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虽然彭克平将他们关押在铁牢内,但是,却并没有虐待他们,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秦彦暗暗的观察着,地下室内只有两名守卫看守,都配有枪支。门外有多少守卫不知道,不过,肯定是防卫森严。秦彦可不想坐以待毙,一旦彭克平跟苏羽谈妥,便会对自己动手。苏羽那么想置自己于死地,恐怕不管彭克平提出什么样的条件都会答应吧?

    夜色降临!

    两名守卫弄了瓶白酒,就着一盘花生米,悠然自得的喝着。秦彦和项云被关在铁牢内,又戴着手铐,他们倒是一点也不担心秦彦和项云可以逃脱。

    秦彦倒是看上去十分的淡定,反倒是项云显得有些紧张和着急。他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秦彦。秦彦是苏老爷子唯一的孙子,是洪门未来的希望,如果把性命丢在这里的话,他就算万死也难辞其咎。

    “哎,兄弟,能不能给根烟抽?没烟抽很难受啊。”秦彦叫道。

    守卫转头瞥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憋着。你他娘的以为你是在度假呢?还他妈的要抽烟?”

    项云脸色微变,就欲发怒。

    秦彦慌忙的制止,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兄弟,不白让你辛苦,我给你钱。麻烦你,体谅体谅。”

    “真麻烦。”守卫嘟囔了一声,可是,终究还是抵不过金钱的诱惑,缓缓的起身走了过去。

    另一名守卫依旧在喝着酒,眼珠子却是大放神采。虽然彭克平的生活很奢华,也有不少钱,可是对手下却是很抠,他们每个月也没多少军饷。不过,不当兵他们又能做什么呢?种地?那只会过的更悲惨。

    走到铁牢门口,守卫掏出香烟,却没有立刻递过去,问道:“钱呢?”

    秦彦倒也爽快,从怀里掏出一叠钱递了过去。虽然这是在缅甸,但是,这边照样收人民币。这叠钱估摸着也不少,起码有一两万之多。“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钱留着也没用,还不如给你们,希望在最后几天你们能多照顾照顾。”秦彦微微笑着说道。

    看到这么多钱,守卫的眼里放光,连忙的伸手接过。将香烟递了过去,守卫说道:“放心,咱兄弟这些日子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绝对不让你饿着,吃香的喝辣的,担保你不会做一个饿死鬼。”

    “谢谢,谢谢!”秦彦连连的说道。

    忽然,秦彦的眼神一变,双手抖了一下,手铐莫名其妙的就被打开。守卫不禁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秦彦伸手掐住他的咽喉,用力一捏。咔嚓一声,守卫当场毙命。

    另一名守卫察觉到情况不对,连忙的起身拔枪。“唰”的一声,秦彦手中的灵翼飞射而出,准确的刺中心脏,刀锋尽根而没。那名守卫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倒地毙命。

    这一切看似简单,实则要准确的把握好时间,稍有不慎,一旦让另一个人拿枪射击,他们根本没有办法逃脱。况且,一旦开枪,势必会惊动外面的守卫,到时候他们就更加不可能逃走。

    冷静、准确的判断力,加上毫不犹豫的执行力,成功的将两名守卫击毙。

    从守卫的身上取出钥匙打开铁牢,顺便将项云的手铐打开。

    项云好奇的问道:“门主是怎么打开手铐的?”

    其实,手铐并没有打开,还是铐着的。但是,秦彦的手却莫名其妙的从手铐里拿了出来,这不得不让项云感觉到惊讶。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一点小把戏而已,缩骨功。”

    项云愣了愣,心里对秦彦越发的佩服。跟秦彦认识的时间越久,他发现越是可以在他的身上看到精彩的地方,总是能给自己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外面肯定还有很多的守卫,你跟着我,小心一些。”秦彦嘱咐道。

    “嗯!”项云郑重的点点头,不敢大意。

    就在秦彦准备打开地下室的门准备悄悄潜出去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从外面窜了进来。秦彦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对方的反应也很迅速,一个闪身避开,同时一拳狠狠的回击过去。

    短暂的接触,看清楚对方的模样,秦彦不禁一愣,“你怎么在这里?”

    “在路上的时候我收到消息,得知你被彭克平的人给抓了,所以就赶了回来。幸好还来得及,彭克平干嘛要抓你?”林枫诧异的问道。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秦彦说道。

    “外面的守卫我已经解决了,暂时应该还没有发现这里的情况,咱们现在就走。”说完,林枫一马当先走了出去。

    地下室是在彭家庄园的后面,距离彭克平所住的别墅有一段距离,相对稍微偏僻一些。也许是因为彭克平料想着秦彦也没能力逃走,是以,并未布置太多的人手看守这里。也正因为如此,这边发生的事情其他地方的守卫也没注意。

    离开地下室,没有发现一个守卫。很显然都已经被林枫处决,尸体估摸着也被藏了起来。院墙就在将近一百米的地方,上面布置有电网,只要越过围墙,就等于出了彭家庄园。连夜逃去的话,等到彭克平发现时,恐怕就算想追也来不及了。

    “秦先生,咱们现在就走吧。”林枫说道。

    “不行,我还有点事情要办。”秦彦说道。

    林枫愣了愣,问道:“你是想对付彭克平?”

    “当然。他给我使绊子,我怎么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他?他不是想要我的命吗?那我就先要了他的命。”秦彦冷冷一笑,浑身散发出一股森冷的杀意。

    接着,转头看了看项云,说道:“你先走,在临市等我。事情办完之后我立刻赶过去,咱们再走。”

    “孙少爷……!”项云显然很不放心。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放心吧,我没事。”

    项云默默的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