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除了她还能有谁?还有谁那么想我死?我死了,她就是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了。”李然愤愤的说道。

    “你跟你爸说过了吗?”秦彦问道。

    “跟他说有什么用?他早就被那个狐狸精迷得晕头转向的,哪里还在乎这些?就算我跟他说,他也不会相信的。秦彦,你带我走吧,我不想留在这里,我不想有一天又像这样莫名其妙的就中了毒。到时候没有你在身边,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像今天这么幸运,侥幸活下来。”李然柔声的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如果你父亲真的不管,我管,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李然微微愣了愣,怔怔的看着他,“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不相信你只是为了村正妖刀,对吗?”

    这句话,李然已经不止一次的问过。

    秦彦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她。的确,从内心而言,秦彦对她的确怀有一种怜惜之情,可那不是爱情。况且,他现在也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情情爱爱的事情,天谴的事已经足够让他烦心了。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叫你爸进来。”秦彦岔开话题,起身站了起来。

    打开门!

    病房外,李正道满脸的焦虑之色,来回不停的走动着,心事重重。

    看到秦彦走出来,李正道慌忙的迎了上去,关切的问道:“怎么样?然然她……?”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秦彦说道。

    李正道一怔,脸上的表情顿时松了下来,一把握住秦彦的手,感激的说道:“谢谢,谢谢你,你是我李正道的恩人啊。”

    “不用谢我,这是我分所应当的事情。不过,然然侥幸躲过了这一次,下一次呢?如果不把想要害她的人找出来,她就没有一天是安全的。如果真是这样,我会带她离开这,我不想她再有这样的危险。”秦彦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打电话回去把保姆控制住,到时候审问一下,我就不信她不说。”李正道的眼神里迸射出阵阵的寒意。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你先进去看看她吧,她没什么事了,一会给她办个出院手续,回家去就行。医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细菌多,待在这里也不好。”

    “好,好。”李正道连连的点头。

    随即,推开门走了进去。

    秦彦转身下楼,找了一个地方抽烟。

    李然的事情很明显,除了舒欣之外,秦彦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这么做。如果真的是李正道的仇家,他们的目标也应该是李正道才是,没有必要把仇恨发泄到李然的身上,他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唯有舒欣,李然一死,她就是合法的继承人,李家将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从秦彦第一眼看到舒欣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为了防止万一,李正道又找医院的医生重新的给李然检查了一遍,确定她体内的毒真的没有了,心里才算真正的踏实下来。而那些医生,一个个的惊呼奇迹,连他们都束手无策的病人竟然奇迹般的体内的所有*毒全部消失不见。

    好在秦彦再三的叮嘱了李正道和李然,让他们不要说是自己治的,否则,恐怕会掀起不小的风波。

    一直以来,中医在国际上受到很多的诟病,让很多人都对中医失去了信心。如果让这些所谓的西医专家们知道秦彦拥有如此神奇的医术,他们肯定会疯了一般的找他。

    秦彦也想将中医发扬光大,可惜他没有那个时间。不过,好在有石绾。她师承药王门,医术比秦彦更高,而且,她也已经在开始着手办这件事。相信不用多久,中医定然会在国际上再次的掀起一阵风浪。

    回到李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看到李正道等人回来,舒欣慌忙的迎了上去。看了看李然,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没事了吧?”

    “嗯。”李正道冷冷的应了一声,随即问道:“保姆呢?我不是让你把她押起来等我回来审问吗?”

    “对不起。接到你电话之后,我就吩咐保镖去抓她,可是……,可是她已经服毒自杀了。是我没有及时的抓住她,不然的话,也不会这样。”舒欣歉意的说道。

    李正道眉头微微一蹙,冷声说道:“这么巧?”

    “也许是她自知死罪难逃,所以畏罪自杀吧。”舒欣解释道。

    “畏罪自杀?哼,我看是有人想要杀人灭口吧?”李正道冷哼一声。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而且,那个保姆在家里做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很好,李正道待她也不薄,她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给李然下毒?如果没有人指使她这么做,她根本没有这个胆子。又或者,根本就是有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她的身上。

    死无对证!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我吗?”舒欣眉头微微一蹙,愤愤的说道。

    “难道我不应该怀疑你吗?除了你,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这么做。”李正道说道。

    “既然你已经认定了是我,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来吧,杀了我吧,连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杀了。”舒欣挺起肚子,上前几步,眼神中充满了挑衅。

    李正道不禁一愣,“你……,你怀孕了?”

    “是,三个月了。”舒欣说道,“我去医院检查过,医生说是男孩。”

    李正道顿时喜不自胜,老来得子,可见他心里有多激动。连忙的扶着舒欣坐下,“你怀孕怎么也不跟我说?你可别动气,小心动了胎气就不好了。”

    “我能不生气吗?我跟了你这么久,你竟然怀疑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舒欣撒娇着,梨花带雨,让人怜惜万分。

    毫无疑问,李正道再次的拜倒。

    转头看了看李然,李正道说道:“然然,我想这应该是个误会,你妈是不会这么做的。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你放心。”

    “哼!”李然愤愤的哼了一声,转身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