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李然错愕的看了秦彦一眼,不明白为什么秦彦只是这么轻轻碰了一下,路西法就会叫的跟杀猪似得痛苦。

    “刚才的银针可以刺激你的痛感神经,变得比平时敏锐几百倍,哪怕一点点小小的疼痛,都会让你感觉到仿佛是在剜心一样。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我想知道在这样的疼痛之下,你能够坚持多久?”秦彦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真的?这个好哎,这样我就可以慢慢的折磨他,也让他感受一下时刻被死亡笼罩着的感觉。”李然兴奋的说道。

    从她懂事的时候开始,她就一直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处处小心翼翼,稍有不慎,就会有性命之忧。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她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来自死亡的威胁。如今,总算有机会报仇,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李然的笑容也变得有些狰狞。

    “我说,我说!”路西法终于扛不住,开口求饶。

    “说吧,是谁收买你杀我的?”李然冷声问道。

    “是白狐,是他让我们杀你的。”路西法说道。

    “白狐?”李然微微愣了一下,斥道:“我是问你真名。”

    “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代号叫白狐。他是中间人,是他把钱交给我们,然后让我们杀你,至于幕后的买家到底是谁,我也不知道。”路西法说道。

    李然愣了愣,转头看了看秦彦,似乎是在询问他,路西法的话是否可信。

    “你不是以为你就凭你这随便胡言乱语的几句话,我们就可以放了你吧?你会不知道收买你的人是谁?”秦彦冷哼一声,故意的诱导他。

    像路西法这样的人,哪个不是老江湖?不多给他一点颜色,谁也不敢保证他说的就是实话。

    “看来你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秦彦话音落去,一把掐住他大腿上的伤口,顿时,血流如注。而因为银针刺激的效果,倍感疼痛,路西法惨叫连连,浑身不住的颤抖着,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下。

    “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我真的不知道幕后的人到底是谁。”路西法连忙的说道。

    他的眼神,不似骗人。

    而且,他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骗人。

    秦彦转头看向李然,微微点了点头。

    “白狐……”李然的眼神里迸射出一股寒意。

    “你们让我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也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而已,你们放了我吧。”路西法哀求道。

    李然鄙夷的笑了一声,说道:“我以为你们雇佣军应该都是不怕死的,看来也并非如此嘛。说的傲气凌然,好像自己不惧生死,其实,也不过是贪生怕死之徒而已。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说完,李然猛然间一刀狠狠的刺进了路西法的胸口。

    威震一方,赫赫有名的*首领,死在了一个一直被他追杀,被他当成猎物的人手里。

    将军难免阵前亡,猎狗终须山上丧!

    猎人变成了猎物,猎物反倒成为了猎人。

    “你的伤没事吧?”秦彦看了看李然,关切的问道。

    “被子弹贯穿了,没什么事。”李然倔强的说道。

    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她经历过不止一次两次,很多次,她都是从死亡的边缘走过。而且,为了躲避这样的追杀,能够在这样的暗杀中生存下来,她不停的学着各种各样的保命的功夫。也因此,她的身上留下了不少的伤痕。

    “你怎么会在这里?”李然问道。

    “你以为你这样出来我就不知道?我还没说你呢,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多危险?如果不是我赶到的话,你今天就死了。”秦彦的语气有些严厉,充满了斥责和关切。

    李然微微一愣,心里却满满的全是暖意。从小到大,她没有感受过多少家庭的温暖,父亲整天忙于工作,根本就不理会她。继母更不会对她有多好,唯一关心她的人只有她父亲安排给她的保镖林森。如今,林森也死了,对李然来说世界上没有了关心她的人。

    而秦彦刚才的那番话语,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暖。

    只是,她也弄不清楚对方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好了,先回去吧,回去再说!”秦彦看了看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能走吗?”

    李然摇了摇头,撇着嘴,一副委屈的模样。“刚才脚扭了。”

    “上来吧,我背你!”秦彦蹲下身子,声音出奇的温柔。

    李然笑了笑,趴在他的背上。

    就这样,秦彦一路背着她往回走。

    谁也没有说话,仿佛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的宁静。

    李然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着茫茫的夜空,心里宛如流淌过一溪涓涓细流,暖暖的游走全身。

    这一刻,她感觉是安全的,感觉是幸福的。

    甚至,她多么的希望这一刻就这样停留在这里,永远也不要再流走。

    时光未央,岁月静好!

    到了庄园的门口,李然说道:“放我下来吧。”

    秦彦愣了愣,“你脚扭伤了,还是我背你进去吧,也不在乎这点点路了。”

    “没关系,我自己走进去就好。”李然说道。

    秦彦没有坚持,放下她。

    李然稳稳当当的走进庄园,丝毫不像是受过伤。

    秦彦不禁愣了一下,“你不是扭伤了脚吗?”

    “这你也相信?”李然嘻嘻一笑,调皮的冲他吐了吐舌头。

    秦彦哭笑不得,竟然又被这丫头给耍了。

    也是,看她的样子哪里像是被扭伤了脚?

    果然,漂亮的女人都不能相信啊。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会骗人。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举步走了进去。

    “家里有药箱吗?”秦彦问了问队长。

    “有。在冰箱上。怎么了?”队长问道。

    “没事,她受了点伤,我给她包扎一下。”秦彦淡淡的说道。

    “哦。”队长应了一声,没有继续的追问。

    “还有件事要麻烦你一下。如果她以后再想出去的话,你们把她拦下,然后通知我。免得她又出去胡闹。”秦彦说道。

    “好。”队长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