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抽完一根香烟,秦彦狠狠的掐灭烟头,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掏出手机,拨通刑天的电话。

    “在哪里?”秦彦问道。

    “M国!”刑天回答道。

    “帮我把天衡集团的财务总监带来,我有话问他。记住,一定要隐秘,不能让人知道。我在L国,到这边后打我电话。”秦彦说道。

    “好。”刑天应了一声。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没有多余的话语,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同样的,刑天也没有多问。作为天门执法堂的堂主,刑天很清楚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他需要做的,只是执行命令。

    在天门众多的堂主之中,历代都是以麒麟跟门主的关系最为的亲近。其次便是执法堂刑天。虽然刑天也监管着监督门主的职责,但是,同样他负责监控着其他堂主,负责监控所有天门的成员,执行家法。因此,对门主的吩咐,执法堂一直都是言听计从。

    想要知道许海峰究竟是不是背叛了自己,找刑天是最好的。秦彦相信,不仅仅是许海峰,在其他的堂口里肯定都有刑天安排的人,若非如此,刑天又如何能做到完全的监控他们呢?这些堂主,每一个都位高权重,一旦谋反,给天门造成的打击必然会很大,是以,执法堂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虽然秦彦也不愿意相信许海峰真的背叛了自己,但是,这件事情始终要弄清楚。如果是自己猜错了,起码也可以还许海峰一个公道。

    在如今这个节骨眼上,秦彦可不希望天门出现内讧的事情,如果处理的不好,必然会给天门造成很严重的打击。

    “秦先生!”白天槐走到门口,看了看他,“可以聊聊吗?”

    “可以啊,尽量吧。”秦彦招了招手。

    白天槐进屋,在秦彦的身旁坐下。

    “想聊什么?”秦彦掏出香烟递了过去。

    白天槐接过,道了声谢。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说道:“秦先生,为防止意外,我想你应该转移到另一个地方。我们狼牙在这边还有一处庄园,很少有人知道,你过去那边,会安全许多。”

    “就是想说这个?”秦彦愣了愣。

    “你也知道,现在有人出了三千万美金的暗花,肯定会有无数的人趋之若鹜。虽然这里有我们的人把守,可是,我担心那些人为了钱会不顾一切,到时候恐有损伤。所以,最好你还是转移到其他的地方,等把暗花的事情解决,才能真正的安全。”白天槐说道。

    “行,你安排就好,我听你的。”秦彦淡淡的说道。

    “好,那我一会吩咐下去,让人明天安排。到时候我会在那边布置暗哨,暗中保护你。”白天槐点了点头。

    “还有其他的事吗?”秦彦看他的表情有些怪异,禁不住的问道。

    白天槐愣了一下,狠狠的吸了两口香烟,说道:“没什么,一些小事而已,我自己可以解决。”

    秦彦愣了愣,淡淡一笑,说道:“如果你不想说的话那也没有关系,我相信你自己能够处理的好。其实,很多事情你不说我也明白,我只想说,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任何东西都比不了一份难能可贵的兄弟之情。”

    “嗯。”白天槐默默的点了点头。

    “好了,别想太多了。”秦彦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起来,不知道你现在的功夫练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兴趣过几招?”

    “如果秦先生肯指教的话,自然是求之不得。”白天槐激动的说道。

    当初,秦彦随意的指点就已经让他受益匪浅。如果能跟秦彦过过招,多听听他的指点,那必然会让自己更有进步。

    “好,走吧,让我看看你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有没有偷懒。”秦彦微微的笑着起身,朝外走去。

    白天槐自然不会是秦彦的对手,不过,秦彦也并非真的想跟他较量,只是借着切磋招式的方式不停的指点着他的不足。顺便,将自己对武术的理解也毫不保留的传授给他。包括很多复杂的功夫和心法,以及巫门的一些炼体之术,也都毫不保留的传授。

    除了无名真气、浩然之气和天罡正气之外,秦彦没有丝毫的保留。

    当然,白天槐的天资纵然再如何的聪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可以完全的领悟理解。不过没有关系,先教给他,然后他再自己慢慢的理解就好。

    看到秦彦和白天槐过招,一旁的那些狼牙成员看的目瞪口呆。他们虽然见识过秦彦的枪法,可却没有想到秦彦的功夫竟然也厉害如斯。心里也都暗暗的羡慕不已,如果自己也同样能得到秦彦指点一二的话,必然会终生受用。

    “我在这边可能待不了多长时间,今天教你的这些你自己慢慢体会。回去见到叶谦后,也一并的告诉他,我希望你们兄弟两人能够同心协力,将狼牙发展壮大。将来,也能为华夏做一点事情。我相信你们,你们将来一定会比我更优秀。”

    结束后,两人在一旁坐下,吹着风,抽着烟。秦彦一番语重心长的话,亦师亦友,让白天槐很是受用。

    “秦先生的教导我会记在心里,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将来如果我有做对不起兄弟的事,秦先生尽管杀了我就是。”白天槐坚定的说道。

    “没那么严重,我相信你。”秦彦呵呵的笑道。

    “其实……”白天槐犹豫一下,说道,“我和叶谦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并不相同,我想我和他并不适合一起共事,否则,不但可能有损我们兄弟之间的情谊,还会伤到狼牙。我想我应该换一个方式去守护狼牙,去保护这份难得的兄弟之情。”

    “方法和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目的是什么。只要你坚信自己做的是对的,那就放手而为就是,不用想太多。”秦彦说道,“很多时候,并不需要所有人都理解你,只要你无愧于心就好。就像我的师兄,他就一直承受着别人对他的误解,而做的却是一直无愧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