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局已定,剩下的事情秦彦也不用再插手,以萧薇的能力,再加上刑天的辅助,相信可以很好的完成。

    而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就是找李然拿回村正妖刀。

    离开天衡集团的大厦,秦彦正准备拦车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

    是李然打来的电话!秦彦愣了愣,慌忙的接通。

    “你在哪?救我,我不想死!”电话里,李然的声音有些虚弱。

    秦彦不禁一怔,“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在医院,我好难受,救我。”李然的语气带着些许哀求的味道。

    “你别着急,我马上过去,你在哪个医院?”秦彦慌忙的说道。

    李然可不能出什么事,否则的话,他从哪里拿到村正妖刀?况且,这些日子相处下来,秦彦对这个小丫头也很怜惜。她已经吃过太多的苦,应该要好好的享受一下生活才是。

    等李然说出医院的地址后,秦彦连忙的挂断电话,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而去。

    虽然按照李然的说法,只有她知道村正妖刀的下落,但是,保不准天谴的人会收到什么消息,找到村正妖刀。一旦被他们捷足先登,后果不堪设想。

    无论从哪一方面去看,秦彦都不希望李然出事。

    到了医院之后,秦彦直奔李然的病房。

    李然的脸色苍白没有血色,显得十分的憔悴。一旁的李正道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但是,却又显得十分的无奈。

    “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会住院?”秦彦慌忙的问道。

    “医生说是中毒,而且……,而且……”话说到一半,李正道哽咽着难以说下去。

    这些年,他不断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今到了七十岁的高龄,难道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难道自己唯一的女儿还是一样免不了被害?

    “中毒?无缘无故怎么会中毒?”秦彦眉头紧蹙。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家喝了一碗汤,就中毒了。医生说是*中毒,他们也没有办法。”李然害怕的浑身颤颤发抖,眼泪禁不住的流了下来。

    昨天,她不顾一切的去刺杀许海峰时也不曾感到害怕。可如今,死亡真的降临到她的身上,一种无形的恐惧将她笼罩,她开始害怕了。花样年华,谁愿意在这个时候死?这些年来,她不停的挣扎,不停的努力,想要摆脱自己的命运,可最后却还是走上了和她哥哥姐姐一样的路。

    秦彦眉头紧蹙,慌忙的上前,替李然把了把脉。

    脉象很乱,的确有中毒的迹象。

    转头看了李正道一眼,秦彦说道:“李先生,麻烦你出去一下,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也不要进来。”

    李正道愣了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

    “我学过一些医术,让我试试。”秦彦说道。

    犹豫片刻,李正道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不然能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的看着李然去死吗?

    竟然在家里也会中毒,毫无疑问,肯定是有内奸。李正道的眼神里迸射出一股寒意,连忙的掏出电话打了出去。刚才一直忙着送李然来医院,他也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其他。现在想想,他真是后悔不已,如果不是他非要让李然回来,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舒欣,那个保姆呢?马上把她给我扣押起来,等我回来好好的审问。好好的汤里怎么会有毒?哼!”李正道的声音冰冷。

    “好。”舒欣应了一声,“然然怎么样?她没事吧?”

    “哎……!”李正道深深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不用那么担心,医生一定会有办法的。”舒欣安慰道。

    可是有没有办法李正道还不知道吗?医生都已经宣判了李然的死刑,他能有什么办法?如果可以以命换命的话,他倒是很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李然的命。

    病房内,秦彦看着李然,柔声的说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不会让你出事的,相信我。”

    “嗯。”李然重重的点了点头。

    “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想,我给你施针。”秦彦一边说,一边从怀中取出银针。

    修炼了混元真气之后,秦彦以气运针的医术自然也跟着增长了许多。

    *,是一种重金属元素,只需要一点点便可以致人于死地。*中毒一般具有较为典型的神经系统、消化系统以及毛发脱落、皮肤损伤等症状。

    李然的中毒剂量显然很深,否则,医生也不会完全的束手无策。

    首先用银针护住她的心脉,随即,秦彦快速的施针,运用混元真气,将李然体内的*一点点的逼出体外。

    这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秦彦要很好的掌握混元真气的量,否则,李然的身体根本就抵抗不住。到时候不但无法将李然体内的毒逼出来,反而会因为混元真气而伤到她。

    秦彦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利用混元真气将李然体内的*融合,然后通过汗腺排除体外。

    当忙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足足的过去了两个小时。

    李然中毒的剂量很大,很显然,对方是根本不想给她任何生还的机会。索性中毒还不深,否则,即使治好,恐怕也会留下很大的后遗症。

    秦彦有些疲惫的瘫坐在椅子上,额头布满了汗珠。替李然再次的把了把脉,秦彦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好了,没事了。”

    李然睁开眼,激动的看着他,“真的?你说的是真的?我真的不会死了?”

    “当然。你体内的毒已经全部被逼了出来,没什么事了。幸好你练过武,体内的真气很及时的护住了你的心脉,否则,以这样的剂量恐怕也等不到我来了。”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问道:“在家里怎么好端端的会中毒呢?是谁下的毒?”

    “我就说我的危险还没有过,一定还有人想杀我。是她,一定是她。”李然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是说你后妈?”秦彦愣了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