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翌日!

    袁啸的别墅门外,林夏和许钧并肩而立,远远的眺望着屋内的情景。里外防守的都非常的严密,有不少的人看守。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这么做才是最佳的选择。袁啸的为人你应该很清楚,伴君如伴虎,跟随在他的身边迟早有一天你也会落得一个惨淡收场,不如及早给自己找一个好的归宿。良禽择木而栖。”林夏微微的笑着说道。

    “我只能带你到这里,其他的事情你自己解决。你知道的,如果让袁啸知道我背叛他的话,后果十分严重。所以,我不可能陪你进去。”许钧说道,“我已经查过,袁啸今天开始闭关,估计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会出来的,你想办事的话最好就是趁现在。不过,鬼手到底被他藏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那就要靠你自己了。能不能拿到,那就是你的事情。”

    淡淡一笑,林夏说道:“袁啸向来自大,在他看来没有人能在他家拿走任何的东西。所以,我敢肯定,鬼手一定藏得并不隐蔽。”

    “你要鬼手做什么?”许钧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总之,你自己考虑清楚要不要投靠我天谴。你要知道,如果让袁啸知道你出卖他,你只有死路一条。良禽择木而栖,你到天谴来,必然会给你更大的发挥空间。”林夏说道。

    “这个容我再想想吧。”许钧一副很犹豫的样子。

    鬼手,是和药王神典并列的药王门的圣物。传说,这把刀是十四世纪意大利的一位疯铁匠所铸。他将自己妻子的右手砍下做成刀柄,后又将儿子的肋骨做成刀刃,并且把自己的小腿骨也做成刀柄,之后献给当时的债主。三天后,债主发疯一般的将自己家人全部烧死。据说后来得到这把刀的人全都发了疯,而且会像受到诅咒一样全家惨死。

    传说,有其一定的夸张成分,不过,鬼手却是赫赫有名。也给这把刀在一定的程度上蒙上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之后,也不知为何,这把刀辗转落到药王门的手中。当时的门主在得到这把刀之后兴奋不已,他是一个疯狂的铸剑迷,便向用自己的方式去消除鬼手的煞气。然而,最后的结果却是他也莫名其妙的发了疯,杀害了不少药王门的弟子。最后被药王门的各大长老联手制服,将其处死。而鬼手,从此便被高高地供奉起来,谁也不准碰。

    这之后,药王门便开始日渐凋零。直到传到石绾师祖这一代,因为袁啸和无尘争夺门主之位,导致药王门再次分崩离析。而袁啸在离开时,偷偷将鬼手盗走。原本他也想将药王神典一并偷走,只是无奈找不到药王神典的下落。

    因为相隔的时间太久,药王门的人也都忘记了鬼手曾经给药王门带来的悲剧,都以为鬼手乃是药王门的圣物。殊不知,鬼手乃是不祥之物。

    天色渐黑,整个蓉城陷入了一阵黑暗之中。

    远远的,可以看见袁啸的别墅内灯火通明,巡逻的看守依旧在来回的走动。

    “我去了!”林夏话音落去,一个纵身,消失不见。

    看着林夏离去的地方,许钧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透着些许的狡黠。

    天谴所网络的成员基本上都是各个门派的高手,林夏自然也不例外。在药王门内,就连许钧也清楚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可见林夏的天分有多高。

    林夏没有偷偷摸摸的进入,而是大摇大摆堂而皇之的走了进去。根据许钧提供的情报,袁啸正在闭关,因而,林夏也不再有丝毫的顾忌。他也不担心许钧会欺骗他,因为出卖袁啸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谁?”守卫喝道。

    “我,林夏!”林夏堂而皇之。

    “林夏?是谁?”守卫愣了愣。显然,他入门的时间太短,根本不知道林夏的身份。

    “你是林夏?药王门的叛徒?”另一名守卫一怔,慌忙的喝道,“快,把他给我拿下。”

    顿时,五六个人蜂拥而至,朝林夏冲了过来。

    林夏的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的笑容,纵身而上,也不见他动手,只是从人群中穿过,那些守卫便全部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口中不停地有白沫溢出。显然都已中毒,估计是活不成了。

    回头瞥了他们一眼,林夏不屑的说道:“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想拦住我?哼,药王门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话音落去,林夏大摇大摆的走进屋内。目光四处的扫了一眼,径直的上楼,直奔袁啸的书房而去。

    推开门,林夏走了进去,目光扫过,便看见鬼手摆放在书架上的刀架上。正如林夏所料一般,袁啸自信根本没有人敢闯进这里能闯进这里,所以,鬼手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摆在这。

    林夏微微一笑,慌忙的冲上前去。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想不到这么容易就到手了,不过,这也多亏袁啸正在闭关,否则,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得手了。拿到鬼手,回去也就可以跟首领交代,也必然会受到重用。

    正当林夏探手准备拿起鬼手时,一个阴森的声音很突兀的在耳边响起。“刀上用毒,凡是触碰的人必死无疑。”

    林夏不由一怔,连忙的转身,不知何时,袁啸竟然坐在了那里。林夏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警惕的看着他,脚步很不自觉的退了一步。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林夏问道。

    “哼!”袁啸冷冷的笑了一声,没有回答他。反问道:“咱们总算是师徒一场,分别这么久,该不会连最基本的礼数都不懂了吧?”

    “师父!”林夏叫了一声。

    满意的点了点头,袁啸说道:“回来干嘛要偷偷摸摸,还打伤那么多人?你以为你找许钧的事情我不知道?我从小把你养大,你心里的那点小心思能瞒得过我?说吧,谁让你来偷鬼手的?”

    “这是我们首领的吩咐。”林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