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三千万,似乎有点太少啊,我的命就值三千万?”秦彦撇了撇嘴。

    “三千万美金,就是一亿多人民币。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暗花了。”白天槐说道。

    “他们还真小气,也不舍得多给点。”秦彦淡淡的笑了笑,仿似对这件事情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似得。

    “秦先生,这不是开玩笑的事,一亿多的暗花会让很多雇佣军和杀手不顾一切的对付你。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你可能没有一天的安宁日子可以过。”白天槐正色道。

    秦彦也收敛起自己玩世不恭的笑容,很明显,今天在学校外的*袭击应该就是有人想要拿这三千万美金的暗花。可究竟是谁出的这个暗花呢?

    “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出的暗花?”秦彦问道。

    白天槐摇了摇头,“不知道。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想办法查清楚。”

    顿了顿,白天槐又接着说道:“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黑虎团的行动可能也是为了这个暗花。三千万美金的暗花,足以让很多人趋之若鹜,奋不顾身。如果不尽快找到出暗花的人是谁,恐怕您以后的麻烦还会更多。这样吧,我找人放个假消息出去,就说暗花是假的,至少可以先迷惑一下。”

    “好的,谢谢你了。”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说实话,秦先生,你知不知道会是谁出的暗花想要你的命?”白天槐问道。

    “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我的对手应该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唯一的可能似乎就只有李宁浩。可他没有必要出这么多的暗花对付我,所以,我也实在想不出会是什么人想对付我。”秦彦紧蹙着眉头。

    秦彦也清楚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三千万美金的暗花,那可是一笔非常庞大的数字,那些个江湖人为了拿到这个暗花的话,肯定会不断的袭击自己。如此,自己必然会是麻烦不断。如果这件事情不解决,让李然跟在自己身边很有可能也会遭殃。

    “我约了黑虎团的首领霸天虎今晚见面,到时候也许能从他的口中问出一些眉目。”白天槐说道。

    “好,那我今晚陪你一起过去,我也想弄清楚究竟是什么人出的暗花想要买我的命。”秦彦冷冷的说道。

    白天槐愣了一下,说道:“秦先生,你还是待在这里吧。如果黑虎团的目标真的是你,你今晚过去恐怕会很危险。为了三千万美金的暗花,很可能黑虎团的人会设下圈套不顾一切的杀掉你。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你留在这里就好,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去处理就行。”

    “没事,什么大风大浪我没见过,如果连这点小场面我都不敢去的话,那我岂不是白混了这么多年?放心吧,黑虎团的人就算想要我的命也没有那么容易。我担心的是,李宁浩那边会不会趁机偷袭。”秦彦淡淡的说道。

    “这个秦先生不必担心,我已经调派了人手过来加强这里的护卫,应该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白天槐说道。

    “行,那就这么决定。晚上走的时候叫我一声。”秦彦微笑着跟白天槐摆了摆手,转身进屋。

    回到屋内,秦彦的眉头再次深锁。不管他表现得再如何的轻松,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他还是非常的清楚的。那个暗中出暗花要买自己性命的人究竟是谁,这让秦彦百思不得其解。而这个人竟然舍得花费三千万美金的高价,想来也不是泛泛之辈。

    下午时分!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秦彦起身开门。

    “秦先生,外面有一位叫许海峰的人找你。”朱梓骁说道。

    “许海峰?”秦彦愣了一下,“让他进来吧。”

    朱梓骁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秦彦也紧跟着下楼。

    片刻之后,便见许海峰跟萧薇走了进来。

    “门主!”

    许海峰恭敬的行礼。

    “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坐下。

    “什么时候来的?”秦彦问道。

    “就这两天刚到。听萧薇说门主也在这边,所以特地过来问候一声。”许海峰态度始终是恭敬有加。

    对于这个商场的老狐狸,秦彦一直都觉得他是最会做人的一个,总是表现得处处在讨好自己。也的确,许海峰可是掌管着天门亿万的财富啊。

    “其实不用的,你有事情忙你的就好,不用特意过来看我的。”秦彦微微的笑道。

    “这是应该的尊重,尊卑有别,不能怠慢。”许海峰诚恳的说道。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问道:“找我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有件事情想跟门主商量一下。”许海峰说道。

    “什么事说吧。”秦彦掏出一根香烟点燃。

    “一直以来,我们的财务都是独立的,按照天门的规矩就算是门主也不能随意的调动公司的资金。可我觉得,门主如果想要天门发展的更为壮大,就需要把权力集中在你的身上,这样才方便门主更加容易的行驶自己的权利。所以,我想着让门主来掌管天衡集团,公司的资金也可以由门主任意的调动。”许海峰说道。

    秦彦微微愣了一下,“为什么忽然这么决定?”

    “也不是忽然,是我考虑了很久之后下的决定。自从门主上任之后,做了一系列大的改革,也使得天门比以往更加的壮大。而为了以后更好的发展,我觉得这么做也是最有利的。”许海峰回答道。

    “许海峰,你可别想多了,我的那些改革只是破除一些陈旧的规矩,不是想要剥夺你们的权利。所以,你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我相信你们,也很放心的交给你们去做。再说,我对公司管理的事情一窍不通,把公司交给我掌管,只会越来越差。根本没有这个必要。”秦彦淡淡的说道,“你啊,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不要想太多。天衡集团呢,依旧交给你掌管,公司如何经营如何发展,我也一概都不过问。我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希望看到天衡集团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