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直到晚饭时间,李正道才从楼上下来。

    吃饭时,李正道一直阴沉着脸,以至于气氛十分的怪异,谁也不敢胡乱的说话。

    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谁也不想看到的,李正道也是十分的痛心。他自认自己对待家人都很好,可想不到最后却是自己的亲弟弟出卖了自己,不但杀了自己的子女,甚至还想要自己的命。

    钱,真是个害人的东西啊。

    “这件事情不要跟外人说,就说李宁浩是出了意外,我不想有其他的人知道。还有,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从今天开始谁也不太再提。”李正道语气严峻。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李家在M国也算是有名的名门望族,如果让外人知道这件事情,多少也会让李正道觉得丢脸。

    “我们都知道,你放心吧。”舒欣安慰道。

    微微点了点头,李正道没再言语。

    饭罢!

    李正道放下碗筷,看了看秦彦,“跟我到书房去,我有话跟你说。”

    接着,起身站了起来,吩咐佣人送一杯茶到自己的书房,随即转身上楼。

    秦彦也紧跟着起身。

    李然拉住他的手,给他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小心应对。

    秦彦微微笑了一下,示意她放心,随即便朝楼上走去。

    李正道的书房装修的很有特色,低调的奢华,看上去十分的沉稳内敛,不似那些暴发户般的张扬。

    “坐!”李正道挥了挥手。

    秦彦大马金刀的坐下。

    李正道拿起一根雪茄点燃,将雪茄盒往前推了推,“抽吗?”

    “谢谢,我还是不太习惯雪茄的味道。”秦彦掏出一根香烟点燃。

    李正道似乎也并未在意,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一种居高临下的蔑视和不屑。“你救了然然我很感激你,可是,然然还小,她还不适合谈恋爱。而且,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们李家那也算是名门望族,不是谁都可以攀附的。”

    秦彦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言语。

    李正道微微愣了一下,似乎对秦彦的这种淡定的态度有些奇怪。打开保险箱,从里面拿出几叠钞票放在桌上,“这里有二十万美金,也有一百多万人民币了。你离开然然,这些你全部可以拿走,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纠缠然然。”

    不屑的笑了一下,秦彦说道:“李先生,我知道你有钱,不过,我想你弄错了一点。不是我纠缠然然,而是她纠缠我。我可以离开,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走了,然然也会跟着我一起走,到时候你就失去了一个女儿。”

    “这你不用操心,她现在还小,不懂事。我相信只要你离开她,时间长了她自然就会明白。钱呢,我已经拿出来了,你拿走,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拿,可是,我一样有办法让你消失。你明白我的意思,对吗?”李正道语气中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你这算是在威胁我吗?”秦彦微微一笑。

    “你可以这么理解。”李正道斜靠在沙发椅上,淡淡的瞥着他。

    “一百多万啊。”秦彦微微的笑着。

    “怎么?嫌少?”李正道眉头微微蹙了蹙。接着,又从保险箱里拿出几叠,“再多加你二十万。这样行了吧?”

    秦彦淡然一笑,“这样吧,李先生,我给你两百万,美金,你不要再干涉我跟然然交往。如何?”

    李正道一愣,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你是在跟我炫耀你有钱吗?看在你救过然然的份上,我不想为难你,你不要逼我。”

    “李先生,好像是你一直在逼我吧?我知道你有钱,可是,钱不是万能的。你有钱,可是你弟弟还不是害死你那么多的子女?我跟然然的事情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谁也不能插手,包括你。如果是然然选择离开我,我会尊重她的意见,可如果是你想逼迫我们分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李先生,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你的这些资产在我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如果我愿意的话,我随时可以把你的公司收购,你要不要试一试?”秦彦淡淡的笑着,风轻云淡。

    他不是真的想跟李然在一起,只是,见李正道如此的强势心里有些不太舒服,有意要怼他。也好让他知道,不是谁都喜欢他的钱,不是谁都想攀附他李家。

    李正道浑身一颤,愕然的看了他一眼。

    初生牛犊不怕虎,李正道也见过不少嚣张跋扈的年轻人,可敢像秦彦这样大言不惭的,却是从未见过。李家的资产不说多,两三千亿美金是有的,可秦彦却说要收购他的公司,这并非像是在说谎。

    “你到底是什么人?”李正道眉头紧蹙。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要知道我并没有恶意。我这次之所以愿意陪然然一起回来,只是想解决她的事情,让她以后不用再每天的被威胁,活在死亡的阴影中。”秦彦淡淡的说道,“你也不用担心我是冲着你的钱来的,在我眼里你的那些资产根本就微不足道。”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如果你真的喜欢然然的话,我希望你不要辜负她,如果让我知道你欺负她的话,不管花多少的代价我都不会放过你。”李正道话锋一转。

    “我想你还是自己先做好,多关心关心你的女儿。这些年,你把时间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对家庭你不觉得疏于照顾吗?你那么多子女的死其实你要负上大半的责任。我只也并非是在说你的不是,我只是希望你能多花点时间在家里。”秦彦说道,“虽然李宁浩已经死了,可是,我总感觉这件事情还没有完。我想很多事情你应该看的很清楚才对,可能是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吧。”

    李正道微微愣了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秦彦说完,起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