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的人大吃一惊,就连小余也没曾想到。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苏剑秋等人的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备。

    “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小余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你……”

    “贱人,你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吧?”苏羽冷笑一声,“我待你那么好,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你,你竟然这么对我。我有眼无珠,竟然会错信你,是你害得我走投无路,害得我众叛亲离。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所有的人全部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扫视了那些堂口负责人一眼,苏羽冷冷的说道:“还有你们,这些年我待你们不薄,可你们却勾结这个贱人反我。你们这些忘恩负义之徒,都该死!”

    “去死吧!”苏羽大吼一声,狠狠的将匕首再次往里捅了一下,接着狠狠的把刀拔出。霎时,小余的胸口血流如注,倒地毙命。

    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苏羽手里,死在自己最瞧不起的男人手里。她自以为聪明,将所有的人都玩弄在股掌之间,可结果,还是功亏一篑。

    作为袁啸最得意的弟子,她被派入洪门卧底,意在搅乱洪门,窃取洪门门主之位。一切,也都如她所计划的一般发展的很好,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到来,就可以除掉苏剑秋和苏羽,坐上洪门办事人之位,将整个洪门控制在药王门的手里。

    可结果,超出了她的预料,先是苏剑秋被人救走,后又被苏羽逃去。而现在,更是连自己的性命也丢了。千算万算,也算不过天。

    如果没有秦彦的出现,或许一切都会按照她所预期的发展。可秦彦的出现,无疑打破了她的计划,也让事情变得更加的复杂,让她不得不提前动手,以至于造成这般结果。

    秦彦愣了一下,慌忙的冲上前,探了探小余的脉搏。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本想从小余的身上找到突破口,查出来石绾师叔的事情,如今小余被苏羽所杀,所有的线索全部断了。

    转头看向苏剑秋,苏羽“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爸,我对不起你,是我色迷心窍,辜负了您对我的信任,竟然对你下杀手,我罪该万死。我不求你能原谅我,我也根本不值得原谅。爸,我对不起你。”

    苏剑秋愣了愣,默默的叹了口气,看到苏羽这般模样,他心里不禁有一丝不忍。终究是这么多年的父子,虽非亲生,却也胜似亲生。真的要杀他,苏剑秋心里还是有些不太忍心。

    “畜生,你还有脸在这里说话?老爷子把你抚养长大,对你亲如骨肉,明知你杀了苏文却还不忍心杀你,给你回头的机会。而你呢?不但不知悔改,竟然还变本加厉,连你父亲也要杀。你说,你这样的畜生活在世上还有什么用?”虎爷愤怒的吼道。

    “我知道是我错了,是我贪恋权力,是我色迷心窍,千错万算都是我的错。爸,你杀了我吧,只有这样才能恕我的罪。”苏羽声泪俱下。

    当初,杀害苏文时,苏羽也是一时的冲动,一时被权力迷惑了双眼。事后,他也曾后悔过,也因为如此,他始终没有对苏剑秋动手。在他的心底,还是有着那么一丝的善良。自从认识了小余之后,被小余玩弄在股掌间,被他不停的鼓动,以至于最后越走越远。

    “你以为不敢杀你吗?我现在就替老爷子动手,杀了你这个畜生。”虎爷愤怒的吼着,一拳狠狠的砸了下去。

    “住手!”苏剑秋喝道。

    虎爷愣了愣,转头看了他一眼,“老爷子,事到如今你还要袒护他吗?像这样的畜生,不杀他留着还有什么用?这样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畜生,活着也没用。二十多年前你不忍心下手,放他一条生路,甚至把你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他,可结果呢?难道你想这样的事情重演吗?”

    默默的叹了口气,苏剑秋说道:“终究是父子一场,当年他父亲也是因为替我挡了一刀而死,我欠他父亲的情。虽然他大逆不道,畜生不如,可我又怎么能断掉他家的根呢?哎……!”

    看了看秦彦,苏剑秋说道:“秦彦,他就交给你处理吧,以后你就是洪门的办事人,洪门的所有事情也都交给你。”

    说完,苏剑秋转身朝外走去。

    虎爷愣了一下,连忙的追了出去。

    不管秦彦如何对付苏羽,苏剑秋都不忍看下去,眼不见为净。经历这些事情后,苏剑秋感觉十分的疲惫,也显得更加苍老。几十年的江湖戎马,他的确已经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他都不想再理会。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的目光冷冷的盯着苏羽,说道:“直到这个时候,爷爷还不忍心杀你,而你呢?你怎么对他?权力、财富,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为了这些,你不顾父子之情,不念兄弟之义,你内心难道就没有不安吗?爷爷给过你机会,我也给过你机会,可是,结果却让我们很失望。”

    惨然一笑,苏羽说道:“秦彦,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是我杀了你父亲,害得你颠沛流离。事到如今,我也无话可说。错既然已经酿成,就算是万死也难辞其咎。我不求你能够原谅我,只求你给我一个痛快。秦彦,动手吧!”

    话音落去,苏羽闭上双眼,引颈就戮。

    “爷爷不忍心杀你,是念在当年你父亲救他一命,念在你们父子多年的感情,如果我杀了你,岂非陷爷爷于不义?然而,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破坏洪门规矩,背叛洪门,差点酿成洪门大乱,我以洪门办事人的身份,现在以儆效尤。”话音落去,秦彦一掌狠狠的拍在苏羽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