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帮山河集团平定内乱吗?”

    出了山河集团,秦彦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刑天,问道。

    “门主这么做自然有门主的道理。”刑天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其实也没什么道理。说实话,对咱们天门来说,山河集团不过只是个蝼蚁,灭了他们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而已,没有必要跟他们折腾。咱们天门最大的敌人是天谴,那才是咱们的强敌。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帮山河集团平定内乱,以后如果真有什么事情,他们也能出手帮咱们一把。要对付天谴,咱们需要团结各种各样的力量,丝毫也不能含糊。现在,我们最缺少的就是时间,所以,必须团结所有的力量,万一将来跟天谴开战,这些人也都能派上用场。”

    “当然……”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如果让赵志龙坐上山河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他必然会投靠到地缺一边,那我们针对地缺的计划也就要全部泡汤了。所以,我们要扶赵志飞起来,这小子现在看来还是蛮不错的。这样以来,地缺就只能找阮江合作了,那么,他们就要乖乖的踏进咱们给他挖好的陷阱。”

    “只可惜,赵志飞却放过了赵志龙,估摸着那个赵志龙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去找地缺的人,想要重新夺回权利呢。”刑天叹了口气,觉得赵志飞有点妇人之仁。在江湖这个大染缸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绝对容不得半点仁慈。他想要你的命,那你就必须先剁了他脑袋。

    “我倒是觉得赵志飞那小子做的很不错,有大将之风。你想一下,如果他当场杀了赵志龙的话,他跟赵志龙有什么区别?那些山河集团的元老对他肯定有意见,只怕就没有那么容易降服他们了。赵志龙一直都很受赵淮山的器重,在公司里也有很多的心腹,兔死狐悲的事情下面的那些人也害怕。所以,赵志飞这么做,便可以很快的树立人心。这小子,大智若愚啊。”秦彦赞赏的说道。

    刑天微微愣了愣,“我倒是没想到这茬。”

    “其实,赵志龙如今只是强弩之末,也折腾不出什么风浪来。他这次夺权失败,还害得地缺损失了四名高手,地缺的人肯定不会放过他,恐怕也会落得个惨淡收场。即使地缺的人不干掉他,他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还要想着夺权,赵志飞再杀了他,那也是合情合理,公司的那些元老也绝对不会再说什么。”秦彦说道,“这些事咱们就不用烦了,就等着地缺的人上钩就行。”

    “门主,有村正妖刀的下落了吗?”刑天问道。

    秦彦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还没有,婉儿那边还没有确切的消息,薛冰也还没有打探出来。这种事情也急不得,现在没有消息也算是好消息,至少证明天谴的人也没有夺到。”

    “那倒是。”刑天点了点头。

    天谴,就像是一根鱼刺,卡在秦彦的咽喉,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的确是让他难受无比。

    可眼下,虽说端木文皓受伤,可因为对天谴的具体实力了解不清,根本不敢来一场正面的全面交锋。

    更何况,即使端木文皓受伤,还有一个赫连彦光坐镇大局呢。

    时至今日,秦彦仍旧想不通,为什么赫连彦光会走上这样的一条路。昔日的兄弟,如今却要兵刃相见,多少心中有些感概和不忍。

    ……

    狼狈离去的赵志龙,给邹明打了一个电话,约好了见面的地点。简单的包扎了自己的伤之后,便直奔而去。

    他想要挽回局面,如今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邹明,这也是邹明跟自己的承诺。

    推开门,进屋!

    邹明立刻笑脸相迎,“恭喜恭喜,我应该叫你赵总了吧?”

    “赵什么总?你看我现在这样子。”赵志龙愤愤的说道。

    邹明愣了一下,诧异的低头看了他一眼,“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哼!”赵志龙愤愤的说道,“原来那晚我父亲偷偷的拨了冯立的电话,咱们做的事情他全部都听见了。可是,那老狐狸却一直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还跟我虚与委蛇。直到今天,他忽然发难,把电话录音播了出来,要扶我弟弟坐上山河集团董事长之位。”

    “后来呢?”邹明眉头微蹙。

    “后来?后来我就只好来武得了。本以为凭借你那四个人可以除掉冯立和我弟弟,武力震慑众人。可结果……,唉!你还说那些是什么高手,竟然被人家不费吹灰之力就干掉了。差点,连我也不能活着回来。”赵志龙气愤的说道。

    “不可能,那四个人可是我们地缺一等一的高手,冯立手下有那样的高手?”邹明显然不太相信。

    “不是冯立的手下,是秦彦。不知道什么时候冯立竟然跟他勾搭在了一起,他出手干掉了你的人,这才让咱们的计划彻底的落空。”赵志龙说道。

    “秦彦?”邹明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他是什么人?”

    “原来就是鹏城大学的一名保安,不过,此人背景神秘,伏沛就是被他给搞掉的。”赵志龙说道,“邹先生,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杀了我父亲,你就会支持我坐上山河集团董事长的位置。现在我希望你能履行自己的诺言,调集人手给我,只要除掉了冯立和我弟弟,我还能挽回局面。”

    “赵志龙,我本来是很信任你,也觉得你能担当大任。可如今看来,你却连自己的那个废物弟弟都比不了,我还真的是看错了人。不但没能坐上山河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还害得我损失了四名高手。现在还想让我帮你报仇?我看还是算了吧。”邹明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

    赵志龙不禁一愣,叱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准备过河拆桥吗?如果不是你,我会落得这样的下场?现在想撇开我,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