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卧室内,彭克平呼呼沉睡着,身旁的两名年轻女子裸露着身躯将他夹在中间,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跟苏羽相识很早,在得知秦彦的消息之后,彭克平第一时间告诉了苏羽。得知苏羽想让自己帮他解决秦彦,彭克平就知道又有一次跟苏羽谈判的机会。白魏两家肯定是不能再留,他需要培养出一个新的接班人,这个接班人不但要有势力,而且要能被自己掌控。他已经有了理想的人选,当然也不会是苏羽,可是,他需要借助苏羽手中洪门的力量帮自己对付白魏两家。

    有些事情,他不便出手,越是像他这样的人,越是注重名声。明明的臭名昭著,却还想给自己树立一个“贞节牌坊”,名垂青史。

    睡梦中,隐约之间感觉到一股凉意,彭克平不由自主的裹紧被子,翻转了一下身子,模模糊糊的似乎感觉到有人站在床前,忽然脑中一阵激灵,醒了过来。坏事做的太多,即使睡觉也不会安稳。在他的床头,随时都摆着一把手枪。

    当隐约间看到有两个模糊的身影站在床前时,彭克平连忙的拿起手枪。“谁?”彭克平厉声喝道。

    “砰砰砰!”扣动扳机,却赫然发现手枪里没有子弹。

    “要子弹吗?我给你!”秦彦张开双手,子弹从掌心掉落。

    彭克平愣了愣,打开灯,看到秦彦时不禁浑身一颤,“你……,你怎么会在这?”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我说过,你根本没能力杀我。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很可惜,你选择错了。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可是你却没有珍惜。”

    说话的声音吵醒了彭克平身旁熟睡的二女,睁开眼,看到卧室内站着两个陌生人时,吓得一声尖叫,连忙的裹紧身躯。

    “嘘!”秦彦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道:“小声点,不然会很危险哦。”

    两个女孩哆嗦了一下,吓得缩在一旁不敢言语。

    “你想怎么样?”彭克平冷声的问道。

    “你说呢?”秦彦玩味的笑着,将彭克平先前的话原原本本的还给了他。

    秦彦的忽然出现的确让彭克平惊骇不已,想不到在那样的情况之下他依然能够逃脱,虽然他不清楚秦彦的身手,但是却也知晓此刻面临的处境有多么危险。秦彦的模样倒是看上去风轻云淡没多少杀意,可他身旁的年轻人却是浑身充满了一股死亡的气息,这股气息让他感觉到恐怖。

    “杀了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的人也不会放过你的。”彭克平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

    “哦?是吗?我不这么觉得。”秦彦没有着急着动手,玩味的看着他,也让他体会一下自己被关在铁牢内的那种感觉。让他从那种得意洋洋胜券在握的感觉上摔落下来,让他感受这种生命被人掌握在手中的无奈和紧张。

    看到秦彦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彭克平的心里不由的升起一股希望。“你放过我,我跟你一起合作,如何?”彭克平说道。

    “合作?怎么合作?”秦彦微微的笑着。

    “我帮你对付苏羽,也将白魏两家所有的事情全部交给你打理,咱们以后通力合作,自然有赚不完的钱。”彭克平说道。

    “可我凭什么相信你?”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愣了愣,彭克平说道:“你要我怎么样才相信呢?”

    “我想,我还是没办法相信你,最好的办法还是杀了你,免得留下后患。”秦彦淡淡的说道。

    眉头微微一蹙,彭克平说道:“你这是在耍我吗?哼,你就算杀了我,你也走不掉。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的人也会追杀你的。”

    “你混了这么久难道不知道江湖的残酷吗?你死了,他们只会庆幸,没有人会冒着生命危险替你报仇。你自己有多么臭名昭著你不知道吗?我看你还是乖乖的上路吧,黄泉路上可别怪我,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话音落去,秦彦缓缓上前。

    “不……,不要,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彭克平连忙的说道。

    然而,秦彦根本就没有顾及他,在他的话音落去时,秦彦已经掐断了他的喉咙。彭克平的尸体倒在一旁,吓得两个女孩惊声尖叫。

    看了看两个女孩,秦彦没有理会,转身就欲离去。

    林枫的眼神中迸射出一阵寒意,手中的匕首闪过一道寒光,划破了两个女孩的咽喉。霎时,两个女孩倒卧在血泊之中,毙命。

    秦彦愣了愣,苦笑一声,说道:“其实不用杀她们的,她们也是可怜人。”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她们不死,我们杀彭克平的事情就会传出去。”林枫淡淡的说道。

    身为一个杀手,还是需要有冷酷的一面,无谓的仁慈只会给自己增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他的热情也会给自己熟悉的人,其余的人对他而言,生死无关紧要。

    秦彦苦笑着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林枫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况且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能说什么呢?离开别墅之后,两人悄然的离开彭家庄园,眨眼间消失在黑暗之中,连夜奔赴临市汇合项云。

    翌日!

    清晨!

    彭克平的人发现地下室外的尸体,闯进地下室内时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押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两名守卫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连忙的报告彭克平,可是,当推开卧室的门才发觉彭克平的尸体已经冰冷僵硬,瞬间怔住。

    彭克平死去的消息传的很快,很快的传遍了老街,白魏两家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彭克平的死对他们而言自然是好事,拜托了彭克平的束缚,他们也就可以放开手脚。一时间,整个老街变得更加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