志龙勾结了地缺的人杀了赵淮山,他一定会站出来反对,那么,赵志龙想要接管山河集团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不过,恐怕单以冯立一个人的能力不足以对抗赵志龙和地缺。”段婉儿说道。

    “如果让赵志龙掌管了山河集团,跟地缺达成了合作,那咱们的计划就要泡汤了。”秦彦说道。

    “眼下我们还都只是推测而已,到底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段婉儿说道,“相信明天山河集团的人就会知道赵淮山的死讯,也会开始推举新的董事。如果事情真的是赵志龙所为,而冯立又知道的话,势必会掀起一场内斗。到时候,一切也都明朗了。”

    “想不到赵志龙竟然这么狠,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杀。”秦彦微微蹙了蹙眉头,说道,“赵淮山对他那么器重,这山河集团迟早不都是他的嘛。可是,这小子却走上这么一条路,这分明就是找死啊。”

    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赵志龙坐上山河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否则咱们的计划就泡汤了。不行,我必须马上出去一趟。”

    一边说,秦彦一边站了起来。

    “这么晚你去哪里?”段婉儿愣了愣,说道。

    “去找冯立。”秦彦说道。

    “找冯立?你找他做什么?”段婉儿诧异的问道。

    “跟他谈一谈合作的事情。”秦彦淡淡的说道。

    段婉儿愣了一下,明白秦彦的用意,“他会愿意吗?”

    “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呢?如果冯立对赵淮山真的忠心耿耿的话,他就会清楚自己应该怎么选择。”秦彦说道,“只要咱们的条件合适,我不相信他不合作。行了,你也累了一天了,你早点休息,我去找冯立谈一谈,一会就回来。”

    “那你小心点。”段婉儿嘱咐道。

    “嗯!”秦彦应了一声,上楼换了衣服,出门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