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苏羽不禁一震,惊愕的看着苏剑秋,不敢置信。

    苏剑秋的话已经说的很明显,毫无疑问,他是对这件事情了如指掌,心如明镜。他想不到二十多年不过问洪门事情,一直隐居在家的苏剑秋竟然还会有这么灵通的耳目。苏羽浑身微微的颤抖着,有些惊恐,这是从小形成的一种恐惧感,面对苏剑秋时,他永远觉得低人一等。

    “怎么?没什么可说的吗?行,那我说吧。”苏剑秋看了看他,说道,“蒋瑜虽然不成器,但是,他绝对不会以洪门那么多力量在魏鸿不在的情况之下依旧对付不了他的人。而且,秦彦是我孙子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是你授意蒋瑜将这件事情悄悄的告诉魏鸿,想借魏鸿的手除掉他。也是你,在得知秦彦被魏鸿引起老街之后,试图找彭克平帮你杀了他。对吗?”

    苏羽怔怔的看着他,心里的震惊无以复加,这一切的一切好似苏剑秋都完全的看在眼里似得。苦涩的笑了一声,苏羽说道:“原来爸你都知道。”

    “我说过,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心里怎么想的我会不清楚吗?从秦彦回来的时候你表现出的热情就已经让我感觉不对,你对权利的欲望很大,这些年一直掌管洪门的事情,如今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让出来呢?其实,你想要完全可以告诉我,你根本不需要耍这些手段,你应该清楚秦彦对我意味着什么,你杀了他,你还让我怎么活?”苏剑秋默默的叹了口气,心中满是感伤。

    顿了顿,苏剑秋又接着说道:“其实苏文的死也是你指使的,对吗?”

    苏羽愕然,惊骇的看着他,说不出话来。心中暗暗的苦笑,原来他都知道,枉自己还自认聪明,做得干净利落,可原来他什么都看得清楚明白。

    “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都没有挑明吗?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都假作不知吗?那是因为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我不想再失去另一个。这一切也都应该怪我,如果我可以对你们都做到公公平平,或许就不会造成这样的结局。这些年,我一直将这件事情压在心里,努力的让自己去忘记。我把洪门交给你,却始终没有给你正式的名分,就是我想再好好的观察观察,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会为了权利而变得丧心病狂。这些年你做的都很好,对我也一直很好,我不知道是你的真心,还是因为你的愧疚,可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我也有想过把洪门交给你,给你正式的名分。秦彦的忽然出现,改变了这一切。可我也希望你能改过,你能不要把权利看的这么重,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亲情还要珍贵。可你,让我太失望了。你竟然可以为了权利,连自己唯一的侄子也要害死吗?你已经害死了他父亲,害得他流离浪荡这么多年,难道还不足够吗?难道你就一点也不觉得愧疚吗?”苏羽接连的质问,让苏羽无言以对,更是愧疚难当。

    深深的吸了口气,苏剑秋接着说道:“不过,我知道,你的内心还是善良的。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可是,即使是这样,你也不应该做的这么绝。”

    “哎!”苏剑秋深深叹了口气,脸色悲伤不已,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爸,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苏羽眼眶湿润,内心里也有着一些自责。直到此刻,他心中还是保留着那么一丝的真。

    “酒柜里有我开的一瓶红酒,你拿过来,我们父子俩喝两杯。”苏剑秋说道。

    苏羽愣了愣,应了一声,起身走开。

    拿出那瓶开过的红酒,苏羽犹豫了片刻,从怀中掏出一包东西倒了进去。直到此刻,他的心彻底的坚定下来,正如小余所说,无毒不丈夫。

    回到苏剑秋身边,苏羽替他把酒斟上。

    “爸……,我……”

    苏剑秋微微笑了笑,说道:“不要再说了,我们心知就好。我相信秦彦也不会怪你的,只要你以后能真心改过。”顿了顿,苏剑秋问道:“你真的要我喝吗?”

    苏羽愣了愣,说道:“不是爸您自己要喝吗?”

    嘴角微微的抽动,苏剑秋惨然一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苏羽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看到他真的喝进去之后,心里松了口气。但是,忽然又升起一股不忍。表情有些复杂纠结。

    “苏羽,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苏剑秋问道。

    “你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去做。”苏羽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苏剑秋说道:“秦彦回来后能不能放过他?看在我的面子上,可以吗?”

    “爸,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怎么会伤害他呢?”苏羽说道。

    “答应我就好。能做到吗?”苏剑秋问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苏羽陷入一阵沉默,不知该怎么言语。

    苏剑秋眉头微微一蹙,“噗”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苦涩的笑了一下,说道:“你真能做的出来啊。我本想给你机会,可是你却死不悔改,竟然还是这样。我知道你在酒里下了毒,可我还是喝了下去,我求你放过秦彦,你却连这点都不答应我。你太让我失望了。”

    “爸,你不要怪我,你教过我,做大事就要心狠手辣。我也不想杀你,这都是你逼我的,你不死,我永远也不可能坐上洪门办事人的位置。我辛苦这么多年,我不能让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付诸流水。而且,你知道了苏文是我杀的,也知道我要杀秦彦,你是不会放过我的。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我清楚你的性格,你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我不得不先下手为强。”苏羽有些歇斯底里,不可理喻,面庞也变得扭曲,狰狞恐怖。

    “你就是这么想的?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知道错?我喝下你的毒药,就是希望用我的生命去唤回你的良知,希望能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可是,你让我太失望了。”苏剑秋有点恨铁不成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