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欣欣……”男子惊呼道,想要阻止她。

    “既然已经到这一步,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舒欣说道,“李正道,我就是要羞辱你,要你家破人亡。”

    “你……,你……”李正道气的浑身发颤,咬牙切齿。

    “怎么?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很想杀了我?动手啊,你又不是没有杀过人,你手上沾的血也不少,难道还在乎多两条人命吗?”舒欣冷笑着,嘲讽的说道。

    “我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做?就算是我李正道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也可以找我一个人,为什么要连我的孩子也杀?他们都是无辜的。”李正道痛心的说道,想不到每天跟自己同床共枕的女人,竟然是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

    “比起你,我差的太远了。”舒欣冷声的说道,“李正道,你该不会已经忘记你以前做的事情了吧?当初我爷爷对你那么好,可是你呢?你却为了自己上位,杀了我一家。如果没有我爷爷的话,你不过就是一个穷光蛋而已。可你不但不知道感恩,却恩将仇报,就为了夺我家的财产。李正道,跟你比起来,我还太仁慈。我之所以忍辱负重的嫁给你,就是为了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我要你血债血偿,也让你尝一尝失去亲人,失去一切的滋味。”

    李正道眉头紧蹙,“你是洪斌的孙女?”

    “是。当时如果不是我太小,我爸爸把我塞进柜子里躲过了这一劫,我也被你杀了。”舒欣说道,“现在你什么都清楚了,动手吧,杀了我吧。杀了我,就再也没有人会威胁到你了。”

    李正道默默的叹了口气,显得有些踌躇不决。

    很显然,舒欣的话说的都是真的,李正道为了自己杀了恩人,夺了他的一切,然后才有了今天。如今,洪斌的后人要来找他报仇,能怪得了谁?这一切,都是他种下的因,有如今的果,那也是报应。

    如果是年轻时,李正道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舒欣。可现在,他没有了年轻时的那种心狠手辣和不择手段。有时候,午夜梦回时,他也曾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而后悔。人这一辈子,有时候一步走错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头。

    “不要,要杀你就杀我。”男子惊呼道。

    “动手啊,怎么?是良心发现了?哼,你这样的人也会有良心吗?就算你今天放过我,我也不会感激你,我还是会找你报仇的。”舒欣咬牙切齿的说道,足见她心里对李正道的仇恨有多深。

    为了报仇,她不惜改名换姓,委身自己的仇人,每天跟他同床共枕。舒欣所付出的,也是一般人所无法想象的。而支撑着她一直走下来的,就是仇恨,无尽的仇恨。

    深深的吸了口气,李正道说道:“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的错,我无话可说。你如果要报仇的话,完全可以冲着我来,跟然然没有关系。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是因我而起,是不是杀了我,你就会放下仇恨?”

    “是。你一天不死,我一天不会放下仇恨。”舒欣愤愤的说道。

    “好。”李正道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水果刀递了过去,“你不是想杀我吗?来,动手吧。”

    “爸……”李然惊呼道。

    李正道挥了挥手,打断了她的话,“这是我欠他们洪家的,也是该还给她的时候了。”接着,看了看舒欣,说道:“杀了我,咱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以后不要再找然然的麻烦,可以吗?”

    舒欣怔怔的看着他,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来吧,你不是想报仇吗?动手吧,杀了我。”李正道说道。

    舒欣接过刀,先前脸上的那些仇恨和愤懑好像忽然间消失不见,有些不知所措。

    “动手啊,欣欣,快动手啊。”男子催促道。

    许久!

    舒欣忽然扔下刀,伏倒在沙发上哭了起来。哭的很伤心,哭的很莫名其妙。

    所有人都愣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在最后的一刻,舒欣竟然会放弃了。就连李正道也是诧异的看着她。

    爱情,有时候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这么多年,如果舒欣真的想杀李正道的话,有的是机会。

    也许,一开始她的确是为了报仇而来,的确是想着要让李正道也尝一尝失去亲人的滋味。可是,相处的时间久了,感情也就慢慢的滋生了。到最后,她也分不清楚自己对李正道到底是爱还是恨。

    也许,爱和恨根本就是一起的吧?

    “欣欣,你为什么不动手?我们筹备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杀他吗?你为什么不动手?”男子质问道。

    “对不起,何卓,我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你,只是一直在利用你。让你为了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对不起。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你的,是他的,我爱他,我也恨他。”舒欣哽咽着说道。

    男子一愣,颓然的瘫坐在地上,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是爱我的,你是我的。”何卓歇斯底里的吼着,“你不杀他是吧?我杀。”

    话音落去,何卓愤然的起身,朝李正道冲了过去。

    在林森家中的时候,秦彦出手并不重。加上,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何卓又是愤怒之下爆发出潜力,因而冲开了穴道。

    “不要!”舒欣一声惊呼,挡在了李正道的面前。

    “噗!”匕首穿过她的衣服,刺进了她的身体。

    鲜血,顺着伤口流了下来。

    “舒欣!”李正道慌忙的扶住她,惊愕的说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舒欣惨然一笑,“我也不知道,我恨你,可我也爱你。这些年,我活的太痛苦了,也许死,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啊……”何卓歇斯底里的吼着,自己深爱的女人,原来一直在欺骗自己。到最后,竟然还要护着自己的仇人。

    “唰!”匕首划破了自己的咽喉,何卓惨然的笑着,缓缓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