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在一阵手机铃声中,秦彦醒来。

    看了看手机,是叶谦打来的电话,慌忙的接通。

    “喂!”秦彦的声音有些慵懒。

    “秦先生,没有打扰你吧?”叶谦愣了一下,问道。

    “没有,有什么事你说。”秦彦说道。

    “他们跟我说了你的事,不是那个*找您的麻烦嘛。这样,这两天我在外面忙点事情,暂时回不去,我让天槐帮忙处理一下。你放心,*就是个小角色,分分秒秒灭了他们。”叶谦说道。

    “*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经摆平了。昨晚已经解决了他们的头头路西法,还有二十几个手下,相信他们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来。”秦彦淡淡的说道。

    叶谦不禁一愣,“秦先生不愧是秦先生,想不到这么快就解决了他们,佩服。”

    “得了吧,拍马屁的话就不用说了。”秦彦哑然失笑,“说起来,我还正好有件事情想让你帮忙呢。”

    “您说,您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叶谦豪爽的说道。

    “你认识一个叫白狐的人吗?”秦彦问道。

    “白狐?”叶谦愣了愣,说道,“听说过,是做中间人的,帮别人介绍杀手和雇佣军,然后从中抽取分成。怎么了?秦先生跟他有过节?”

    “我跟他倒没什么过节。不过,*就是通过他接的任务,目标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想麻烦你帮我找到他,我想知道到底是谁雇佣的他。”秦彦说道。

    “秦先生,这可能有些不太好办。行有行规,我们做雇佣军的是绝对不能出卖自己的雇主的。白狐既然是吃的这碗饭,相信他也清楚这个道理,恐怕就算找到他,他也不会说的。做咱们这行,一旦没有了信誉,那就等于是失去了吃饭的家伙了。”叶谦说道。

    “这个你不用操心,你只需要帮我找到他就行,其他的事情我来做。”秦彦说道。

    “行,既然是秦先生的吩咐,那我一定给你办好。这样,我一会就吩咐人去查,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叶谦也没有再矫情,毕竟,秦彦让他做的事情也不是让他破坏行规。

    “那就麻烦你了。”秦彦满意的点了点头。

    “秦先生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叶谦说道。

    君子之交淡如水!

    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久,相处的时间也不长。可是,真正的朋友并不在乎认识的时间长短,而在乎知心与否。

    闲聊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这边是狼牙的地盘,白狐又是他们业内的人,事情交给叶谦去调查再合适不过,秦彦也完全可以放心。

    段南的手底下也有着不弱于狼牙的雇佣军集团,而且,段南专门负责掌管天门的战力,想让他调查这点事情也并非是什么难事。不过,秦彦既然没有通知薛冰等人,就是不希望天门太多的人介入而引起天谴的注意。

    这是他跟赫连彦光的一次赌局,他不能输。

    虽然他不知道天谴是不是也知道了村正妖刀的消息,但是,他必须要尽量避免这样的事情出现。他可不想,又一次被赫连彦光捷足先登。

    洗漱之后下楼,李然已经在餐厅里吃着早餐。

    这里,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狼牙的二十多个人。所以,秦彦也不愿意与众不同,所以,吃饭基本上也都是跟他们一起,吃同样的东西。不过,他们可不敢怠慢了秦彦,因而,基本上不会和秦彦一起进餐,但是却把所有的食物都准备好。按照叶谦的吩咐,全部都是上等的极品。甚至,还有空运来的新鲜鲍鱼鱼翅,鱼子酱黑松露鹅肝,全部都是极品。

    狼牙的财力雄厚,招待秦彦自然也不会怠慢。不过,秦彦倒也不是吃独食的货,也会将那些东西分给外面的兄弟。始终,他算是寄人篱下,多搞好关系也是必要的。

    “我已经让人在调查白狐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秦彦看了看李然,说道。

    “一会吃完饭我们去哪?”李然似乎对秦彦说的事情并不关心。

    “哪里也不去。你不会又想要出去吧?”秦彦愣了愣,说道,“虽然*算是毁了,可难保那个想收买你命的人没有雇佣其他的人。我觉得还是待在这里最安全,等我们找到白狐,弄清楚到底是谁想害你,解决了所有的事情之后,你想怎么玩都可以。”

    “那这样跟等死有什么区别啊。走吧,陪我出去逛逛街嘛,人家好久都没有好好的逛逛了。而且,你不是说有感情的恋爱才算是恋爱吗?那我们就先培养培养感情呗。”李然摇晃着秦彦的手臂,撒娇道。

    “这里有什么好逛的?你以为是M国?有那么多的奢侈品牌各种各样的衣服给你挑选?”秦彦白了她一眼。

    “逛街只是过程,不是目的。”李然说道。

    熬不过李然的纠缠,最后秦彦只好答应下来。

    他对逛街真的是没什么兴趣,更别说是在这样的地方。残垣败壁,还有随时要面对的危险,这样堂而皇之的出去并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考虑到李然的经历,这丫头也许真的没有好好的安心的过过一天,每天都要警惕的面对各种生死的威胁,的确很累。想想,就当是带他出去好好的放松一下吧,只要稍微的留神,应该也不会出事。

    “你真好。”李然兴奋的在秦彦脸上亲了一口。

    “别再来了啊。”秦彦慌忙的拦住她,说道,“免得你以后又说是我夺走了你的吻让我负责,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你真没趣哎,我搞不懂为什么还会有女人喜欢你。”李然损道。

    “那没办法,哥的魅力是一般人抵挡不住的。就好像你,不是一次又一次的主动凑到我身边嘛。”秦彦耸了耸肩,说的风轻云淡。

    吃过饭,两人驱车赶往市中心。

    虽说这里经历过战乱,至今也没有恢复,不过,倒也颇有些华夏五六十年代的那种感觉。再加上异域风情,倒也别有一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