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说,袁啸在哪里?”

    因为担心石绾的安危,秦彦也没有那么多的拐弯抹角,眼神如刀一般的盯着他。手指只要稍微用力,马上就可以要了何兵的小命。

    “你觉得我会说吗?”何兵不屑的笑了一声。倒不是他多么的坦然厉害,实在是他清楚袁啸的脾气,如果他现在说了出来,那会死的更惨。

    “你担心袁啸会报复你是吧?放心,只要你乖乖的说出来,我可以送你离开,送你去国外,担保袁啸不会找到你。”秦彦说道,“可是,如果你不说的话,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惨然一笑,何兵说道:“我太清楚我师父的为人,如果我说出来的话,天涯海角也没有我可以藏身之地。再说,你杀了小余,我怎么可能跟你同流合污?我报不了仇,只怪我技不如人,可是,迟早我师父会杀了你替我报仇。”

    “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会慢慢的折磨你,我就不信你不说。”秦彦冷哼一声。

    何兵不屑的笑了笑,说道:“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机会。”话音落去,何兵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霎时,脑袋耷拉到一边。

    秦彦不禁一怔,连忙的松开他,探了探他的脉搏心跳,已经停止。看来他是服了预先藏在口中的毒药而死。秦彦眉头紧蹙,愤愤的哼了一声,却又无可奈何。好不容易有药王门的人送上门,本指望从他身上找到石绾的消息,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看了看何兵的尸体,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回到车上,驶去。

    不管曾经有多少的深仇大恨,人死债消,这是秦彦一贯的做事风格。他不会对着别人的尸体发泄,没有那个必要。

    何兵死了,如今的希望也只能寄托何杰那边可以尽快的查出消息。石绾原先住的那栋别墅小区,里外都装有摄像头,再一路调动天网监控,或许可以查出他们的下落也不一定。蓉城虽大,可是,药王门的处事应该不至于那么的神秘,想找到他们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离开之后,秦彦径直驱车来到关押苏羽的地方。

    那是一栋很破旧的住宅楼,范彪将他安置在这里,找了手下照顾着。他的手脚被秦彦废了,估计不休息个十天半个月是很难恢复。即使痊愈,以后也干不了什么重活。这,也算是他应得的。

    “秦总!”

    看到秦彦,范彪的手下连忙的行礼。

    “嗯!”微微点了点头,秦彦径直走进屋内。

    苏羽躺在床上,瞪大着双眼,面如死灰。曾经自己是多么的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好不潇洒。可如今,像个废人一样躺在床上,不能动,他还能怎样?然而,这一切都是自己造的孽,若非是自己给自己埋下了报应的种子,怎么会落得这般下场?

    看到他,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在床边坐下。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苏羽说道。

    “你觉得我有必要那么做吗?你落得这般地步,是谁造成的?还不是你自己?如果不是看在爷爷的份上,我一定会杀了你。可是,我不想让爷爷背下一个不义的罪名。虽然你不仁不孝。”秦彦说道。

    “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苏羽问道。

    “暗影是你一手组建的,祸害过多少的老百姓你应该清楚,这样的组织不应该再存在。我希望你能给他们的首领打个电话,把所有暗影的高层全部约出来,好让我们将他一网打尽,彻底铲除这颗毒瘤,这也算是你对自己所做过的错事的一点补偿。你也不想以后他们继续在外面为非作歹,却败坏的是你名声吧?我已经跟蓉城缉毒队的人谈好,他们答应只要你将暗影的人约出来,他们可以不追究你的任何责任。”秦彦说道。

    “这都怪我色迷心窍,听了小余的话,为了赚取更多的财富,收买洪门的人,才组建了暗影。这些年暗影做过多少的错事,害死过多少人,我心里清楚,我也一直都很内疚。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就当是我的一点悔过吧。只可惜,我没能把你的女朋友安然无恙的还给你。”苏羽惨然一笑,说道。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找到她了,她现在很好,就在蓉城,已经回来缉毒队。”秦彦说道。

    “真的?”苏羽愣了一下,微微松了口气,说道,“这样我就放心了。暗影是我一手所创,也应该毁在我的手里。我答应你,我帮你约他们出来。”

    秦彦满意的点了点头,按照苏羽报的号码,把电话拨了过去。随即,秦彦将手机放到苏羽耳边。按照秦彦事先所交代的,苏羽将他们的约到了秦彦所说的地方。挂断了电话之后,秦彦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爸……,他还好吗?”苏羽顿了顿,哽咽的问道。

    “我到现在还没回去。”秦彦说道。

    “看到爸,替我跟他说一声抱歉,是我对不起他。如果有来生,我做牛做马还给他。”苏羽说道。

    “爷爷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应该可以挺过去。我想,他最难过的不是我父亲的死,不是你意图颠覆洪门,而是很铁不成刚,恨你不知悔改。有机会,你还是亲口跟他去说吧。男人自己做的事,需要自己去承担。”秦彦说道。

    苏羽垂头看了看自己,惨然一笑。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你放心吧,你的手脚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到时候虽然不能做重活,但是平常走路吃饭时没有问题的。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好自为之。”

    说完,秦彦起身走了出去。

    到了门口,秦彦看了看那名手下,说道:“好好的照顾他,如果让我知道你们虐待或者言语上有任何不敬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明白吗?”

    “秦总放心,我们一定细心的照料。”手下慌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