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翌日!

    赵志龙和赵志飞两兄弟,以及冯立一起去太平间辨认赵淮山的尸体。

    看着赵志龙哭的那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如果不是冯立清楚的知道就是他杀了赵淮山的话,真的有些不敢相信。可事实就是事实,任凭赵志龙如何的伪装也终究只是伪装。冯立简直不敢相信,这还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赵志龙吗?竟然可以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却还像没事人一样。

    而赵志飞反而一点眼泪也没有流,只是静静的看着赵淮山的尸体,眼神中迸射出阵阵的寒意。他是纨绔,是不成器,可他也清楚赵淮山是他父亲,一直疼爱着他。

    冯立很想告诉他害死他父亲的人就是他的亲哥哥赵志龙,可最终还是忍住了。眼下,还不是时候。必须要当面揭穿赵志龙的真面目,否则,公司的那些董事只会以为是赵志飞为了夺权杀死自己的哥哥,到时候还有谁会支持他呢?

    因为警察还要调查赵淮山的死因,在没有解剖之前,赵淮山的尸体暂时不能安葬。等解剖完,查明赵淮山的死因之后,才能交给他们带回去安葬。

    而此时,最震惊的应该就是祁紫山了。

    一夜之间,赵淮山莫名其妙的死了,胡彪也莫名其妙的死在自己的家中,这让他感觉到脊梁骨有一丝丝凉气升起。

    是谁?是谁做的呢?

    秦彦?

    可他有什么理由要杀赵淮山呢?

    还是,这根本就是两个人做的?

    胡彪的死,也让祁紫山更加的害怕。昨天他们才商量好要一起对付秦彦,结果夜里就被人杀了。如果真是秦彦所为,那下一个轮到的肯定就是自己。他也没有想到,这个秦彦杀了他的儿子不但不跑竟然还敢留下来,甚至还想连自己也一块杀了。

    祁紫山眼神里迸射出阵阵寒意,森冷而又暴戾。

    掏出手机,祁紫山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没多久,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祁紫山说道。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祁总,您找我?”年轻男子说道。

    “小吴,你马上去帮我办一件事。”祁紫山说道。

    “祁总,您吩咐。”吴刚说道。

    “马上召集一帮人去替我杀一个人。记住,他的功夫很好,连岁寒三友都不是他的对手,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祁紫山说道,“他杀了我儿子也就罢了,竟然连我也想杀,如果不除掉他的话,我气难平。”

    “谁?”吴刚问道。

    “秦彦。以前是鹏城大学的一个保安,之后辞职离开了鹏城大学,现在住在阮江的一栋别墅里。一会我把地址给你,你带人过去,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一定要给我杀了他。”祁紫山愤愤的说道。

    “是。”吴刚应了一声。

    “咱们有多少能跟岁寒三友差不多的高手?这次如果不能成功的话,那想再杀他就更难了。”祁紫山问道。

    “祁总放心,最近我招收了一帮亡命之徒,功夫都不错。”吴刚回答道,“我想知道的是……,祁总,是不是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可以。”

    “是。只要能杀了他,怎么做你自己决定。我要的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要他的命。”祁紫山说道,“还有,就算杀了他也不能引火烧身,让警察注意到我们。”

    微微点了点头,吴刚说道:“放心吧,祁总,我知道该怎么做。这件事情你交给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我相信你。去吧!”祁紫山满意的点点头,挥了挥手。

    吴刚应了一声,起身跟祁紫山道了声别,转身离去。

    祁紫山能够在鹏城混成四大家族之一,自然也有自己的实力。虽然这几年因为接连几次投资失利的缘故,导致公司的财政遇到了困难,可也不妨碍他是一代枭雄。他的手底下也的确有一批亡命之徒帮他暗地里做了不少的事情,而吴刚,就是这批人的头。

    当然,最重要的是,祁紫山对吴刚有救命之恩,所以吴刚也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忠心耿耿。

    那时候,吴刚不过只是一个不如意的小混混,有一次因为得罪了一位老大,差点被人给砍了手脚。是祁紫山出面,救下了他。从此,吴刚就跟了祁紫山,并且,受到重用,一飞冲天。

    与此同时,在江山集团,阮江也同样收到了这两条消息。

    如此震撼的新闻,阮江也不得不惊讶,也在暗暗的猜测着究竟是什么人所为,目的又是什么呢?

    鹏城的四大家族,伏沛和赵淮山都已经死了,而足以和四大家族起名的胡彪也被人所杀,如今只剩下祁紫山和他。对方的目标,会不会是他们这些曾经沾染过黑道的人呢?如果是,自己岂不是也有危险?

    阮江紧蹙着眉头,任凭他想破了脑袋,也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阮江叫了一声。

    随即,门被推开,阮世天从外面走了进来。

    “世天?”阮江微微愣了愣,“你这两天都去哪里了?家也不回。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有多乱?”

    “我去处理一些事情。”阮世天说道,“爸,新闻我也都看到了,赵淮山和胡彪都死了。”

    “是啊,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而且,竟然有这么大的能力,能够在一夜之间杀了赵淮山和胡彪。而且,连赵淮山最得力的手下池宁、池远和胡彪的手下甄艺也都死了。他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呢?”阮江紧蹙着眉头。

    “爸,我想这件事情有一个人应该会清楚。”阮世天说道。

    “谁?”阮江一愣。

    “我师父,秦彦。”阮世天说道。

    阮江愣了愣,说道:“你是说……,这是你师父做的?”

    “我想你还是跟他说吧。我师父也让我转告你,说是想跟你见一面,谈点事情。我师父神通广大,我想这些事情应该瞒不了他,他应该会很清楚。”阮世天说道。

    “行,那你赶紧给你师父打电话。就中午,今天中午,咱们一起吃饭。”阮江连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