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邬永睿驱车赶到了别墅门口,帮忙将石绾的行李全部拎上了车,给她重新安排了住的地方。一个城南,一个城北,相距甚远,估摸着就算石绾的师叔找来,也许有花费一段时间。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摆平洪门的事情,弄清楚苏羽究竟是不是跟药王门有牵连。

    在东北的时候,皇擎天曾经杀死过药王门的人,而自己也破坏了药王门控制赫连家族的计划,相信药王门的人也不会放过自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是,对石绾的师叔,秦彦了解的还是太少,甚至不知道他有多少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想要对付他们,有点困难。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眼下还是要从苏羽的身上打开突破口。如果苏羽真的跟药王门有牵连,他也势必会知道药王门的事情。而且,根据老吴的调查,苏羽也是暗影背后的老板,沈沉鱼被他控制在手中,想要救沈沉鱼,也要从苏羽身上入手。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秦彦问道。

    “嗯,都好了。”石绾点了点头。其实她也没太多东西,除了一些简单的行李之外,就是各种瓶瓶罐罐的药材。这些东西对石绾来说都是宝贝。只可惜,她在别墅花园种下没有多久的那些花草还没成长,是没有办法带走了。

    “那我们走吧。”秦彦接过石绾手中的行李。

    “等一下,我先在这边布置一下。”石绾一边说,一边开始忙活起来。

    石绾在别墅内设置了各种机关,也放了各种毒物。她清楚自己的师叔迟早会找到这里,虽然这些东西不一定能对付得了他,但是,至少也可以恶心他一下,让他知道自己也不是束手待毙的人。想要抢夺药王神典,没那么容易。

    “好了。”约莫半个小时之后,石绾将一切都布置妥当。

    看了看邬永睿,石绾嘱咐道:“这段时间你们最好不要过来。”

    “知道,知道。”邬永睿连连的点头。刚才看到石绾放的那些各种各样的蜘蛛蜈蚣啥的,他已经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哪里敢过来?估摸着就算那些东西全部清理走了,他心里也会有阴影,绝对不敢在这边住了。

    “让他送你去新的住处,我跟爷爷出去办点事情,晚一点我再过去。你看行吗?”秦彦问道。

    “好,你有事先去忙吧。”石绾说道,“我给你的解毒丸还有吧?如果苏羽真的跟我师叔有勾结,你很可能会遇到我师叔的人,服下解毒丸,一般的毒还是可以应付一下的。记得,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好。”秦彦点了点头。

    说起来,石绾也算是贴心,而且,也不缠着他,很善解人意,这也让秦彦感觉很是轻松,心里对她的观感也好了许多。只是,想起石绾曾经说过的那番话,心里还是隐隐有些发怵。这丫头若是见到沈沉鱼,会不会真的就下毒毒死她?

    “小心点。”嘱咐一句之后,石绾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路上看慢一点,石小姐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帮忙安排一下。”秦彦嘱咐道。

    “好的。”邬永睿应了一声,跟秦彦道了声别,驱车离去。

    看到车子消失在视线中,秦彦转头看向苏剑秋,问道:“爷爷,咱们现在去哪?”

    “走吧,我带你去见个人,到了你就知道了。”苏剑秋边说边朝门口走去。

    拦下一辆的士后,苏剑秋说了地址,径直驶去。

    约莫半个小时后,到达了地方。

    秦彦抬头看了看,“江湖茶楼”,很个性的名字,也很另类。

    “走吧!”苏剑秋径直走了进去。

    茶楼的装修有点类似华夏民国时期的风格,茶楼内,除了几个服务员之外,却是没有一个客人。这让秦彦感觉到有些奇怪。而且,他看得出这些服务员并非一般的服务员那么简单,显然都会功夫,估摸着应该还不弱。

    看到苏剑秋进来,立刻有一个服务员迎了上来。“老爷子,虎爷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请跟我来。”说完,目光从秦彦的身上扫过,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转身朝内走去。

    “砰砰砰”的敲响包厢的门,随即里面响起一阵浑厚的声音,“进来!”中气十足,语气隐隐透出一股霸气。

    推开门,只见包厢内端坐着一名老者,身形较苏剑秋稍微矮些胖些,双眼炯炯有神,透出一股浓浓的煞气。包厢内的桌椅板凳茶几都是金丝楠木,价值连城,想必他的身份也不简单。

    “虎爷,老爷子到了。”服务员恭敬的说道。

    看到苏剑秋进屋,老者慌忙的起身迎了上去,给了苏剑秋一个大大的拥抱。“可想死我了啊,咱们多久没见了?”

    “整整二十一年,从我退隐之后,咱们就再没见过。”苏剑秋说道。

    “是啊,二十一年啊,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来来来,快坐,快坐!”老者热情的拉着苏剑秋坐下。接着转头看了看秦彦,问道:“老苏,这就是你的孙子?”

    “秦彦,叫虎爷。”苏剑秋说道。

    “虎爷!”秦彦叫了一声。

    满意的点了点头,老者说道:“好,好,有你爷爷的风范。”呵呵的笑了笑,老者说道:“快坐,快坐,都是自家人,不必客气。”

    秦彦道了声谢,在他们对面坐下。

    老者看了看服务员,说道:“你先出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也不准进来。”

    “是。”服务员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替苏剑秋和秦彦斟上茶,老者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洪门的事情都听说了,说吧,你需要我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