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说话间,门外响起了汽车的鸣笛声。

    “他们来了!”阮江起身站了起来。

    “那咱们走吧。”秦彦也跟着起身。

    微微点了点头,阮江转头看了看阮世天,说道:“记住我跟你说的话。好了,我走了!”

    说完,阮江踱步而出。

    秦彦和刑天假扮他的保镖,紧跟其后出了门。

    来人有两个,秦彦看他们的身形步伐也能看出他们是练家子,不由的转头看了看刑天。后者会意的点了点头,对这两人多留了一点心。万一一会真的要出事,那必须要解决这两个家伙。

    地缺能够这么久都没有被警方剿灭,黑猫至今能够安然无恙,一方面是因为T国警方的无能,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强大,处事谨慎。

    车,是一辆丰田埃尔法,很宽敞!

    两人恭敬的打开车门,说道:“阮总,黑猫让我们来接你,请!”

    “嗯。”阮江微微点了点头,上车坐下。

    秦彦和刑天也紧跟而入。

    随即,二人上了车,驱车离去。

    一路无语!

    车子行驶到中途的时候,忽然在路边停下。这里已经靠近郊区,相对要偏僻一些。

    “怎么停下了?”阮江愣了一下,问道。

    “阮总,按规矩我们要先搜一下身,请您配合。”副驾驶位的男子说道。

    “搜身?搜他妈什么身?”秦彦愤愤的斥道。

    “不好意思,这是规矩,也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全着想。还有,麻烦大家都把手机拿出来,等你们离开的时候我们会把东西还给你们。”那人不卑不亢,并没有因为秦彦的斥责而愤怒。

    黑猫能够这么久都没有被警方抓住,果然有他的门道,的确是小心谨慎。华夏可谓是龙潭虎穴,黑猫对于阮江的信任并没有那么高,这也是为了防止阮江会跟警方合作。

    “草他妈的,如果黑猫不相信我们,那就别他妈见面了。记住,是你们求咱们,可不是咱们求你们。调头,送我们回去。”秦彦怒道。

    “好了,搜身就搜身吧。你们,把手机都拿出来。”阮江跟秦彦配合的相当默契,如果表现得太过合作,反而会让对方怀疑。

    三人将手机交了出去,对方接过之后直接关机,扔进了塑胶袋中封上口。里面,还有信号*,显然是为了防止有人追踪他们的手机信号。随即,众人下车,仔细的搜查了他们的身上是否带有追踪器和窃听器之类的东西,确认没有之后,这才重新的上车。

    “不好意思,阮总,这是黑猫的吩咐,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谢谢您的配合。”那人态度恭敬,似乎根本不懂得愤怒。

    “没事,我理解。走吧。”阮江淡淡的说道。

    车子,重新的行驶。

    将近一个小时后,车子驶进一个偏僻的农庄。四周荒无人烟,倒是一个很难被察觉的地方,如果不是有确切的情报,恐怕真的很难有人知道见面的地点会在这里。

    临行之际,秦彦跟段婉儿发短信说了一声,后者也称收到了特请传来的消息,她们已经开始布置警力前往。

    农庄没有多余的人,推门进屋之后,邹明连忙的迎了上来,“阮总,久违了。”

    “邹先生还真是小心啊,选了这么偏僻的一个地方,而且,还让人搜我的身,该不会是连我也信不过吧?”阮江冷笑一声,说道。

    “哪有哪有,这是规矩,希望阮总能够理解。阮总,请坐!”邹明呵呵的笑着打着哈哈。

    阮江微微点头坐下。

    秦彦和刑天分明坐在他的两旁,将他护在中间。

    进门后,秦彦便环视了众人一眼,除了跟随自己一同前来的两个人和邹明之外,还有两人坐在一旁。一个中年男子,约莫四十多岁的年纪,阴沉着脸也不说话。而另一人,却是一名年轻女子。

    秦彦微微一怔,眉头不禁蹙了蹙。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沈沉鱼会出现在这里,看来她就是段婉儿口中说的那个特情了。这丫头还真是艺高人胆大,竟然敢卧底到黑猫的身边,这万一要是被发现,那该有多危险?

    看到秦彦时,沈沉鱼也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过,很快的便恢复一副冰冷的面孔,好像并不认识他似得。只是,她的眼神微微的瞥了一眼身旁的中年男子。秦彦会意,目光也从她的身上挪开。

    阮江的目光环视了一眼众人,从那名中年男子身上扫过,随即落到邹明的身上,说道:“邹先生,我人已经来了,黑猫呢?咱们还是尽快的谈妥事情吧。”

    “不好意思,阮总,黑猫临时出了一点事情所以没有办法赶来。他已经跟我交代过,让我全权负责。阮总可以放心,我说的就代表黑猫说的。”邹明说道。

    阮江微微一愣。

    “那个中年人就是黑猫。”秦彦附耳低声的说道。

    阮江愣了一下,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么远的距离我赶过来,见面的地点也由你们定,我已经很有诚意了。可现在看来,你们似乎并没有什么诚意想跟我们合作。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咱们也没什么可谈的了。还有,麻烦你转告黑猫一声,就说咱们合作的事情就此作罢。”

    话音落去,阮江起身就欲离开。

    “阮总,你觉得今天你能走出这个门吗?”邹明冷声的说道,“我劝阮总还是坐下,咱们慢慢的谈。”

    “你这是在威胁我?”阮江眉头紧蹙,冷声说道。

    “阮总如果要这么认为的话,也无不可。不然阮总有什么损伤的话,那可就不好了。”邹明说道。

    “是吗?既然我敢来,那我就不怕你耍花样。”阮江冷声说道,“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咱们就更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邹明,这是你逼我的,那可就怨不得我了。我倒是想看看,你有本事留住我。”

    说完,阮江举步朝外走去。

    邹明眉头微微一蹙,眼神示意门口的人拦下他。

    “找死!”秦彦冷哼一声,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