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秦彦可不敢轻易的相信这小丫头,她戒备心太重,很难分清楚她的话是真是假。她说喜欢自己,很可能是只是希望自己能够保护她。

    不管怎样,至少她愿意拿村正妖刀作为交换,对秦彦来说不算是一件坏事。

    忙碌了一夜,秦彦回到房间洗漱之后就入睡。

    相信小丫头经过这次的教训之后,也不敢再贸贸然的跑出去。而且,有狼牙的人在外面巡视,她再想要出去也没有那么容易。

    模模糊糊中,秦彦仿佛感觉到被子被掀开,一个温暖透着些许凉意的身体靠近自己。秦彦顺手摸了过去,触手是一片柔软,不禁一怔,猛地惊醒过来。入目,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你……,你干什么?”秦彦猛地一震,慌忙的坐了起来。

    “你不喜欢我吗?”李然悠然的问道。语气柔弱,声音温柔,让人欲罢不能。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斥道:“你们国外的女孩都这么开放的吗?你知不知道你自己这样躺在一个男人的床上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我知道,可这是我心甘情愿的。”李然说道。

    “我说过了,你不用担心,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我说过会帮你找到害你的人就一定会做到,你没有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绑住我。”秦彦紧蹙着眉头,语气有些严厉。

    “没有,我没有想用这样的方式绑住你,我是真的喜欢你。”李然说道,“今天看到你为了我不顾自己的安全,让我很感动。回来的时候,靠在你的肩膀上,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全。你能给我我想要的安全感。而且……,而且……”

    顿了顿,李然接着说道:“谁也不能保证我哪一天就会横死街头,很可能一觉睡下,就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你说,我还这么年轻,还没有谈过恋爱,如果就这样死了,是不是太可悲?未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只想轰轰烈烈的谈一场恋爱,那样,就算有一天我真的死了,那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秦彦微微一怔,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可恋爱不是这么谈的,你这是反其道而行,你觉得这样能得到爱情吗?”

    “为什么不行?自然界的动物都是先交配,然后再恋爱的。而且,它们反而能够生活的更长久。而有些人,美其名曰先恋爱,可到最后却不知不觉的淡了。人也是动物,为什么不能跟动物一样?”李然说道。

    秦彦愣了愣,一时间哑口无言,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的辩驳。

    “你还真是一堆歪理。”秦彦嗔了她一眼,“也许你说的对,可你的这番理论并不适合我。好了,赶紧把衣服穿上!”

    说完,秦彦扭过头去。

    不是秦彦坐怀不乱,也不是他不懂风情。其实,像李然这样漂亮的女孩送到他面前,又不用他负责任,完全可以照单全收。可秦彦不能这么做,他不是牲口,是需要有感情作为基础的。而且,在秦彦看来,李然是个可怜的女孩子,如果自己根本不能和她在一起,这么做岂不是会伤害到她?

    也许,李然求得只是一夕欢娱,而非是朝朝暮暮。

    可是,对秦彦来说他却不能这么做。

    背后,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秦彦看不到李然是什么样的表情,也许是失望,也许是开心。这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好了!”片刻,李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秦彦扭过头,点燃一根香烟,走到沙发上坐下。

    “我希望你明白,我帮你不是为了村正妖刀,也不是为了让你付出自己的身体。这次就算了,我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秦彦淡淡的说道。

    “不懂风情。”李然剜了他一眼,嗔道。

    秦彦无奈的笑了一下,说道:“刚好,我也有事情要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又怎么知道我是为了村正妖刀而来?知道我身份的人少之又少,就连很多自己人都不清楚我的身份。我很好奇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这个。”李然从怀中掏出一枚天王令。

    秦彦不禁一怔,“你怎么会有天王令?”

    “林叔叔给我的,是他临死前把天王令交给了我。他告诉我,如果我想安全想找人帮我,只要拿着这个找到你就行。”李然说道。

    “林森?”秦彦愣了愣,说道,“可我并不认识他,他也应该不知道我才是。”

    秦彦接掌天门门主之位不过一年有余,林森怎么会认识他呢?

    “我也不知道,林叔叔只跟我说什么你是墨老先生的徒弟,你一定可以帮我。”李然说道。

    秦彦恍然,敢情林森是认识墨离,知道自己是墨离的徒弟,所以猜到自己已经接任了天门门主之位。“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没有了,他只说了这么多,只说你可以帮我。”李然说道,“林叔叔是我最信任的人,他说的话一定不会有假。他说你能帮我,那你就一定能帮我。”

    看来林森还是懂的规矩,没有透露太多的消息给李然。秦彦是天门门主的身份极为神秘,是不可以随随便便的透露给别人的。看来林森应该是跟墨离有交情,所以才知道的这么清楚,也有天王令。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哪天到L国?什么时候下飞机?然后好制造偶遇呢?”秦彦接着问道。

    “这很难吗?只要入侵入境处的电脑,入侵航空公司的的主机,不就什么都知道了。”李然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

    秦彦微微一愣,哑然失笑。“看不出来你懂得挺多啊,不但有一身的好功夫,竟然还懂黑客。”

    “没办法,这都是我保命的手段,都是被逼出来的。”李然说道。

    “多学点东西总归不是坏事,也很好。现在我们都很清楚对方了,希望我们彼此以后能够坦诚相待,所以,以后不要再骗我,也不要想着用其他的办法忽悠我。”秦彦正色道。

    “哪有,我不会的。”李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