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午时!

    秦彦应约奔赴阮江的约会,并不知祁紫山已经对他下达了追杀令。当然,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即使遇到他也不会感觉到任何的惊讶。昨晚杀了胡彪,他就很清楚,祁紫山收到这个消息后肯定会猜到是自己所为,为了自保,就必然会对他采取行动,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咚咚咚”的敲门声急促。

    阮世天慌忙的起身过去打开门,“师父!”

    “嗯。”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迈步而入。

    “秦兄弟,来了?快坐,坐!”阮江对秦彦的态度始终亲热而又恭敬。

    即使他不知道秦彦的身份,只要冲着秦彦救了他自己儿子一命,阮江就不会不客气。

    “听世天说你找我?”阮江开门见山的问道。

    “的确是有一点事情想要麻烦一下阮总。”秦彦微微点了点头,说道。

    “这是说的什么话啊。秦兄弟是自己人,有什么事情尽管直说,只要是我阮江能做到的,一定义不容辞。”阮江豪气的说道。

    “是这样,我希望阮总能跟地缺的人合作。”秦彦说道。

    阮江一愣,愕然的看了看秦彦,接着又转头看向阮世天,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

    “师父,地缺可是国际恐怖组织,我们怎么能跟他们合作?这不是等于送江山集团走上一条绝路嘛。”阮世天诧异的说道。

    “我想,秦兄弟应该是有自己的考虑吧?”阮江问道,“秦先生不妨详细的说说。”

    “阮总也知道,地缺是一个国际恐怖组织,近年来一直活跃在华夏边境,对华夏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造成了很严重的威胁。可他们的组织一直都在国外,华夏警方对他们也无能为力。他们的首领黑猫,更是一个十分小心谨慎的人,想要抓捕他,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必须要把黑猫引入境内,这样才能将他抓捕。”秦彦简单的说道。

    “秦兄弟的意思是,我假装跟地缺的人合作,然后将黑猫引到国内?”阮江问道。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我想来想去,这是最好的办法,也只有阮总可以做到;所以,就只好麻烦你了。”秦彦说道。

    “秦兄弟,恕我冒昧的说一句。你也知道我是什么出身,说实话,底子也不是太干净,而抓捕和剿灭地缺的事情是华夏警方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搅合进来的话是不是不太好?而且……,我想知道这是秦兄弟的意思呢,还是鹏城警方的意思。”阮江问道。

    “是我的意思,也是警方的意思。不过,不是鹏城警方。”秦彦淡淡的说道,“阮总不是外人,我也不妨跟你明说吧。我女朋友是国安局的人,我呢,也跟华夏的高层关系密切,他们既然找到我,希望我帮他们这个忙,我也不能拒之门外。而且,我也觉得如果阮总能够帮忙,对你也是一件好事。”

    段婉儿并非是国安局的人,而是新成立的一个新部门,主要是针对江湖的事情。可这些,跟阮江说起来的话需要解释很久,不如直接说国安局,震撼性也大,也可以让他更快的明白。

    “阮总的生意虽说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生意,可是,多少有点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华夏高层不追究也就罢了,一旦追究起来的话,那也能查出很多的问题。所以呢,我是希望阮总可以立功,如此,华夏高层也必然不会再去计较你以前做的那些个事情。对你,对江山集团都是一件好事。”秦彦接着说道,“我也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提出由你来帮忙。”

    “秦兄弟的意思我懂。行,既然这是秦兄弟的意思,那我答应你。不过……”阮江犹豫了片刻,说道,“我跟地缺的人一直都没有来往,江湖上的人也都清楚我早就已经不沾染这些江湖的事情,想要让地缺的人相信我很难。”

    “这点你不用担心,自从伏沛死后,地缺一直都想要在鹏城找一个合作伙伴,那他最后就只能找你。咱们不要主动,等地缺的人自动找上门就行。”秦彦说道。

    阮江愣了愣,诧异的说道:“不会吧?还有赵淮山和祁紫山,他们才应该是地缺最好的合作伙伴。虽然赵淮山昨晚死了,可是山河集团的影响力依然存在,这也应该会是他们最佳的选择。”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山河集团的事情我能解决,至于祁紫山嘛,他也活不过今晚。”

    阮江不由一震,惊愕的问道:“难道……,赵淮山和胡彪都是你杀的?”

    “不,胡彪是我杀的,赵淮山不是。”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世天知道的,那晚胡珂和祁风想要杀我,我迫不得已只好解决他们。这件事情发生后,我知道胡彪和祁紫山肯定不会放过我,所以,只好先下手为强,昨晚解决了胡彪。我想,现在祁紫山肯定也知道是我做的,估计也派了杀手准备对付我呢。哼,只不过,祁紫山太小看我秦彦了,连他手下的岁寒三友都不是我的对手,他还有其他人可以用吗?”

    阮江心中震撼不已,想不到短短的数日之内,盘踞在鹏城的四大家族就遭受如此的灭顶之灾。想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儿子跟秦彦攀上了关系,自己是不是也会成为秦彦要对付的目标?

    想到这里,阮江的心里不由的升起一股寒意。

    “阮总放心,我秦彦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朋友的。而且,阮总所做的事情跟他们截然不同,虽是一代枭雄,却也为老百姓做了不少的事情。”秦彦看出了阮江的心思,安慰的说道。

    阮江讪讪的笑了笑,为自己的小心感到羞愧。顿了顿,阮江问道:“那……,赵淮山呢?他也是秦兄弟杀的?”

    “那倒不是。赵淮山为人倒也算还有底线,他没有选择跟地缺的人合作,这一点我还是挺敬佩他的。只可惜,他识人不明。”秦彦由衷的赞赏着,“赵淮山是赵志龙勾结地缺的人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