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学校,破烂不堪!

    说是学校,其实不过是一些参院败壁的破院子而已。

    学生们穿的也很破烂,只有寥寥数人。

    老师,也就只有一两个志愿者。

    在一个这样战乱的地方,老百姓的生命贱的如同蝼蚁,哪里还有心思学习?那些家庭条件优越一些的人家,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冒着危险出来,多半也都是请的家教在家中指导。

    看到这样的情形,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力不从心。纵然是天门的势力庞大,也一样无力改变这样的情形。

    而李然,在自己那么危险的情况之下,竟然还有心思选择当一名志愿者,看得出她还是很有善心的。不管她是处于真心的关怀也好,还是一时好奇的猎奇也罢,至少,她做了很多人都不敢做的事情。

    正如她自己所说,如果不知道死亡哪一天会降临,那就更加的需要多去看一看这个世界。至少,在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不会感觉到遗憾。

    看着李然在上面认真讲课的模样,秦彦心底升起一股浓浓的暖意。

    这,就是所谓的大爱无疆吧?

    想起刚才在家中所说的那番话语,秦彦心中越发的诧异。这丫头,似乎对自己的事情知道的很多,可偏偏,却又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不肯实言相告。

    看来,想要从这丫头口中问出村正妖刀的消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毕竟,秦彦不是天谴的人,无法对她这个小丫头刑讯逼供。那也有违天门的道义。

    百无聊赖中,秦彦的目光四处的扫着。

    暮然,瞥见四五个身着迷彩,手持武器的人快速的朝学校的方向走来。而在不远处,秦彦分明看见一道*瞄准镜反射出的光芒。

    秦彦不禁大惊失色,“小心!”

    一把将李然扑倒在地。

    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上,贴的很紧,目光警惕的朝外面扫了一眼。

    而李然,却怔住了,痴痴的看着尽在咫尺的面孔。他的呼吸,都是如此的近,轻轻的吹弹在自己的脸上。胸口紧紧的贴在一起,李然分明能感受到秦彦身上传来的温度。

    “快走!”秦彦拉起李然,狂奔而去。

    他哪里知道李然此时心中闪过的那些个小念头?少女的情怀,总是那么的让人难以琢磨。胸口犹如小鹿乱撞般“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在这一刻,李然竟然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害怕,相反,她甚至忘却了有人在追杀自己。

    直到,身后阵阵的枪声响起。

    秦彦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不断的躲避着身后射来的子弹。

    这些杀手,来的可真及时,似乎对李然的行踪了若指掌。

    秦彦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阵阵的寒意。

    “砰砰砰!”

    忽然,近距离的枪声响起,那些杀手一个个的倒在了地上。

    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嗤”的一声在他们身旁停下。

    “上车!”

    车内传来一阵疾呼声。

    秦彦看了过去,不禁一愣,怎么是她?

    不过,此时秦彦也无暇顾忌这么多,连忙的打开车门上车。

    紧接着,车子呼啸着离开,一路狂奔。

    开车的不是别人,正是萧薇。

    饕餮许海峰手下最得力的助手,也是秦彦的红颜知己。从一开始对于天门那个陈旧规矩的厌恶,因为迁怒于秦彦,到最后慢慢的喜欢上秦彦,无法自拔。

    爱情,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有时候你认为自己恨透了对方,却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对方。很荒谬,却又很无奈。

    有时候就是这样,恨一个人时,便会日日夜夜的牵挂。牵挂的多了,到最后连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恨还是爱。

    “刚才那些是什么人?”萧薇问道。

    “我也不知道。问她,都是来找她的。”秦彦瞥了一眼李然。

    萧薇看了她一眼,表情微微愣了一下。惊讶于她的美丽,惊诧于秦彦的身边总是会出现那么多优秀的女孩。这些,可都是她的对手。

    “我也不知道。”李然撇了撇嘴,说道,“这些年,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人要杀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

    “他们似乎对你的行踪很清楚,不然,怎么会知道你今天会出现在那里?”秦彦紧蹙着眉头,说道。

    李然微微愣了一下,问道:“你是怀疑我的叔叔?”

    “我没有这么说,不过,他的可能性很大。你想想,这些年来你东奔西走,每到一处地方都会被杀手跟上,为什么?”秦彦说道。

    李然愣了愣,陷入了沉默。

    “你是李家唯一的合法继承人,也就是说,你爸爸死后,那千亿的财团就将全部属于你。杀了你,对谁的利益最大,谁的嫌疑就最大。我想,你也正是因为感觉到这些,所以才不肯回去,不是吗?”秦彦说道。

    “不会的,如果我叔叔要杀我的话他有很多的机会,不用这么麻烦。”李然摇了摇头,有些不太愿意相信秦彦的推测。

    “是,他可能是有很多的机会,可是,他却不能亲自动手。如果让你爸知道是他要杀你,你爸会怎么对付他?”秦彦说道,“当然,我这些都只是推测而已,没有事实根据,你可以选择不相信。其实,这些年我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自古无情帝王家,越是你们这样的豪门贵族,往往缺少了人性最基本的东西。那就是亲情。在利益的面前,亲情变得格外的无足轻重。”

    李然垂下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终归,她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要忽然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的确有些难受。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秦彦的推测,没有事实的证据。

    只不过,那些杀手出现的时机太过的巧合。

    “你也不用想那么多了,现在事情到底是怎么样还不清楚,也许我的推测不对呢?我们先回去吧,然后再慢慢的考虑一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秦彦安慰道。

    “你会保护我的,是不是?”李然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秦彦微微一愣,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