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相聚时温馨的,却也是短暂的!

    对于秦彦来说,很珍惜这样难得的时光。同样,对沈沉鱼和段婉儿来说也是如此。

    自从秦彦从青山镇到东海市正式的接任天门门主之后,他每天忙碌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东奔西走,鲜少有时间可以陪她们。

    爱情之中,陪伴往往是非常重要的。

    好在,沈沉鱼和段婉儿并没有因为秦彦的忙碌而对他有任何的怨言,她们都很清楚秦彦身上所肩负的重担。

    天门,守护着江湖的和平,也同样守护着华夏民族的安危。

    而如今,面对天谴如此庞大的威胁,他们心中都非常的清楚,每一次的相聚都很可能会是最后一次,因而,也格外的珍惜。

    沈沉鱼和段婉儿属于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沈沉鱼沉稳内敛,不善于表达情感,可在床上却很豪放。而段婉儿妩媚妖娆,言语总是充满挑逗,偏偏在床上却很羞涩。

    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截然不同的体验,同时出现在一起的时候,着实有些让人激情澎湃。

    趁着这短暂的相聚机会,秦彦好好的享受了一下齐人之福。如果明天真的就是自己的死期,那今天就好好的珍惜最难得的时光。好在,秦彦并不用担心过度的操劳会有损自己的体力,加重自己的内伤。这样的阴阳双修,不但不会让他感觉到疲惫,反而会在一定的程度上提升他的修为,虽然现在的进步不再像以前那么快。

    把握现在,这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

    两日后,沈沉鱼告别了秦彦,飞往东海市。临行之前,千叮万嘱,让秦彦务必要多小心。依依不舍,眼神中满是留恋的深情。

    段婉儿要留下来处理善后的事宜,虽然黑猫已死,地缺也基本被剿灭;可是,盘踞这么久的地缺组织根深蒂固,跟他们有关系的人和组织也是错综复杂,这些都需要详细的审问调查。

    对于工作的人真,对于正义的追求,沈沉鱼和段婉儿极为的相似。也许,这也是为什么她们两个截然不同风格的人,却能够成为无话不谈的闺蜜。

    至于刑天,也在沈沉鱼离开后的第二天携带执法堂的人离去。

    他这次来鹏城的目的,是帮清顺门清除叛逆甄艺,之后的事情只是一些附带而已。如今甄艺已死,他也该回去跟清顺门的人说一声。

    这不仅仅是因为天门的职责所在,也是帮助天门拉拢更多的人心。天门能够屹立江湖这么久,没有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被淘汰,究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天门得人心。哪怕时朝代的更替,天门也能够稳稳的生存下来。

    天门真正的强大也在于此,而不在于天门所拥有的庞大的实力。

    未来真要对天谴宣战,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这些都是天门所需要团结的力量。

    江山集团!

    董事长办公室!

    “阮总,警方已经确认黑猫已死,地缺组织也被一网打尽,你也可以安心了。这次的事情真的要多些你,如果没有你的帮忙,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引黑猫上钩。”秦彦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客气的话秦兄弟就无须再说了,咱们是自己人,我能做的一定会尽力。”阮江微微一笑。

    “不过,虽然黑猫已死,地缺的大部分成员也都是被抓或者击毙,但是你还是要小心一些,也许会有部分逃脱的成员会伺机报复。可能性也许比较小,但还是防备一些的好。”秦彦叮嘱道。

    “放心吧,我会应付。”阮江点了点头。

    顿了顿,阮江问道:“秦兄弟是不是要离开鹏城了?”

    “嗯。这边的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就这两天,可能就会离开。”秦彦点点头,说道,“不过,我女朋友会在鹏城多待一段时间,处理接下来的善后事宜,如果阮总有什么需要的话就跟她联系,她会尽力帮你。我会跟她打声招呼。”

    “好。”阮江应了一声。

    “师父,你要走了?”阮世天有些不舍。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秦彦淡淡的说道。

    “可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跟你学呢。”阮世天不舍的说道。

    “我教你的东西你自己好好的钻研琢磨,足够了。武学之道,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所以,你千万不能松懈。只要你能把握教给你全部钻研透,便足够你受用一生。你的天资很好,只是身体素质有些差,有机会你跟牧老请教请教,让他传授你一些巫门的练体之术,多少会有些许的帮助。”秦彦语重心长的说道。

    他,虽然不能继承自己的位置,成为天门的门主,可始终是秦彦第一个徒弟。因而,秦彦对他自然也较为的关切。

    “我会的,师父,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阮世天坚定地说道。

    “那就好。”秦彦微微一笑,“还有,好好照顾杜蕊。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好好的追求她,她是个好姑娘,相信你们在一起也会非常的合适。”

    “师父,你放心去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阮世天说道。

    秦彦白了他一眼,“什么叫我放心去吧,我又不是去死。”

    “师父,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阮世天慌忙的解释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跟你开玩笑呢,你不要当真。做人有时候要放松一些,这样也会活的轻松一些。我走之后,你可要好好的练武,有空的时候多帮你爸爸分担一些,别让他一个人扛。少去外面花天酒地,多结交一些真心的朋友,那些狐朋狗友能避则避,知道吗?”

    “师父,你好像我爸哦,我爸都没有这么语重心长的跟我说过这些话。”阮世天呵呵的笑道。

    “秦兄弟是你的师父,是你的长辈,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的话你可要好好的记清楚,知道吗?”阮江严肃的说道。

    论年纪,秦彦和阮世天相仿。可阮江却很恪守华夏的风俗礼仪,师父,就是长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