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负心离去的石绾并没有走的太远,出了酒店就一直在门口徘徊。正如沈沉鱼所说,她还是个孩子,只不过是赌气而已。可是,在门口等了许久,却也不见秦彦追出来,心里越发觉得憋屈。

    她几次三番想要再上去,然而,想想如果就这样回去,岂不是更没面子?

    “混蛋,臭混蛋!”石绾愤愤的骂了一声,转身就欲离开。

    她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里总是说要毒死沈沉鱼,可是,最后还是把解药给了她。她只是想吓一吓秦彦,想秦彦留在自己身边,可是,那混蛋不但凶自己,竟然看到自己跑出来也不追,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砰!”刚一转身,石绾不小心撞在别人身上。

    抬头看了一眼,石绾愤愤的说道:“走路不长眼啊?这么宽的路不走,偏要往我身上撞。”

    “小丫头脾气不小啊。”对面的老者阴冷的笑了一声,脸上迸射出的那股寒意让人浑身发毛。

    “哼!”石绾哼了一声,就欲离开。

    “这就想走?”老者冷哼一声。

    “你想怎么样?”石绾愣了一下。

    “撞了人一句对不起都不会说吗?”老者冷冷的说道。

    石绾怔怔的看了对方一眼,没想到自己不找他麻烦,他倒是找起自己的麻烦。因为刚才的事情她心情本来就不好,可是,看看对方是个老人,也懒得跟他计较。深深的吸了口气,石绾说道:“对不起!”

    “嗯。”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

    石绾愤愤的哼了一声,举步离开。

    刚一转身,忽闻背后传来一阵破风之声。作为一名习武者,石绾本能的闪身避开,惊愕的看向老者,错愕不已。

    “你是谁?”石绾眉头微微一蹙,“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下手这么狠?”

    “无尘没有跟你说过我吗?”老者冷哼一声。

    石绾不禁一愣,无尘,正是她师父的名号。

    “见了师叔不知道行礼吗?”老者冷冷的说道。

    “你就是我师叔袁啸?”石绾不禁一怔。

    “怎么?不像吗?”老者冷冷的笑着。

    石绾立刻堆起戒备之心,警惕的看着对方,说道:“石绾见过师叔。”

    “嗯。”满意的点了点头,袁啸说道:“章乐良去找你就没有回来,看来已经是凶多吉少,想不到你能杀了他,看样子无尘老儿对你倒是特别的宠爱啊。听乐良说无尘老儿把药王神典交给了你,是吗?”

    “没有,我不知道什么药王神典。”石绾说道。

    “是吗?”袁啸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你是他最疼爱的徒儿,药王神典没交给你会交给谁?你一个小丫头,我也不想为难你,把药王神典交出来,我担保你没事。”

    “药王神典是药王门的圣物,师父怎么会交给我呢?他知道师叔肯定会在他死后抢夺药王神典,怎么会把药王神典交给我?我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药王神典。师叔,你不要听我师兄乱说,他只是想在你面前邀功而已。”石绾说道。

    面对袁啸,石绾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的胜算,只期望能够骗过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真的?”袁啸愣了愣,想想,石绾的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怎么敢骗师叔呢?如果药王神典在我手里我一定会交给师叔,还能换一个好的前程不是。”石绾说道。

    沉吟片刻,袁啸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小丫头,伶牙俐齿,差点就被你给骗了。无尘老儿清楚我对药王神典不死心,绝对不会不把药王神典交给你,他还指望着你可以学会药王神典然后替他杀了我,对不对?我什么人没有见过,你以为你这几句话就想骗过我吗?乖乖的把药王神典交出来,我还可以既往不咎,不然的话,我让你尝尝我的手段。”

    “药王神典是我药王门的圣物,怎么能交给你这个叛徒?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拿出来的。”石绾心知骗不过去,只得硬着头皮面对。

    “好,那我就成全你。”话音落去,袁啸一掌拍了过去。

    石绾不敢掉以轻心,连忙的闪身避开,同时洒出一把粉末。袁啸的功力不下她师父无尘,以石绾如今的修为根本没有能力跟他硬碰。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献丑?”袁啸不屑的哼了一声,手臂一挥,顿时,掌风将那些粉末吹开。同时,栖身而上,一掌狠狠的拍了过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间一个身影飞射而来,凌空一掌朝袁啸拍了过去。听闻到背后传来的霍霍风声,袁啸大吃一惊,慌忙的回身,一拳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袁啸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道排山倒海而来,“蹭蹭蹭”的后退几步。

    当看清楚对方的容貌时,袁啸不禁一怔,“怎么是你?”

    石绾也是惊讶不已,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老者,“师父?”

    “绾绾,你做的很好。”老者点了点头,接着转头看向袁啸,冷哼一声,说道:“当初我念在你是师父唯一的儿子,放你一马,希望你能回头。可是,你不但不知悔改,竟然还变本加厉,私自组织什么药王门,败坏药王门的名声。如今,竟然对你的师侄也要下如此的狠手,就为了一个药王神典?”

    “好你个无尘,想不到你竟然假死。也好,正好可以圆了我一个心愿,让我跟你真真正正的打一场。我要让我爸知道他当初的选择是多么的错误,只有我,才能将药王门发扬光大。而你,不过只是个废物而已。”

    袁啸咬牙切齿,愤愤的哼了一声,再次挥掌冲了上去。

    药王门的两大高手对决,霎时,天昏地暗。外人根本不敢栖身,因为他们在交手的过程之中,不断的使用着各种毒药,施毒下毒解毒,一切都在瞬息之间。一旦被他们的毒沾上,不死也是残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