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怎么会被他抓住?”

    上车后,秦彦忍不住问道。

    “前几天跟M国一个公司达成了合作协议,所以我昨天过来洽谈合作的细节。谁知道,当天晚上我在回酒店的路上忽然被人袭击,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沈落雁说道。

    的确,以沈落雁的能耐哪里会是赫连彦光的对手?赫连彦光想要抓她的话,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其实,这次就算不是沈落雁,赫连彦光也一样会用别人来威胁自己,威胁自己交出村正妖刀。这一切怪不得别人,怪只怪自己太轻视了赫连彦光,原来根本从始至终,他都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坐收渔人之利。

    “那把刀是不是很重要?现在还有办法挽回吗?”沈落雁弱弱得问道,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我也不知道,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

    “对不起!”沈落雁委屈的垂下头去,眼神里充满了懊恼和自责。

    “我说过了,不关你的事情,你不用自责。以后不要再说对不起,知道吗?”秦彦努力的想让自己更加的放松一些,去缓解沈落雁的压力。

    “送我去个地方。”秦彦岔开了话题。

    “你受了伤,我先送你去医院吧。”沈落雁说道。

    “没关系,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我是医生我还能不清楚自己的伤势?赶紧送我去一个地方,我没事。”秦彦微微一笑。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必须想办法去挽回。他必须要赶去跟皇擎天汇合,然后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或许还能够改变一些东西。

    只要赫连彦光还没有离开M国,没有回到华夏,那么,端木文浩就还没有拿到村正妖刀和血琥珀,一切都还来得及。他现在受了伤,只要找到他,以皇擎天的修为绝对能够把他拿下。

    虽然,这个希望可能很渺茫。

    沈落雁看得出秦彦的坚持,也没有再说什么,驱车直奔皇擎天所住的酒店而去。

    其实,在这么多女人中,秦彦觉得最亏欠的就是沈落雁。她和沈落雁认识的很早,可之后相处的时间却短的可怜。她要为自己的父亲撑起整个惊天集团,十分的忙碌;而秦彦又在忙着应付天门那么多的事务。

    就算得空回到东海市的时候,秦彦也没有选择跟她见面。

    甚至,平时也没有多少的电话和微信来往。

    换句话说,很多时候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是被视着已经分手的。然而,沈落雁却一直在默默的等着他,关心着他。看到他的时候会很开心,看不到他的时候也会默默的为他祈祷而不去打搅他。

    她,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虽然她骨子里的性格跟沈沉鱼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差别,但是,她们都是同样的充满了善良。

    这也是她身上难能可贵的品质。

    到酒店后,沈落雁扶着秦彦上了楼,敲响房门。

    片刻之后,房门打开,阎芷语眉头微微蹙了蹙,“你受了伤?”

    阎芷语是巫门的人,又在西北医科大学进修过,秦彦的伤势自然瞒不了她。

    “嗯。”秦彦点了点头。

    “先进来再说吧。”阎芷语让开身。

    沈落雁扶着秦彦进屋坐下,皇擎天立刻迎了上来,“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伤?为什么那么着急着找赫连彦光?是他打伤你的?”

    着急担心的皇擎天一连串的问题飞了出来。

    “我让你找人追查他的下落,你安排了吗?”秦彦问道。

    “已经安排了。可是,这么大的一个YN市,想要把他找出来简直就是大海捞针。而且,赫连彦光一定会处处的躲避我们。我们又不清楚他们天谴是不是在M国也有什么秘密的基地,如果有,想要安排他悄悄的离开M国太容易了。”皇擎天说道。

    “我也知道,可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皇擎天紧蹙着眉头,问道。

    “都是我,都是我的错,秦彦都是为了救我。”沈落雁委屈的垂着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又倔强的扛着不让它流下。

    皇擎天微微的愣了愣,似乎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村正妖刀被他抢走了,而且,血琥珀也已经在他手里,天谴已经集齐了十把魔刀。如果让赫连彦光把刀带回华夏,那一切都太迟了。”秦彦深深的叹了口气。

    “血琥珀怎么会在他手里?你不是说你藏好了吗?你不是说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血琥珀在哪里吗?”皇擎天愣了一下。

    其实,他不用问也知道村正妖刀应该是秦彦拿来救沈落雁了。可血琥珀不应该也会被赫连彦光抢走啊。他,极力的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我也没想到赫连彦光竟然一直都在暗中偷偷的跟踪观察我,他一直都在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等着我把魔刀拿到之后,他再坐收渔人之利。所以,在我离开鹏城之后,他就悄悄的把血琥珀拿走了。”秦彦歉意的说道,目光甚至不敢看向皇擎天。

    “胡闹!”皇擎天厉声喝道,“为了这件事情,大家做了多少的事情,牺牲了多少人?就为了一个女人,就为了你自己的那点私情你就把村正妖刀给交出去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害死多少人?你还配做天门的门主吗?”

    秦彦一言都不敢发。错,本就在他,他能说什么呢?

    “好了,他也受了伤,也尽力了。”阎芷语劝说道。

    “滚开,这是我们男人的事情,没有你们女人插嘴的份。”皇擎天怒喝道。

    他,从没有跟阎芷语说过一句重话。

    阎芷语微微一愣,愕然的看着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认识的皇擎天。

    “是,你是救了她,可是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有多少人会死?身为天门的门主,如果你连这么一点点的个人感情都放不下的话,你还有什么资格做这个位置?你说,你怎么对得起师父,怎么对得起天门的所有人?”皇擎天愤怒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