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仓惶之下,秦彦连忙的回拳迎了上去。

    “砰!”

    一阵刚猛的气势汹涌而来,秦彦淬不及防之下,被砸的连连后退。黑猫趁机一拳砸在了秦彦的背部。

    “噗!”秦彦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偷袭之人在空中一个翻滚,落在地上。

    “秦彦!”沈沉鱼一声惊呼,冲了过去。

    “你没事吧?”沈沉鱼扶住秦彦,担忧的问道。

    “没事。”秦彦挤出一丝笑容,强作轻松。

    刚才那一拳的力道可不轻,若非因为偷袭之人的力量太过霸道刚猛,秦彦又是在仓惶之下毫无防备,也不至于会被黑猫偷袭得逞。最重要的是,刚一交手,秦彦心中便是诧异。

    看清楚偷袭之人后,秦彦眉头微微一蹙,“赫连彦光?”

    “好久不见。”赫连彦光冷冷的说道。

    “也没多久。没想到再见面,你竟然送了我这么一份‘大礼’。”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对于赫连彦光的偷袭之举,显然是心有不忿。

    “不好意思,黑猫是我的人,我不能让你杀了他。”赫连彦光淡淡的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愕然的说道:“你是说地缺是你们天谴的?”

    “不错,一直都是。”赫连彦光说道。

    “赫连先生,跟他啰嗦什么?咱们联手,现在杀了他。”黑猫愤愤的说道。

    眉头微蹙,赫连彦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一会警察就该到了,咱们先走。”

    说完,拉起黑猫狂奔而去。

    “秦彦,咱们的赌局还在继续,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赫连彦光丢下一句话,话音落去的时候,他和黑猫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

    秦彦起身想要追上去,可刚一迈步,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逃走。

    以秦彦现在的状况,就算他追了上去,也无济于事。有赫连彦光在,他根本没可能活捉黑猫,甚至杀他都不可能。

    赫连彦光的出现的确是出乎意料,他也没有想到地缺竟然是天谴的分支,看来端木文皓布了一个很大的局,很久之前就开始布局现在的一切。

    他到底想干什么?秦彦眉头紧蹙。

    “你伤的很严重。”沈沉鱼着急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秦彦受这么重的伤,而且,还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想要活捉黑猫,秦彦早已杀了他,又怎么会被偷袭受伤呢?

    “一点内伤而已,没什么大碍,放心吧。”秦彦微微一笑,说道,“我修炼的无名真气你也不是不知道,有自动修复内伤的好处,过段时间自然无碍。只可惜,让黑猫逃了,以后只怕是麻烦重重。”

    想起阮江,秦彦心里不禁有些担忧。让黑猫逃走,他势必会找阮江报复,加上天谴的人,阮江根本无法应付。自己的一个决定,却害了阮江,害了江山集团,他焉能不愧疚?

    警笛声呼啸而来。

    看到他们之后,段婉儿飞奔而来,“人呢?黑猫呢?”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段婉儿不禁一愣,愕然的怔在那里,不知所措。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无端端的对自己发什么火?诧异的目光看向沈沉鱼,后者连忙的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随即,沈沉鱼扶着秦彦离开。

    段婉儿愣了片刻,连忙的吩咐警察追捕黑猫。从现场的痕迹,不难看出刚才有过打斗的痕迹,应该是秦彦跟黑猫。而且,现场还有血渍,再回想秦彦刚才的模样,段婉儿恍然大悟,明白为什么秦彦刚才会那么冷淡的对待自己。

    他受了伤,自己没有一句安慰和询问的话语,却是一来就问黑猫人在哪里,搁在谁身上谁也气愤。

    只是……,以秦彦的修为,黑猫能伤的了他?

    跺了跺脚,段婉儿快速的追了上去。

    可是,秦彦和沈沉鱼依然乘车离开,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此时,段婉儿也无暇追上去解释,追捕黑猫的行动还在继续。

    整整追捕了一夜,却丝毫没有黑猫的行踪,段婉儿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为了这次的行动,她也已经整整两天两夜没有合眼,而且还有特情的配合,可最后还是让黑猫逃脱,段婉儿自责不已。

    在这件事情上,她自责应该承担全部的责任,如果不是因为对那个农庄的情报部准确,怎么可能会有机会让黑猫从下水道中逃走?又怎么会害得秦彦受了伤?而且,黑猫这一逃去,也意味着阮江和江山集团会有危险。这样的责任,她是无法承担的。

    推开门,餐厅里秦彦和沈沉鱼正在吃着早餐。

    “回来了?赶紧坐下吃饭,然后去休息,你也累了。”沈沉鱼招呼道。

    段婉儿缓缓的走到秦彦面前,看着他。可秦彦却连头也没抬,仿佛她是个陌生人透明人一样。

    沈沉鱼连忙的给她使着眼色。

    “对不起!昨天我不知道你受了伤。”段婉儿歉意的说道。

    秦彦还是一言不发,低头吃着。

    段婉儿垂着头,一脸的懊恼和自责。

    “好了,婉儿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啊。”沈沉鱼剜了他一眼,劝道。

    冷冷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你以为我是因为我受伤所以责怪你吗?我秦彦没那么小气。如果不是你们的情报部准确,怎么可能让黑猫有机会逃走?你们动用那么多的警力,可是却还是被他逃走,你们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你们的做事方法?还有,你知不知道黑猫逃走后阮江就会有危险?是我劝他帮忙的,可却害了他,你告诉我,我怎么对得起他?”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段婉儿哑口无言。这一切,的确是她需要承担很大的责任,低估了对手,也没有后备的方案,抓捕计划也存在着不小的漏洞。

    “还有,你明知道黑猫是个危险人物,你竟然让沉鱼去做你的特情。如果黑猫发现他的身份的话,后果会怎么样?这些你都有考虑过吗?你是为了自己的升官发财,为了自己的名声,还是为了真正的正义?”秦彦厉声的斥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