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人都是善忘的!

    彭克平的死在老街掀起一阵风波之后很快就平息下去,也没有人真的去深究彭克平的死因。毕竟,他的死对很多人而言是一件好事,人们恨不得放鞭炮去庆祝,又怎么会理会究竟是谁杀了他呢?

    在老吴的安排之下,秦彦和项云没有通过机场和正常的处境口岸离境。这也是为了防止彭克平或者是白魏两家人的追踪。

    林枫在中途的时候就分开了,独自离去。身为一名合格的杀手,林枫自然有很多的身份掩饰,出入境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一别,多少让秦彦心中有些感慨。很明显的,这一次跟林枫见面时可以感觉到他比第一次见面时成熟了许多。虽然在很多人眼里他还是个孩子,但是,他所做的事情却是让很多成年人也望尘莫及。

    在边境的城市休息了一夜,翌日,秦彦和项云便直奔春城而去。

    老吴和他的人并没有跟过来,魏鸿的事情已经办妥,剩下的是他跟苏羽之间的事情。这是家事,秦彦也不希望把外人牵扯进来。而且,家丑不能外扬,这件事情说出去多少也有些不太有面。

    抵达春城之后,项云和秦彦找了一家酒店住下。随即,将老李等人全部召集过来。

    在老街耽误的几天时间里,老李他们已经顺利的将魏鸿的势力铲除,魏鸿所有的生意和底盘也都全部由他们接手。这股力量,还是让秦彦暗暗的震惊,难怪苏剑秋会说这是他这么多年存下的唯一财富。这个财富,远非一般的金钱所能衡量的。

    说起来,他们也都算是秦彦的长辈,虽然地位尊贵不同,秦彦却依旧很尊敬的起身给他们每个人斟了杯茶。

    “各位,矫情的话我就不说了,这次的事情辛苦大家,若是没你们的帮助,恐怕我也没那么容易将魏鸿的势力铲除。特别是项云,跟我冒了这么多的风险,差点将性命丢在境外。大恩不言谢,这份情,我秦彦铭记在心。”秦彦感激的说道。

    “孙少爷快别这么说,相比苏老爷子给我们的恩惠,这点微不足道。这也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很庆幸能给我们一个报恩的机会。孙少爷这么说,岂非折杀我们?”项云慌忙的说道。

    其余的人也都纷纷附和。

    “此是此,彼是彼,不可相提并论的。”秦彦说道,“如今,事情已经摆平,大家也都各自忙去吧,江湖的是是非非也的确不应该再把你们牵扯进来。我和爷爷都希望你们大家将来能够过得很好,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找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

    项云愣了愣,说道:“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剩下的毕竟是我的家事,实在不宜你们出面,也不应该把你们牵扯进来。我会自己解决。”秦彦打断了项云的话,说道。

    项云微微点了点头,不再言语。的确,秦彦和苏羽之间的矛盾说到底还是苏家的家事,作为外人而言,他的确不太合适说太多,也不好掺和。

    “既然孙少爷已经说话了,那咱们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他日你有任何需要,只需用传唤我们一声就行。还是那句话,赴汤蹈火,刀山油锅,咱们都愿意闯一闯,绝不皱半点眉头。”项云说道。

    寒暄几句之后,众人纷纷告辞离去。

    将他们送出酒店,秦彦回到屋内,却是眉头深锁。眼下,已经可以确认当初那个乞丐所言不假。苏羽既然有心要置自己于死地,那就足以证明他当初的确是为了洪门的大权而不惜害死自己的父亲。

    想起自己父亲的死,想起自己母亲这些年所遭受的磨难,秦彦的心里便涌起浓浓的恨意。他不是没有给过苏羽机会,可是,对方却一点没有回头的意思,不知悔改。然而,想起自己的爷爷苏剑秋,秦彦心中有些纠结,如果让他知道这件事情对他一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吧?如果自己杀了苏羽,苏剑秋想必心中也会难受吧?

    想起这些,秦彦不由的感觉到一阵窝心烦躁。加上沈沉鱼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秦彦如坐针毡。如果生活可以平平淡淡,不必去顾及那么多,那该多好?然而,事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吧。

    此时,手机响起,将秦彦从烦乱的思绪中惊醒。看了看,是老吴打来的电话,连忙的接通。

    “孙少爷,你让我调查的事情有眉目了。”老吴说道。

    “快说。”秦彦有些激动。

    “根据我调查的结果,暗影背后有一个幕后的老板,一直在支持着。也是他一手建立起暗影这个组织,那些江湖传言的暗影首领不过只是摆在台面上的人物而已。”老吴说道。

    “这个我知道,那个幕后的老板到底是谁?”秦彦问道。

    “这个……。”老吴愣了愣,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我以前救过一个小子,对他也算有点恩惠,他现在就加入了暗影。这些事情也都是他告诉我的。”

    “那个人到底是谁?”秦彦眉头微微一蹙,催促的问道。

    “据他说,那个幕后的老板是羽爷。”老吴支支吾吾的说道。

    “羽爷?”秦彦愣了愣,问道:“你是说苏羽?”

    “嗯。”老吴点点头应道:“暗影是羽爷一手缔造的,也是他一直在暗中操纵着。消息都是那小子告诉我的,至于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