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正道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悦的神色,似乎是对李然的这个所谓的男朋友并不是很满意。是不是天下所有的父亲看到自己女儿的男朋友时,都会有一种强烈的排斥感?总觉得自己辛苦养了那么多年的白菜就这么被猪给拱了。

    不过,当着李然的面,李正道也不好说什么。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女儿的脾气,跟自己很像,倔强的很。若是惹怒了她,指不定她要跑走不回来,到时候想再见到她就难了。总不能等到自己死吧?

    “你好!”李正道主动的伸出手,表达自己的善意。

    “你好。”秦彦跟他握了握手。

    招呼着坐下之后,早有仆人端上茶水。李正道拉着李然在自己的身旁坐下,关切的问道:“这些日子你都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爸爸多担心你?你要是出什么事情的话,你让爸爸怎么办?”

    父爱如山!深而沉重。

    “我也想留在家里,可是,你知道的,哥哥姐姐们就是因为留在家里才出了各种各样的意外,我不想跟他们一样。”李然毫不客气的说道。

    “都是爸爸的错,是爸爸没能保护好你们。你放心,爸爸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谁要是敢伤害你,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李正道的眼神中迸射出一股森冷的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你能保护我吗?如果你可以的话,那哥哥姐姐们就不会死。如果你可以的话,也不用把我丢给林叔叔。林叔叔他……”想起林森,李然不禁一阵黯然,神情变得有些哀伤。

    从小到大,她跟林森相处的时间比李正道还要长。在她的心目中,对林森的感情甚至也要比李正道更加的深,更加的亲切。可是,最后林森却为了保护自己被人杀了,这将会是她一生的遗憾。

    秦彦坐在一旁,没有人理会他,他也丝毫不介意,静静的听着他们父女之间的谈话。这丫头虽然有时候很让人厌烦,可是却还是个善良的姑娘。也许,是她长期以来的生活环境所致,让她不会轻易的表达自己的情感,让她学会了隐藏,学会了伪装,学会了欺骗。

    “我知道,我都知道了。林森为我们李家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我李正道欠他的一辈子也还不清了啊。你放心,以后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你乖乖的留在家里,外面太危险。”李正道自然有自己的考虑。外面那么复杂,人心难测,家里毕竟有那么多的保镖,安全系数也会大许多。

    “爸,你刚才不是说如果有人要伤害我的话,你会不惜一切代价吗?是不是真的?”李然正色道。

    “当然,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李正道严肃的说道。

    “好,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是谁想杀我。”李然愤愤的说道。

    “你知道是谁?行,你告诉爸爸,不管花多少钱,花多少关系,我都一定要送那个人去死。哼,连我李正道的女儿都敢碰,我看他是活的腻味了。”李正道冷声的说道。

    “是叔叔,是他想杀我。”李然说道。

    “你说是李宁浩?不可能,怎么会是他?”李正道摇了摇头。

    “是啊,然然,你可不能胡说啊。虽然你跟你叔叔的关系不太好,可是,他怎么说也是你叔叔,他怎么会要杀你呢?”舒欣附和着说道。

    秦彦微微一愣,眼神从舒欣的脸上扫过。这女人,似乎跟李宁浩有很不寻常的关系啊。说不定,杀李然的事情就是他们窜通好的,目的,当然是想要夺李正道的财产。

    “你有什么证据吗?”李正道紧蹙着眉头,说道。

    “这还需要证据吗?哥哥姐姐们的死怎么可能都是意外?如果是不熟悉他们行程的人,是不可能设计那么多的意外。很明显,杀死哥哥姐姐,想要杀我的人就是我们身边的人,就是叔叔做的。”李然坚定的说道。

    “这只是你的推测而已,你叔叔他没这个胆子。”李正道说道。

    “你要证据是吧?那我告诉你,在L国的时候我们抓到了中间人白狐,是他告诉我的,叔叔请他找的雇佣军。在L国的时候,如果不是秦彦保护我的话,我恐怕早就已经死在叔叔手里了。而且,当时杀手并不知道我在L国,可是叔叔出现之后,杀手紧跟着就出现了。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难道那个白虎故意的陷害他吗?”李然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李正道哑口无言。

    李正道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转头看向秦彦,问道:“然然说的都是真的?”

    “是。”秦彦微微耸了耸肩,“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找白狐出来对质。相信对李先生来说,想要找到白狐应该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吧?”

    李正道微微点了点头,的确,如果他们撒谎污蔑李宁浩的话,也不会说的如此言之凿凿。而且,李然为什么要诬陷李宁浩呢?如果不是有真凭实据,她根本不会这么做。如果真的想污蔑他,也不用等到今天。

    李正道不是傻子,他能坐拥千亿身家,打造如此庞大的一个商业帝国,显然不是泛泛之辈,也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人。只是,他有些不太愿意相信而已。

    “谢谢你保护然然,你想要什么你说。”李正道说道。

    “谢谢李先生的好意,我什么也不需要。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我希望李先生能还李然一个公道,让她以后不用像现在这样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我希望她能开心,希望她无忧无虑。”秦彦说道。

    “就这么简单?”李正道微微愣了一下。

    “就这么简单。”秦彦淡淡一笑。

    李正道有些诧异的看了看他,微微点了点头,转头对李然说道:“然然,你放心,这件事情爸爸一定给你解决。如果真是他做的,爸爸一定不会轻饶他。”

    话音落去,李正道掏出手机,拨通李宁浩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