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当年,虽知苏文的事情是苏羽所为,可是苏剑秋念在苏羽父亲曾经为救自己而死的份上,没有追究。甚至,把洪门也交给了苏羽去打理。他也是考虑到父子多年的感情,想想已经没了一个儿子,不想连另一个也失去,不忍心动手。

    可结果,苏羽不断不知悔改,甚至变本加厉,这让他十分的痛心。经历这一系列的打击,苏羽也感觉到心痛的很,感觉十分的疲惫。

    看到秦彦走来,苏羽扔掉烟头,问道:“都解决了?”

    “爷爷,我废了他的功夫,断了他的双手双脚,您不会怪我吧?”秦彦说道。

    “爷爷怎么会怪你呢?你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这都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爷爷有些累了,以后洪门的事情就交给你吧。虽然苏羽和小余都已经伏法,但是,肯定还会有很多的后遗症,这就靠你去解决了。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找虎爷和范彪,他们会帮你。爷爷累了,不想再管这些事情了。”苏剑秋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

    接着,看了看虎爷,说道:“秦彦刚刚接手,又是在危难之际,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帮忙。辛苦你了,以后就靠你多多的协助他。”

    “老爷子,您放心,只要有我在,谁也不敢动秦彦一根头发。”虎爷拍着胸口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苏剑秋看了看秦彦,说道:“那你先处理公司的事情吧,我先回去了。”

    秦彦也没再多说什么,他不愿接手洪门的事情,还是日后找个合适的时机再跟他说吧。现在跟他说这些,只会让他更加的烦恼。

    看到苏剑秋离去之后,虎爷转头看了秦彦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是老爷子唯一的孙子,我看你也是大将之才,老爷子把洪门交给你,我放心。日后洪门有任何的事情,你放手去做就是,我第一个支持你。”

    “刚才我已经罢免了那些长老的职位,而且,也将蓉城那些堂口的负责人全部交给了范长老去处理。这段时间估摸着洪门会很乱,需要尽快的找到一批合适的人去接替他们的职位。而且,还需要来一次大的整顿,将所有他们的人从洪门中剔除。我对洪门的事情了解的太少,这一切都要靠虎爷您帮忙了。”秦彦说道。

    “你放心吧,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办。虽然这些年我没有参与洪门的事情,但是,洪门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清楚。至于挑选合适的人接替他们的位置,我会拟出一个名单,到时候交给你审核。至于整顿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会和范彪搞定。不用一个月,我担保洪门恢复如常。”虎爷说道。

    以虎爷的资历以及他的人脉,只要他全力帮忙,的确可以省不少的心。而且,对他,秦彦也完全不用有任何的顾忌。一个愿意为了苏剑秋放弃自己的权力地位,在危难之际又愿意挺身而出的人,还有什么不值得信任的呢?

    “有虎爷帮忙拿我就放心了。洪门的事情就交给你,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秦彦说道。

    “药王门的事?”虎爷问道,“听你不止一次的说过药王门,药王门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们为什么会插手咱们洪门的事?”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跟你说。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小余是药王门的人,他们利用小余控制苏羽,进而控制整个洪门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现在他们的计划被我们破坏,小余也死了,恐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他们首先要对付的,肯定会是我和爷爷,所以,我必须提前做好准备。”秦彦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虎爷说道:“好,你放心去做你的事情,洪门的事情我和范彪帮你处理。你务必要小心,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就跟我说,咱们洪门人手众多,也不是好惹的。”

    “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被他们收买,所以,暂时我不想动用洪门的人。而且,我对他们的事情知道的太少,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眼下我还是再想其他的办法。洪门就暂时交给您负责了,辛苦您了。”秦彦说道。

    告别了虎爷之后,秦彦驱车赶往石绾的住处。

    对付药王门的事情还是需要石绾的协助,毕竟,石绾是药王门的人,对他们的手段更加清楚。只可惜,现在连药王门到底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不过,秦彦相信就算自己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主动找上门的。

    ……

    蓉城!

    一处别墅住宅内,一名老者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阴森,散发着阵阵森冷之气,让人不寒而栗。在他面前,跪着一位年轻男子,面色惊恐。垂着头,一言不发,眼神根本不敢看向对方。

    “这就是你们办的事情?赫连家族的事情你们给办砸了,洪门的事情又给办砸了,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老者冷冷的说道。

    “师父,这……,这都是那个叫秦彦的小子坏了咱们的好事。在龙城的时候,是他忽然插手赫连家族的事情,帮助赫连彦光毁了咱们的计划。谁知道这小子又来到龙城,还变成了苏剑秋的孙子,害得我们辛辛苦苦安排的计划功亏一篑。甚至,连小余都死了。”年轻男子慌忙的说道。

    “秦彦?他到底是什么人?”老者眉头微微一蹙,问道。

    “我们也调查过他的身份,可是,信息却很少,只知道他原本在滨海市经营一家诊所,叫着墨子诊所。”年轻男子回答道。

    “墨子诊所?”老者一怔,眉头不由紧紧的蹙在一起,“我说呢,原来是天门的人,难怪这么了得。看样子,他就是老家伙墨离的徒弟了。”

    顿了顿,老者又接着说道:“我不管他是不是天门的人,也不管他是谁,咱药王门连续几次的计划都被他给破坏,这小子绝对不能留。你去摆平他,摆不平的话,你也不用回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