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到许海峰的奇怪举动之后,萧薇的心中虽然诧异,却也并未多想。也许,是许海峰一个旧相识的偶遇而已。跟随许海峰这么多年,萧薇自认对他还是比较的了解,兢兢业业,一直努力的打理发展着天衡集团。

    天衡集团也是在许海峰的手里发扬光大,加上他又主动的要把大权交出来,萧薇因而并不觉得他会有什么。

    在公司忙活了一天,萧薇伸了个懒腰。起身下楼,走到地下车库,准备驱车离去的时候,忽然间,从角落里窜出两名陌生男子。

    一言不发,直接朝萧薇冲了过去,手中冰冷的匕首散发着寒光,刺向她的胸口。

    萧薇几乎是本能的闪身避开,同时一拳砸了过去。

    身为天衡集团的总经理,萧薇无时无刻不面对着各种各样的诱惑,也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危险。可这一切,她并不在乎,既然自己入了天门,那就需要承担一定的代价,付出一定的牺牲。

    萧薇的功夫是许海峰嫡传,加上她天资聪颖,修为出类拔萃。之后,秦彦又将无名真气传授给她,虽然时日尚浅,但是却也进步神速。

    可是,在对方的联手袭击之下,萧薇却是被紧紧的压制在下风。完全处于被动的挨打局面,根本没有还击之力。

    “你们是什么人?”萧薇斥问道。

    然而,对方却是一言不发,只顾着进攻,丝毫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

    萧薇心中诧异,究竟会是什么人想要杀自己呢?竞争对手?似乎不太可能。就算真是竞争对手,对方的目标也应该是许海峰才是。可是,除了这个,萧薇实在想不出还会是其他什么人。

    难道是因为对方清楚自己跟秦彦的关系,想用自己去威胁秦彦,然后杀了秦彦拿到那三千万美金的暗花?转而想想,这似乎也不太可能。知道他们关系的人除了天门的人之外,少之又少,那些想要拿暗花的人不可能会知道。

    此时,萧薇也无暇想太多。一边应付着对方的进攻,一边想着如何逃走。

    盲目的跟对方硬拼,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可是,对方纠缠的很紧,她想要抽身离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自己更加是岌岌可危。

    如今,似乎只有孤注一掷。

    萧薇大喝一声,不顾其中一人刺来的匕首,猛然间一拳朝另一人砸了过去。

    “嗤!”匕首穿透皮肤,刺进她的身体。

    因为是有意之举,萧薇微微的偏开身子,避开了致命要害。

    随即,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另一人的胸口。

    倾尽全力的一击,岂是对方所能承受的?

    “砰”的一声,便将对方砸的倒飞出去。

    于此同时,另一人也是一拳砸在了萧薇的肩头。

    强大的力道之下,萧薇整个人也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了车顶上。

    来不及考虑太多,萧薇翻身钻进车内,发动车子,飞快的驶去。

    一路疾驰,直奔狼牙的庄园而去。

    眼下,她也不知道哪里是安全的。对方显然是有心要买自己的性命,恐怕自己的住处也都有人在等着自己,唯一安全的地方就只有狼牙的庄园。

    ……

    “你先回房去。”秦彦转头看了看李然,说道。

    撇了撇嘴,李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回房。

    “我先看看你的伤势。”秦彦一边说,一边走到她身旁坐下,伸手搭脉。

    许久,秦彦松开手,“还好,只是一点轻微的内伤,没太大的事情。”接着,看了看她的胸口,衣服已经被血浸湿。“这里也受了伤?”

    “嗯,被刺了一刀。”萧薇点了点头。

    “你先上楼,把衣服脱下来,我去拿药箱。”秦彦一边说一边起身站了起来。

    萧薇应了一声,支撑着起身,朝楼上走去。

    片刻之后,秦彦提着药箱走了上去。

    萧薇褪去了上衣,露出黑色的文胸,洁白的肌肤上伤口很深,鲜血已经凝固结痂。因为褪衣的原因,导致伤口撕裂,再次的流血。

    “你忍着点,会有点疼。”秦彦柔声的说着,拿起棉球蘸着酒精替她伤口消毒。

    萧薇脸色微微的泛起红晕,羞涩不已。虽说跟秦彦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形还是不免觉得有些羞赧。

    擦拭好伤口之后,秦彦又拿出针线替她缝合,然后敷上药,包扎好。

    动作娴熟,整个过程秦彦的目光都没有丝毫的偏移,认真而细心的替她处理着伤口。

    看着她受伤,秦彦的心疼而又愤怒。很显然,对方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收拾好东西,秦彦柔声的说道:“伤口有点深,你要多注意,不要沾水,不要吃辛辣和发物。”

    “我知道。”萧薇点了点头,有些着急的想要穿上衣服,可是,衣服却沾满了血渍显然是不能再穿。

    秦彦显然看出了她的尴尬,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衬衫递了过去,“先穿这个,一会我让人去给你买几件衣服。”

    萧薇道了声谢,将秦彦递来的衬衫穿上。因为伤口的原因,动作不敢太大。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秦彦问道。

    “我也不知道。今天下班的时候,我刚到停车场就被人围攻,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萧薇讪讪一笑。

    “你的修为不低,他们竟然能伤到你,看来是有备而来。知不知道是什么人?”秦彦紧蹙着眉头,问道。

    “不知道。问他们也不说,直接上来就打,根本不给我任何套话的机会。”萧薇摇了摇头,说道。

    “那你有没有怀疑的对象?或者说,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做的?”秦彦问道。

    萧薇愣了愣,沉吟片刻,还是摇了摇头,“我实在是想不出会是什么人。我担心他们现在可能还会在公司和我住的地方埋伏,所以也不敢回去,只好暂时先来这里,不会打扰你吧?”

    “哪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要知道到底是谁想杀你。”秦彦正色道,“我心里倒是有一个怀疑的对象。虽然我自己也不太愿意相信,可是,现在从种种情况来看,他的嫌疑的确最大。”

    “谁?”萧薇愣了一下,愕然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