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二天!

    秦彦、萧薇、李然和刑天搭乘同一班航机飞往M国,而皇擎天和阎芷语则搭乘另一班飞机。

    临行之际,秦彦嘱咐了白天槐几句。

    想起那晚他们之间的对话,秦彦心里有些暗暗的忐忑,只希望这小子跟叶谦能够和睦相处。如果他们斗起来的话,那必然是两虎相争,后果不堪设想。

    在叶谦和白天槐的身上,秦彦仿佛看到了自己跟皇擎天的影子。叶谦更像自己,而白天槐更多的则像是皇擎天。

    未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秦彦也无法做到预知未来,他能做的,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福祸荣辱,那一切就都看造化了。

    M国!YN市!

    位于东南沿海,是M国最大的城市及第一大港口。

    也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中心。

    相对于L国来讲,无疑,这里显得更加的繁华,更加的璀璨夺目。然而,这繁华的都市下,埋藏的却是森森白骨。这里,同样也是充满了罪恶的城市。

    相比较而言,秦彦更喜欢华夏。抛开祖国情怀不说,华夏乃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老百姓可以生活的安安乐乐,而不必担忧猖獗的黑社会以及*。

    YN市国际机场。

    办好安检手续之后,四人从机场走了出来。

    转头看了看萧薇,秦彦说道:“你先去公司,尽量的稳住局面,防止许海峰做什么手脚。不过记住,一定要小心,可不要再像上次一样。许海峰已经铁了心要背叛天门,你再如何劝说也没有用,不要再那么天真了。”

    “我知道。”萧薇点了点头,心里多少有些不太舒服。

    不管许海峰如何对她无情,可萧薇却不能无义,毕竟,许海峰对她有恩。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她能够改变的。许海峰自掘坟墓,一心要背叛天门,她也莫可奈何。

    “刑天,你跟着一块过去,帮忙保护她。如果有人敢不服从的话,杀无赦,不必客气。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必须要用非常手段,绝对不能心慈手软。”秦彦叮嘱道,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我明白。”刑天应了一声。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接着看了看萧薇,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饕餮,所有的事情都由你负责。等解决了许海峰,将他的天王令拿回来之后,再正式的任命你。记住,你现在身上扛着很重的担子,一切都要小心。”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萧薇重重的点了点头。临危受命,她身上的确扛着很大的重担,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引发集体叛乱。届时,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叮嘱几句之后,萧薇和刑天便拦下一辆的士离去。

    “我们也走吧。你爸知道你回来吗?”看了看李然,秦彦说道。

    “我没告诉他。”李然说道。

    “这样最好,给你叔叔一个措手不及。回到你家,你不要乱来,一切都听我的吩咐,知道吗?”秦彦叮嘱道。

    “好啦,我都听你的,还不行吗?啰嗦,你跟个娘们似得。”李然白了他一眼,撇了撇嘴。

    说完,李然挽起秦彦的胳膊朝外走去。

    正准备拦车时,便见几个身着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快速的走了过来,一只手揣在怀里,杀气腾腾。

    “小心!”秦彦一把将李然扑到在地。

    随即,枪声响起,几个无辜的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枪手却毫无忌惮,快速的朝秦彦和李然藏身的方向走来。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你待在这不要动。”秦彦嘱咐了一句,快速的冲了出去。

    秦彦此时也顾不得这些枪手到底是冲自己而来,还是冲着李然而来,身形快速的闪动,仿佛只留下一道残影。眨眼间便到了枪手的面前,右手快速的探出,一把擒住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拧。

    对方一声惨叫,手枪跌落下来。

    秦彦顺势接住,一脚狠狠的将他踹了出去。

    随即,“砰砰砰”的连开几枪,几个枪手瞬间倒在血泊之中。

    这一切说起来似乎很长,却是发生在眨眼之间。那几个枪手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秦彦也无暇顾及太多,走到李然的身边,拉起她就走。

    在机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警察很快就会到,秦彦可不想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哪里知道还有多少枪手埋伏在四周呢?不管对方是冲着自己也好,还是冲着李然也好,都不能让李然有危险。

    转过几条街道之后,确定没有跟踪的人,秦彦拦下一辆的士,拉着李然上了车。

    “刚才那些人是谁?是冲你来的还是冲我来的?”李然眉头微微一蹙,“如果是冲我来的,我回去是不是不*全?”

    “没事,放心吧,有我在,不用担心。”秦彦安慰道,“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嘛,这个时候怎么知道害怕了?该面对的始终都是要面对,这件事情不解决的话,你难道要躲一辈子?难道要一辈子都活在死亡的阴影中?”

    “你们到底去哪里?GOOK!”司机鄙夷的哼了一声。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我看你是找死,是吗?”

    秦彦可不是不懂英文,他精通几个国家的语言,只是平时不屑去用而已。GOOK是什么意思秦彦当然也明白,这是M国人对亚洲人的一种蔑称,带有很强的侮辱性质。是可忍,孰不可忍!

    “Fuck!滚下车,我不载你们。”司机愤怒的用英文骂着。

    “我草,他娘的!”秦彦气愤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一把将司机从车里拽了出来。

    “有种你再说一遍!”秦彦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GOOK,欠揍是吧?”司机傲然的说道。

    “麻辣个巴子!”秦彦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正中司机的鼻梁。

    顿时,一抹鲜血流了出来。

    司机擦了一下鼻子,一看自己流血了,顿时火冒三丈。“Fuck!”大骂一声,挥舞着拳头就朝秦彦冲了过去。

    不知者无畏啊!

    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一拳砸去,后发先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