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既然你知道薛礼这个人,那就好办了。”秦彦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寒芒,“想办法把他抓过来,那就什么事情都清楚了。不管怎么说,许海峰也算是一堂之主,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下,也不好动他,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动乱。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许海峰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墨老门主待他不薄啊。”

    “薛礼为人低调隐秘,想找到他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不过门主放心,我们会尽力去找,争取尽快将他找出来。”刑天说道。

    “行,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找到薛礼之后不要杀他,把他带过来,我要亲自审问。”秦彦说道。

    “是。”刑天重重的点了点头。

    顿了顿,刑天接着说道:“不过,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暗花的事情一天没有解决,就会有无数的人想要您的命。待在这里安全吗?”

    “没事,狼牙已经调派了许多人潜伏在四周暗中保护,应该不会有事。”秦彦说道。

    “不行,以防万一,我也调集一些人生过来暗中保护。门主身系天门重任,绝对不能出任何的事。我稍后就去安排,就这一两天内,应该就可以把人调过来。”刑天正色道。

    对于秦彦的安危,刑天可是一点也不敢含糊。

    “还有,派一些高手过来保护萧薇。前两天她在公司遇袭,很可能也跟许海峰有关。”秦彦说道。

    “没问题,这次跟随我一起前来的有几个高手,应该可以保护萧小姐的安全。”刑天点了点头。

    “那就好。”秦彦满意的笑了笑。

    自从上次在鹏城的事情之后,秦彦跟刑天的关系似乎有了更好的发展,这也是秦彦非常乐见的事情。他,要的就是和手下的人建立起一种互相信任互相依赖的兄弟关系,如此,才可以更加牢固的稳定天门。

    如今天门内,叶峥嵘、独孤白辰都属于他最嫡系的兄弟,而薛冰和白雪跟他有了肌肤之亲。段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和他也是沾亲带故。唯独只有刑天和许海峰,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秦彦必须要加强跟刑天之间的亲密度,从而将天门打造成铁桶一般。如此,将来在面对天谴时,也会有一战之力。

    刑天招了招手,两人从外走了进来。年纪不大,也就二十七八的模样,身形挺拔,眼神坚毅。

    “快见过门主。”刑天瞥了他们一眼。

    “门主!”二人恭敬的行礼。

    “罗森、罗林,双胞胎兄弟,也是我得力助手。”刑天介绍道。

    秦彦仔细的打量了他们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行,就他们两个吧。”

    “你们留下,好好保护萧小姐的安全,如果她掉一根头发的话,你们也不必见我了,自行了断吧。”刑天冷声的说道。

    “是!”两人应了一声。

    刑天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出去。接着,起身看了秦彦一眼,“门主,如果没什么吩咐的话,我也出去办事了。希望尽快的找到薛礼,起码可以先解决暗花的事情,也能少一些麻烦。”

    “行,不过,一定要小心,我不希望你出事。”秦彦叮嘱道。

    “我会的。”刑天微微点了点头,跟秦彦道了声别,转身离去。

    看到刑天离去之后,秦彦的眉头再次深锁。他不愿意相信的事情终于成了事实,许海峰真的背叛了天门。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小事,许海峰掌管着天门亿万财富,而且,还是一堂之主,一旦处理不好,造成的后果也将会是无法估量。

    墨离在世的时候,做得事情是稳定天门的秩序,平衡各方的势力,以求在天门最混乱之后的局面下,不给天门造成很大的影响。

    可随着事态的发展,这样的方式显然已经是远远不足够了。所以,秦彦要做的,就是加固门主的权利,牢固天门的秩序,让天门可以像城墙一般的牢固而坚不可摧。因此,许海峰的背叛对他来说至为重要,绝对不能让事态的发展影响到天门的稳定,否则,造成的后果将是他所无法承受的。

    “我看刑天走了,你们谈好了?”萧薇从外面走了进来。

    “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怎么样?谈的如何?”萧薇心情有些忐忑,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她当然不希望许海峰背叛的事情是即成的事实,她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个错误的怀疑。毕竟,许海峰是她的恩人,是该表了她一生的人。

    “基本上可以确定许海峰已经背叛。至少,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证明他这些年一直在亏空公款,而且,数额非常巨大。只等刑天将薛礼抓回来,那就一切都明白了。”秦彦说道。

    萧薇微微一颤,默默的叹了口气,问道:“如果许总真的背判了天门,你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希望把事态扩大,希望能够低调的处理这件事情吧。现在天门内忧外患,我不想因为许海峰的事情而造成天门的内乱,给天谴有可趁之机。你呢,也别想太多,这条路是他选择的,他就应该已经想好了自己需要承担的后果。”秦彦说道。

    “那……,我能做什么?”萧薇问道。

    “如果真的坐实许海峰背叛的事情,那么,天衡集团就需要有一个我信任的人去负责,你自然是最佳的人选。而且,你对公司的业务比较熟悉,也方便管理。还有,我需要你想办法稳住人心,以及封锁公司的资金流出,我不想许海峰最后孤注一掷,把公司的资金全部转移而给公司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秦彦说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萧薇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过,我担心许海峰那边不肯放过你。上次在停车场袭击你的人很可能也是他指使的,所以,如果你现在回到公司的话,势必会很危险。”秦彦担忧的说道。

    “我想,许总应该还不至于会杀我。就算他真的背叛了门主,至少对我应该还有一份亲情吧?”萧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