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黑虎团的忽然介入,让朱梓骁和秦彦都感觉到了危险。

    这一战,虽然全歼来犯之敌,可狼牙占据着地理优势的情况之下,依旧是五死六伤,可谓损失严重。一旦黑虎团不顾一切的狂猛进攻,他们势必无法抵挡,到时,李然就岌岌可危。

    黑虎团是狼牙的死敌,两方有过不少次的较量,互有胜负。黑虎团也在一定的程度上成为了狼牙最大的竞争对手。很多时候,一方雇佣了狼牙之后,另一方便会雇佣黑虎团,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两者的矛盾也就变得越发的紧张。

    清扫过战场之后,朱梓骁毫不迟疑,立刻将事情汇报给叶谦知晓。无论是为了狼牙也好,为了秦彦也好,这么重要的事,他必须要知会叶谦,让他早做准备。

    “是*的人?”李然紧蹙着眉头,问道。

    “不是,是黑虎团。”秦彦摇了摇头。

    “目标是我?”李然语气有些低落,本以为解决了*,起码会有短时间的安宁,想不到那个幕后的黑手这么快又找了人来对付自己。

    “放心吧,有我在,谁也不会伤到你。”秦彦安慰道。

    “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太被动吗?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李然说道。

    秦彦,是她唯一的希望,也是唯一能够帮她扭转局面的人。她不得不把希望放在秦彦的身上。

    “可我们连是谁主使的都不知道,又何谈进攻?再等等吧,等找到白狐,那一切事情也都明了了。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我一定会帮你解决麻烦。”秦彦坚定的说道。

    “嗯。”李然微微点了点头。

    眼下,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寄望于此。

    “好了,赶紧去休息吧,什么也别想。”秦彦微微一笑,笑容里充满了让人信任的力量。

    翌日!

    清晨!

    一切似乎又都恢复了平静!

    时差倒过来后的秦彦,早早的起了床。

    走出屋外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跟朱梓骁说着话,连忙的走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秦彦微微一笑。

    “连夜赶过来的。”鬼狼白天槐淡淡的说道,“秦先生昨晚没什么事吧?是我们保护不周,害得你也差点受伤。”

    “哪有,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才是。”秦彦说道。

    “秦先生,白狐我已经找到,也给你带过来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可以问他。”白天槐说道。

    “是吗?在哪里?”秦彦一怔,想不到狼牙的速度这么快,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白狐。

    白天槐转头看了朱梓骁一眼,后者微微点头会意,转身离开。

    片刻之后,朱梓骁便押着一个中年男子过来。

    白狐,专门从事中间人的生意,跟很多的雇佣军和杀手组织都有关系。原本是Y国特种部队SAS成员,退役后,便干起了中间人的买卖,赚的是盆钵皆满。

    黑人,牙齿却很白。

    白狐?秦彦暗暗的笑了笑,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取一个这样完全不符合自己的代号。

    “他就是白狐。秦先生,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吧。”白天槐说道。

    “你们什么也不用问,我也什么都不知道。鬼狼,你应该也知道这行的规矩,不管你们问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一概不知。”白狐坚定的说道。

    “不用那么快做决定,我们谈谈条件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没什么条件可谈的。既然我做了这行,就没想过可以安享晚年,落到你们手里我也无话可说。杀了我吧。”白狐态度傲娇,凌然不惧。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呢?你不觉得就这样死在这里有些太委屈了吗?所以,我们还是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吧,我想我们是可以谈的很愉快的。”秦彦微微一笑,挥了挥手,示意朱梓骁给他松绑。

    “坐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白狐愣了愣,大马金刀的坐下。

    “我想知道,是谁请你雇佣的*。告诉我答案,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秦彦说道。

    “行有行规,我不能透露雇方的任何消息。”白狐坚定的说道。

    “白狐先生,我是很认真地在跟你谈,如果你是这样的态度的话,我想我们的聊天会非常不愉快。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说出来是谁,我可以担保不会说出去。而且,可以放你离开。怎么样?”秦彦抛出诱人的条件。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不可能。”白狐的态度依旧坚定。

    “我觉得白狐先生是聪明人,跟聪明人说话不用那么浪费功夫。我想白狐先生也不想我们对你使用不必要的暴力手段逼供吧?这样对大家谁都不好。”秦彦淡淡的说道。

    “白狐,你应该知道我们狼牙的手段的,从来没有人可以在狼牙的刑讯之下不老实的交代,我相信你也不例外。念在我们曾经也有过合作的份上,我不想为难你,可是,如果你坚持不说,那我只好对不起了。”白天槐的声音冰冷。

    在这个行业内,很多人对狼王叶谦的畏惧尚不及鬼狼白天槐。因为叶谦看上去更好相处,而白天槐这仿佛是死神一般的存在,不苟言笑,浑身充满冰冷的杀气。

    白狐不由的愣了一下,“如果我说了,以后我在这个行业就再也混不下去了。”

    “跟性命相比,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你说呢?而且,我已经说过,只要你如实的交代,我可以担保没有人会知道是你泄露的消息。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同样有办法知道,到时候我一样会把你出卖他的消息散播出去,你也同样在这行混不下去。而且,我可以保证你从今往后没有一天的安宁日子。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有很多比死还要可怕的事情,那就像是李然那个小姑娘一样,无时无刻的不面临死亡的恐惧。”秦彦说道。

    “你真的不会说?”白狐犹豫片刻,说道。

    “我秦彦一言九鼎。”秦彦说道。

    “好,我说。”白狐深深的吸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