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许久,秦彦缓缓的掐灭烟头,看了看蒋瑜,问道:“你的人呢?叫出来吧。”

    蒋瑜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什么意思?”

    “还跟我装吗?”秦彦冷笑一声,说道,“苏羽不是吩咐你杀了我吗?你干嘛还不动手?我现在就在这里,把你的人叫出来吧,杀了我你就可以跟苏羽邀功了。”

    蒋瑜浑身一颤,“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彦少,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我没有想过要伤害你。我……我……,彦少,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

    “饶了你?哼,你让我怎么饶你?”秦彦冷哼一声,说道。

    “我……,我也是被逼的,如果我不听羽爷的命令,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蒋瑜惊慌的说道。

    “你怕他,难道就不怕我吗?你应该清楚,我才是洪门未来的继承人。”秦彦冷声说道,“你以为你跟苏羽之间的事情我不知道?告诉你,我让你进攻魏鸿不过只是一个幌子,就是想试探试探你。结果,果不其然,你根本就没有尽心,敷衍了事,然后将我的身份透露给魏鸿的人,想要借魏鸿的手杀我。可惜,你没有想到我会安然无恙的回来吧?我也不怕告诉你,魏鸿已经死了,他的势力也是我暗中派人清除的。就凭你?也想跟我斗?简直不知所谓。”

    “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彦少就饶过我这次吧,以后我一定全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不敢有丝毫异心。”蒋瑜哀求道。

    “你认为像你这样的人,我可以相信你吗?你这种人为了求生,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现在你是这样说,可是,转身你就有可能出卖我。你觉得我会放过你?”秦彦冷哼一声,斥道。

    “不会,不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发誓,我发誓以后绝对只衷心您一个人,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不敢有二话。”蒋瑜一脸惶恐的模样。

    “好,这是你说的,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秦彦微微的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递了过去,说道,“把这个吃下去。”

    蒋瑜伸手接过,诧异的问道:“这是什么?”

    “你不是说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吗?问那么多做什么?乖乖的吃下去就是。”秦彦厉声喝道。

    蒋瑜不敢言语,慌忙的伸手接过,一口吞下。

    秦彦微微的笑了笑,拍了拍蒋瑜的肩膀,说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蒋瑜愣了愣,说道:“感觉胸口有点刺痛的感觉。”

    “这是慢性毒药,一个月之内,如果没有解药的话,你就会肠穿肚烂而死。你放心,这一个月内,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会给你解药。”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

    其实,这并非是什么解药,不过只是石绾给他的解毒丸。至于那股刺痛的感觉,是秦彦在拍他的肩头时,混元真气透入他的身体所造成的一种假象。

    蒋瑜不禁一怔,暗暗的苦笑不已。他本想暂时的敷衍住秦彦,再想其他办法。可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我明白,我明白,我一定听从彦少的吩咐,绝对不敢有二心。”蒋瑜连连的说道。虽然有种被胁迫的感觉,但是,却也莫可奈何。

    “过两天你跟我一起回去,当面指证苏羽,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的话,我就给你解药。至于你以前做的那些错事,我也可以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你敢耍花样的话,到时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

    “不敢,不敢!”蒋瑜连连的应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好了,起来吧。”

    蒋瑜道了声谢,起身站了起来。

    “你这边收拾收拾,明天一早我们就去蓉城。记住,事情不要跟任何人提及。我住在香格里拉酒店,明天早上你来接我。”秦彦说道。

    蒋瑜不敢有多余的话,点头应承下来。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以为吃了秦彦的毒药,蒋瑜哪里还敢有丝毫的反抗?肠穿肚烂,那将是什么样的痛楚他可以想象的到。他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想想,也好,投靠秦彦也罢,投靠苏羽也罢,对他而言都是一样。

    如今,他只希望秦彦在这场争斗之中可以获胜,否则,自己的下场肯定十分的悲惨。

    当夜!

    酒店房间内,秦彦并没有着急着睡觉。他故意的将自己的住址告诉蒋瑜,就是想最后再试探他一次,看看他是不是会派人过来刺杀自己。如果是,那蒋瑜所说的话显然并不可信。如果不是,他也就可以放心的领蒋瑜回去跟苏羽对峙。

    其实,蒋瑜对秦彦而言,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杀不杀他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再说,像蒋瑜这个地位的人,很多事情往往也由不得他做主。苏羽掌控洪门二十多年,虽然名义上不是洪门的办事人,但是,实际上他却实实在在的掌握着洪门的大权。他说一,谁敢说二?若非秦彦的忽然出现,苏羽接替洪门办事人的位置那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直到深夜,也未见杀手过来,秦彦的心里也踏实许多。等回到蓉城,蒋瑜和苏羽一对峙,那便什么事情都清楚明白了。虽然秦彦不愿意相信这一切的事实,也不想看着自家的人也变得跟那些大家族一样,尔虞我诈,你争我夺;但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机会他给过苏羽,可是他并没有珍惜。

    翌日!

    蒋瑜驱车赶到酒店,汇合秦彦之后直奔蓉城而去。

    看向秦彦的眼神里充满了畏惧之色,蒋瑜显得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得罪。

    “你也不用那么紧张,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等回到蓉城,你跟苏羽对峙之后,将他的罪行公之于众,你的事情就算完成了。到时候我会给你解药,你放心。”秦彦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