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七十多岁的高龄,竟然还可以让她怀孕?

    不是不可能,但是几率很渺茫,至少,秦彦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

    舒欣怀孕是真,但是,是不是李正道的,那可就难说了。不过,李正道显然很愿意相信舒欣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毕竟,哪个男人都不愿意承认自己不行吧?而且,还是儿子,这让李正道的心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

    现在,对李正道而言,这件事情的幕后指使者究竟是不是舒欣已经不重要了。就算真的是她,李正道又能如何?为了她肚子里的小孩,李正道也不能杀了她啊。

    秦彦也紧跟着李然进了屋,在她的身旁坐下。

    李然显然很气愤,自己的父亲竟然偏袒一个想要害她的人,她心里怎么能好受?

    忽然,李然一把搂住秦彦,无声的抽泣起来。

    秦彦顿时一怔,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秦彦,你带我走吧,我不想留在这里,不想留在这个家里。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家,我已经没有家了。”李然哽咽的说道。

    “傻瓜,怎么会呢?你爸爸只是一时间乱了分寸而已。”秦彦劝说道,可明显说的有些无力。

    “你能带我走吗?”李然抬起头,满是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秦彦愣了愣,犹豫了片刻,说道:“不是我不肯带你走,而是不能带你走。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一条非常艰难的路,如果跨步过去,很可能我就只有死。你跟着我,会更加的危险。”

    “我不怕,跟你在一起,就算再危险我也不怕。”李然坚定的说道。

    “可我怕,我不能让你跟着我有事。你什么也不要想,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这件事情解决,一定让你以后不用再担心有人害你。”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

    “你帮我?你怎么帮我?难道你去杀了她吗?如果你真的这么做,我爸爸肯定也会迁怒于我。”李然说道。

    “你不用管了,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什么都不要想。这段时间我会陪着你,我会帮你检查食物,保证你不会有事。”秦彦坚定的说道。

    可是,秦彦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

    李然没有再说话,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脸上满是不悦之色,压抑、沉重、恐惧、失望。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选择自己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至少,她不必像现在这样活的提心吊胆。

    许久,李然收拾好心情,抬起头,看向他,“你不是想要村正妖刀吗?我带你去拿。”

    “现在?”秦彦愣了愣。

    “怎么?你不想要吗?”李然问道。

    “不是,我是怕太晚了,你的毒又刚刚解,来回的折腾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秦彦说道。

    “我没事。走吧,我现在就带你去。”李然一边说,一边起身站了起来。

    “好。”秦彦点了点头。

    尽快的拿到村正妖刀,也免得节外生枝。赫连彦光也到了M国,谁知道他是不是藏在暗地里监视着?

    两人走出卧室,径直的朝外走去。

    李然的目光甚至看也没有看坐在客厅里的李正道,可见她此时心里对这个父亲有多么的记恨。

    “这么晚你们去哪?”李正道愣了愣,问道。

    “不用你管。”李然愤愤的呛了一句。

    “你这丫头……”李正道讪讪的笑了笑。

    “我去林叔叔家有事。”李然丢下一句话,人已经走出了屋外。

    在车库里取了一辆车,两人驶出别墅。

    秦彦也不知道林森的家到底住在哪里,只得听从李然的安排。一路上,李然也不说话,只是专心的开车。可是,很明显的,李然似乎在绕圈。

    秦彦微微愣了一下,问道:“干嘛兜来兜去的?”

    “你不是说还有其他人想要村正妖刀吗?我怕会被人跟踪。”李然说道。

    秦彦想了想,她说的也有道理,因此,也没有再继续的追问。

    足足的过了两个多小时,李然才将车子驶进了一间别墅。

    别墅内,漆黑一片,显然是没有人住。

    这里,相当于李然的第二个家。她对这里的情感,比对那个家还要更加的深厚。因为,一直以来都是林森在保护着她,不顾一切的保护她,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跟自己的父亲相比,林森显得更加的纯粹,更加的值得敬重。

    停好车后,李然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抬头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别墅,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跟林森生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的片段,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一抹幸福的笑容。虽然林森只是她的保镖,可在她的心目中,林森早已是她的亲人,比父亲还要亲。

    “林叔叔临死前把村正妖刀交给我,我就把它藏在这别墅里,也算是给林叔叔作个伴吧。如果不是林叔叔的话,我恐怕早就已经死了,可以说,林叔叔是替我死的。我欠他的,永远也没有机会还给他了。”李然幽怨的说道。

    “我想,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你能活的好好的,你能活的开开心心健健康康。他为了你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那你就更加应该好好的珍惜自己的命。”秦彦说道。

    李然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没有言语,举步进屋。

    推开门,开灯!

    别墅里顿时亮起了光。屋内,家具上有些灰尘,显然很久没有人居住。林森去世后,李然就一直在外面东躲西藏,根本没有时间管这些。

    “你等一会,我上楼去把东西拿下来。”李然一边说,一边举步上楼。

    “我跟你一起去吧。”秦彦紧跟着她上了楼。

    其实,秦彦的心里也担心赫连彦光是不是在暗中监视着,虽然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跟踪的人,可是,如果赫连彦光跟了过来的话,一旦李然把村正妖刀拿出来,就很容易被夺走。到嘴边的鸭子,秦彦可不能让它给飞了。

    楼上,也是一样,到处布满了灰尘。

    书房的桌椅有些凌乱,似乎有被翻找过的痕迹。

    难道天谴的人已经来过?秦彦暗暗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