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虎爷的眉头微微一蹙,按耐住自己的脾气,扫了众人一眼,问道:“你们呢?也是这么想的吗?”

    “草他妈蛋,咱洪门讲究的是一个义字,像苏羽那样不忠不孝的人,根本不配做咱们洪门的办事人。虎爷,现在苏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是你该出山的时候了。你一句话,兄弟我刀山火海陪你一起闯。他娘的,老子还不信了,整不了那个小王八蛋。”范彪愤愤的说道。

    “出山?哼,虎爷已经不是咱洪门的人,他现在也没资格管咱洪门的事情。他想喝茶吃饭,咱们兄弟可以陪他,可是,洪门的事情还轮不到他插手。”华立不屑的说道。

    立刻,也有几人附和着。言语之中的意思,显然是不支持虎爷,是认定了支持苏羽坐洪门办事人的位置。

    “咱们出来混,讲的就是一个义字,如果连这个都抛弃,那还不如回家种田。都说仗义每多屠狗辈,现在看来,也不尽然。我没资格过问洪门的事情是吧?行,我找个能过问的人出来。今天事情不给我好好的说清楚,谁他妈都别想离开这里。”虎爷虎躯一震,顿时威震八方,刹那间,那帮家伙颤抖起来。

    一直坐在隔壁将这一幕清清楚楚看在眼里的苏剑秋,终于也按耐不住,起身走了过来。秦彦紧跟其后,脸色阴沉,浑身上下透射出阵阵寒意。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苏剑秋踏步而入。

    顿时,所有的人不由一愣。有些人露出欣喜的神色,而有些人却是面露惊恐。苏剑秋加虎爷,强强联手,这可不是他们所可以抗衡的。

    “苏爷!”虎爷尊敬的叫了一声。

    苏剑秋微微点了点头,走到虎爷的位置,扫视众人一眼,语气平淡却不失力量。“刚才你们所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说实在话,让我很失望。事到如今,我就实话跟大家说吧。虎爷当初离开洪门是我的意思,是我让他积蓄力量,就是为了防止这一天的出现,没想到被我给料中。苏羽是我的养子,是我有眼无珠,养虎为患。这本是我苏家的家事,没必要把各位牵扯进来。我让虎爷约大家出来,本是想好好商量,大家静观其变不要掺和就好。可是,现在看来有些人是铁了心要跟苏羽站队,是吧?”

    话音落去,苏剑秋的目光缓缓从华立等几个刚才扬言支持苏羽的人身上扫过。冷冷的眼神中,充满了威慑之意。

    华立浑身不由的抖了一下,颤颤巍巍的说道:“苏羽虽无门主之名,却有门主之实。这二十多年来,洪门一直都由他在打理,做得也是风生水起。而你呢?二十多年没有过问洪门的事情,对洪门你还知道多少?你在我们心目中早就已经不是咱洪门的办事人。”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没待苏剑秋说话,一个纵身上去,掐住华立的脖子狠狠的磕在了桌面上。接着,抓起烟灰缸照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下去。一下,两下……,很快,华立倒在血泊之中,当场毙命。

    所有人目瞪口呆,包括苏剑秋和虎爷,也没有想到秦彦出手这么狠辣。一言不合,直接就开战。

    虎爷暗暗点了点头,面露赞赏之色,此子,有大将之风,有王者之气。

    “今天不是来跟你们商量的,也不是要征求你们的意见。我爷爷还是洪门的办事人,还轮不到你们在这说三道四。我知道你们其中很多人收了苏羽的好处,也以为咱们斗不过他,可是,你们都是跟随我爷爷一起打江山的人,在这个时候却要出卖洪门,那就是叛徒。对付叛徒,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不相信的话,你们现在就可以起身离开,谁如果能够踏出这个门口,我算他有种。”秦彦厉声说道,眼神中迸射出的阵阵寒意,宛如来自地狱的鬼火,森冷,恐怖。

    所有人噤若寒蝉,一句话也不敢说,没有人敢质疑秦彦的话。有了华立这个前车之鉴,谁还敢在这个时候多说一句话?

    环视众人一眼,秦彦说道:“刚才谁扬言要支持苏羽的,现在全部给我站出来。”

    话音落去,刚才说话的那几人颤颤巍巍站了起来。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你们的底细我是清清楚楚,如果你们还想安安稳稳的吃口安乐饭,希望你们能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就算今天放你们离开这里,你们事后跟我耍花样的话,我也可以担保你们见不到次日的太阳,不相信的话,你们尽管试试。”话音落去,秦彦用力的捏了一下烟灰缸,刹那间,烟灰缸化为齑粉。

    这一手,无疑震惊当场,将所有人给震住,不敢生出丝毫的他心。

    “这是我苏家的家事,不干各位的事。明天我和爷爷会亲赴洪门,公审苏羽,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管好自己的嘴,管好自己的人,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做的不要做,我担保你们平平安安。”秦彦冷冷的说道。

    那些人噤若寒蝉,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微微点了点头,苏剑秋接着说道:“秦彦是我的孙子,也是洪门未来的办事人,他的话就是我的话。我的要求只有一点,你们安安分分的做好自己的本分,那就什么事情也没有。没有那么大的肚子,就不要吃那么多的东西,有些事情不是你们可以插手的,也不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洪门当初是由我做主,今天还是一样。”

    “苏爷,这帮人应该怎么处置?像这样两面三刀的家伙,要我说,直接剁了,免得留下祸患。”虎爷狠狠的瞪了那帮人一眼,说道。

    “始终曾经是一起共过患难的兄弟,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他们,算了吧,放他们一条生路,留观后效。”苏剑秋默默叹了口气,说道。顿了顿,苏剑秋又接着说道:“不过,以免他们明天破坏行动,今晚将他们留在这里,找人看着他们。谁如果妄想逃走的话,杀无赦。”

    “是!”虎爷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