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率先进入的就是段婉儿,随后是刑天的执法堂的一些高手,还有全副武装的特警。

    气势骇人!

    “把人给我拿下!”段婉儿一声叱喝。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邹明和地缺的那些人哪里还敢反抗?纷纷的抱头蹲下。

    “秦彦和沉鱼呢?”段婉儿走到刑天的面前,问道。

    “他们去追黑猫了。”刑天回答道。

    段婉儿眉头微微一蹙,推门进入内屋,只见屋内的一交,下水道的井盖打开。看样子,黑猫是从下水道逃走了。

    “来人!”段婉儿大声叫道。

    “立刻传令下去,封锁附近所有的下水道出口,绝对不能让黑猫逃走。”段婉儿愤愤的哼了一声,千算万算,却还是没有算到黑猫竟然会有这样的安排。

    她也是临时接到沈沉鱼的消息,知道黑猫今晚会聚集在这里,所以,立刻组织警力包围了四周,进行抓捕的任务。但是,根本没有料到这里是黑猫的地方,他们很早就已经打通了下水道,就是为了防止万一有事的时候便于逃走。

    “阮总,辛苦你了,你先回去吧。”段婉儿感激的说了一声,便立刻转身离开。

    抓捕黑猫的事情十万火急,万一让他逃了出去,再想抓住他那就更加难上加难了。这么大的一次行动,调动了那么多的警力和地方部队配合,是需要动用很多的预算的。万一行动失败,她将难辞其咎。

    下水道四通八达,要守住每一个出口,防止黑猫逃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而且,耽搁了这么长时间,恐怕黑猫已经逃了出去。

    段婉儿也顾及不了那么许多,一方面组织警力赶往下水道的出口,一方面通知机场、车站,以及封锁各个高速公路,严格的查询来往车辆。还有各个海岸,防止黑猫偷渡出境。这是一件非常困难而又庞大的行动,可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

    如今,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望于秦彦和沈沉鱼了。

    “想抓我?哼,没那么容易。”黑猫出了下水道,四周瞥了一眼,发现没有警察,心里松了口气。

    这里还是相对较为偏僻,在夜色的掩护下便于逃走。不过,黑猫并没有真正的放下心来,他也清楚的知道,警方一定布置了重重关卡,想要真的逃离华夏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好在,地缺在鹏城还有不少的联络点,只要到那里暂时的安顿下来,避过这阵风头,然后再想办法离开华夏也不难。

    “站住!”身后传来一声叱喝。

    黑猫眉头微蹙,瞥了一眼秦彦和沈沉鱼,冷声的说道:“你们还真是穷追不舍啊。也罢,那就让我送你们上路。”

    话音落去,黑猫猛然间一拳朝沈沉鱼砸了过去。

    他不认识秦彦,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可沈沉鱼不同,他恨沈沉鱼出卖自己,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困境,首当其冲的攻击目标自然是她。

    秦彦怎能让他如意?连忙的踏步上前,一拳迎了上去。

    黑猫刚才见识过秦彦的功夫,自然不敢跟他硬拼,连忙的闪身避开。然而,秦彦的攻势犹如巨浪一般,排山倒海而来,不是他想躲就能躲的掉的。

    沈沉鱼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虽然秦彦也曾教过她功夫,她的天资也很不错,可毕竟时日尚浅,修为怎能及得上秦彦和黑猫?在一旁掠战,反而是对秦彦最好的帮忙。如果她硬要冲上前,反而会影响到秦彦。

    黑猫显然无心跟秦彦交手,时间拖得越久,自己也就越发的危险,一旦警方赶到将他重重包围的话,那他纵然有再好的功夫,那也休想可以逃走。然而,在秦彦的凶猛攻势之下,不是他想逃就能逃掉的。稍微一个不留神的话,那可就性命不保。

    秦彦也是暗暗的心惊,这黑猫倒也并非是浪得虚名,看来他能在国际刑警的追捕中屡屡逃脱也并非只是侥幸。这家伙,可要比先前邹明领的那四个人要强上许多。只可惜,这一身的功夫却不走正道。

    秦彦的招式陡然一变,变得缓慢,像是老太婆耍太极似得。可是,偏偏这样的招式让黑猫应付的更加困难。这看似缓慢的动作,却暗藏着凶猛的杀招,混元真气的强大就在于能够将很普通的招式,也变成凌厉的杀招。

    在心理上,黑猫就已经输了一招。如今,面对秦彦这样的攻势之下,更是节节败退。

    “砰!”

    秦彦一拳狠狠的砸在黑猫的胸口。

    顿时,黑猫一阵踉跄,跌跌撞撞的后退几步。

    没有容他丝毫喘息的机会,秦彦紧跟而上,拳势如雨点一般的砸了过去。

    “不要杀他,留他性命。”沈沉鱼惊呼道,生怕秦彦杀了黑猫。

    活的黑猫,自然比死的黑猫有用。想要从他的身上挖掘出更多地缺的成员,以及跟地缺有关系的组织和个人,那就需要留他一条命。

    与此同时!

    在T国的某处,T国警方协同华夏警方展开了对地缺总部的突然袭击。目的,是要将这个盘踞在华夏边境的国际恐怖组织连根拔起。

    “噗!”

    在秦彦连连的攻势之下,黑猫狼狈应付,身上中了不少拳,喷出一口鲜血,一头栽倒在地。

    “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或许还能保留一条性命。否则,只有死路一条。”秦彦冷声的说道。

    黑猫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最清楚,如果华夏警方抓到我,我也是死罪难逃。想要我的命,就来拿吧。”

    大喝一声,黑猫再次的冲了上去。

    困兽之斗,却也不能小觑。

    他清楚自己一旦被抓,后果是什么,自然是不顾一切。

    秦彦的眼神里迸射出森冷的杀意,若非是沈沉鱼的阻挠,秦彦早就杀了他。想要活捉黑猫,那可比杀了他更加的困难。

    月色下,一道银光闪过,秦彦手持一根银针快速的刺向黑猫。

    眼看着黑猫岌岌可危,忽然间,秦彦感觉到背后一阵拳风袭来。

    “小心!”沈沉鱼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