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

    徐徐凉风袭来!

    别墅内,秦彦和石绾依坐在沙发上。看到他一副愁容满面的模样,石绾好奇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洪门的事情有些麻烦?”

    “洪门的事情倒是容易解决,可是,药王门安插在洪门的卧底出了意外死了。本想从她的身上打开突破口,找到你师叔他们,眼下所有的线索又断了。而且,你师叔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对他的底细根本就不清楚,事情可能有些难办。”秦彦说道。

    “不用急,这么长时间我都等了,也不在乎多等一些时间。而且,我还没有完全领悟药王神典,就算现在真的对上我师叔的话,我也没有多少的把握。”石绾安慰道。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担心如果这个时候你师叔忽然杀过来,而我们对他的了解太少,会对我们非常不利。”秦彦说道。

    “你们天门那么大的势力,想要查出这些应该不是很难吧?而且,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很明显我师叔就在蓉城。以你天门的力量,想在蓉城把他们找出来应该不是很困难吧?”石绾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天门的事情我都交给了别人在负责,暂时不想动用天门的人。”

    石绾愣了愣,问道:“为什么?”

    “天门如今正面临着一个很大的敌人,为了不让他们发觉我,所以我才选择暂时跟天门的人断去联系。我需要利用这段时间增进自己的修为,尽快的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只有这样,在以后面对对方的时候才有还击之力。”

    想起当初败在蒙面男的手里,还害死了皇擎天,秦彦的心里就有一种很憋屈的感觉。他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重演,绝对不能再让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伤害。他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将自己的修为推上另一个高峰,如此,即使将来再次面对蒙面男,他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那咱们就不用急,慢慢的等我师叔找上门再说。正好我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再好好的钻研药王神典,至少在将来面对我师叔的时候,不会被他的毒所害。”石绾语气始终很平淡,听上去仿佛她对对付她师叔的事情并不怎么着急和在意似得。实则不然,她是知道秦彦最近的烦心事多,因此,不想他再因为自己的事情过多的担忧。一切,顺其自然;一切,水到渠成。

    “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爷爷呢?他怎么到现在都没回来?”石绾岔开话题,问道。

    “他回苏家了。苏羽的事情已经解决,他也不好在这里继续叨扰,始终不是太方便。”秦彦说道。

    石绾点点头,说道:“也是。爷爷的心情不好,你要多陪陪他,安慰安慰他。”

    “等眼下的事情处理完吧,现在烦心的事情太多。一会我会回去,跟他再好好聊一聊。他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我相信这点事情也不会打的他爬不起来。”秦彦说道。

    石绾默默的应了一声,没有再言语。

    说话间,秦彦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后,对面传来一阵久违的熟悉的声音。“秦彦,我是沉鱼。”

    秦彦顿时一震,宛如打了鸡血一般,激动不已,连忙的问道:“你在哪里?你有没有事?我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可是,却……。”

    “我没事,我现在就在蓉城,害你担心了。听李局说你到了蓉城找我,所以给你打个电话报声平安。”沈沉鱼的声音很柔,很稳。

    秦彦松了口气,追问道:“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找你。”

    “好,那我把地址发给你。”沈沉鱼说完,挂断了电话。

    “是谁?”石绾脸上满是敌意。

    “我女朋友沈沉鱼。她原本来蓉城卧底暗影,结果被发现关了起来。我到这边也是为了找寻她的下落,可是,苏羽将她转移到了境外,害得我一直都打听不到。现在她总算是安然无恙,我也可以轻松许多了。”秦彦说道。

    “你女朋友?你女朋友只有我一个。我说过,我不管你以前有过多少女人,但是,你跟我在一起之后,你跟其他女人的关系全部要断掉。我说得出做的到,如果你再跟其他女人来往的话,我就毒死她们。”石绾霸道的说道。

    她可以容忍秦彦其他的一切缺点,但是,绝对在感情上她还是这么的霸道,容不得一丝的污点。

    秦彦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跟她毕竟这么长时间的感情,怎么能说断就断?而且,他是我第一个女朋友,也一直对我都很好,我怎么能辜负她?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今天我可以为了你而抛弃她,将来也一样可以为其他女人抛弃你。”

    “你敢?如果你敢抛弃我,我不断毒死那个女人,我连你也毒死。”石绾坚定的说道。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拿毒来吓唬我?你当我是你男人的话,别总是这么威胁我啊。再说,这样的感情你觉得能维持长久吗?”秦彦苦笑连连。

    “我不管,总之我不允许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石绾霸道的说道。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看手机里沈沉鱼发来的地址,心里还真有些暗暗的害怕。这丫头如果疯起来,该不会真的把沈沉鱼给毒死吧?

    “我们那么久感情,起码我也应该去见她,给她一个交代吧?这也是一个男人起码的责任感吧?你说呢?”秦彦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着丫头解释,只好暂时的先稳住再说。万一这丫头真的发起疯来伤害到沈沉鱼,那他可就真是后悔莫及了。

    “行,你去给她交代是吧?可以,我也陪你一起去。”石绾说道。

    “你也去?”秦彦愣了愣,紧蹙着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