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许海峰的狡猾和阴险,的确有些出乎秦彦和皇擎天的预料。想不到他竟然在暗中埋伏了如此多的高手,而且,竟然已经经营了这么多年。

    很显然,L国事败之后,许海峰急急忙忙的回到M国,就是为了引秦彦他们入局,好将他和皇擎天一网打尽。如果天门失去了秦彦和皇擎天,那无疑等于失去了主心骨,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拦他了。

    “砰!”

    秦彦的胸口被一拳狠狠的击中。

    饶是混元真气拥有强大的护体罡气,却依旧被对方砸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秦彦!”皇擎天惊呼道。

    只是这稍微的一不留神的时候,“砰砰”,接连两拳砸在了皇擎天的身上。巨大的力道也让皇擎天不堪忍受,摔倒在地,连连的吐出几口鲜血。

    看到这一幕,许海峰忍不住放肆的大笑,“杀了你们,端木先生一定会重重的奖赏我。哼,以为自己是门主就很了不起吗?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支撑着起身,走到皇擎天的面前,看了看他,“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摇了摇头,皇擎天说道:“没事。”

    “好,今天我们师兄弟就奋力一搏,就算是死在这里也没有关系。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

    “我可不想死,我会杀了他们。你也一样,不能死!”皇擎天坚定的说道。

    二人对视一眼,放纵的大笑。

    许海峰面目扭曲,愤愤的哼了一声,“好,那我今天就送你们上路,让你们下去跟你们的师父墨离团聚。动手!”

    话音落去,那五人再次的冲了上来。

    他们损失了五人的情况之下,战斗力却是越发的强悍,而秦彦和皇擎天都受了伤,想要扭转局面似乎有些困难。

    皇擎天深知这个道理,他近乎疯狂的进攻,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安危,硬生生的挡住了他们的招式,为秦彦争取更多进攻的机会。他,没有想过可以活下去,可他愿意为秦彦而死。因为照目前的情形来看,他只有牺牲自己,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秦彦如何会看不出皇擎天的用意?皇擎天已经为天门付出的太多,秦彦又怎么能够再让他为了自己去死?是以,秦彦也是疯狂的进攻,想要护住皇擎天。

    在这样不要命的架势之下,他们倒是很快的将对方的气势压下,稳稳的占据了上风。只是,这不过是因为对方不想跟他们同归于尽而已,并非是长久之计。

    而当他们想起,两人联手连这些人都应付不了,将来还如何对抗端木文浩?想到这里,他们也有些颓丧,然而,此时根本不给他们那么多的时间颓丧。

    忽然!一个黑色的人影从外飞射而来,戴着一张面具,看不到他的相貌。

    黑影出现,立刻加入的战群,疯狂的攻向对方。

    秦彦和皇擎天微微一愣,短暂的对视之后,顿时信心倍增。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是很明显对方是来帮自己的。而且,对方既然蒙着面,很明显就是不希望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谁。所以,现在也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先杀了这些人再说,到时候再问也不迟。

    有了面具人的加入,形势立刻有了很大的改变。瞬间便将对方紧紧的压制住,稳稳的占据了上风。

    许海峰不禁一怔,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出乎他的意料。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高手?看他的身手,似乎完全不在秦彦和皇擎天之下。而且,对方似乎有意的隐藏自己的真实功夫,就连秦彦和皇擎天这种精通百家武学的人也不知他师承何人。

    “砰砰砰!”

    三人同时击中对方,强大的力道排山倒海而去,瞬间将对方打得倒飞出去,当场毙命。

    余下的两人,眼见这般情形,哪里还有勇气再战?虽然许海峰许以他们很丰厚的报酬,可那也得有命花啊。眼看不对,他们转身就想逃走,可是,秦彦等人岂会给他们机会?

    刚才的憋屈一股脑的发泄出来,紧追而上。

    “砰砰”两声,秦彦和皇擎天的拳头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背心。

    大局已定!

    秦彦和皇擎天转头看向面具男,正想跟他说话的时候,对方却忽然拔腿狂奔而去。从始至终,什么话也没有说。秦彦和皇擎天也不知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

    那夜叉的面具,看上去狰狞恐怖。

    秦彦转头看了看皇擎天,后者会意,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看出对方的来路。

    如此强大的高手,竟然不知他是谁,不然的话,将他留下,将来必然会成为对付端木文浩的有力助手。

    难道,这也是墨离埋下的棋子?

    墨离这些年看似好像逍遥自在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实则却是在暗地里做了很多。譬如,让皇擎天卧底天谴;譬如,告知秦彦血琥珀和蝮蛇刀的下落。就连村正妖刀的下落,也可以算是墨离知晓的。

    所以,秦彦也很相信说不定墨离在暗中还布置了不少的棋子,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帮自己对付天谴。

    想想,这也很符合墨离的风格。他既然早就知晓端木文浩的阴谋,应该也不会什么都不做,等着端木文浩打上门吧?

    然而,此时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眼下的事情要紧。

    转头看向许海峰,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还有什么筹码一起拿出来吧。”

    许海峰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秦彦,你不要太狂妄,你们真的就觉得自己赢定了?你们现在都受了伤,还有什么能力跟我斗?”

    “即使我们受了伤,解决你还是没有问题的。天作孽,犹可饶;自作孽,不可恕。”秦彦冷声的说道。

    “是吗?那我偏偏就要逆天而行。”许海峰冷冷的笑了一声,拍了拍手。

    忽然,从里面走出两人。

    他们的中间,押着一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