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将沈沉鱼惊醒。

    从离开滨海到蓉城,沈沉鱼心身俱疲,任靖也正是考虑到这种情况,也给她好好的放几天假,让她休息休息。顺便,任靖也正在跟滨海市公安局的高层商议,能否将沈沉鱼留在蓉城缉毒队。

    相比较而言,缉毒队的工作要远远的比沈沉鱼在滨海所担任的工作更加的危险,也更加的富有挑战性。言谈之中,任靖不停的夸赞沈沉鱼,这也让滨海公安局高层更加不愿意放人。再加上,沈沉鱼母亲的关系,她也舍不得把女儿放在这么危险的工作岗位上。

    打开门,只见石绾站在门口。

    “我……”石绾支吾着有些说不出口。

    “进来吧。”沈沉鱼微微一笑。

    道了声谢,石绾走了进来。

    “坐吧!”沈沉鱼招呼着石绾坐下,递过去一瓶矿泉水。“找我有事吗?”

    “那天的事,对不起。”石绾起身,给沈沉鱼深深的鞠了一躬。

    “你这是做什么?没事没事,我没有怪你。”沈沉鱼脸上堆满很诚意的笑容,“听秦彦说你出事了,我也一直在担心呢。怎么样?没事了吧?”

    “没事。谢谢关心。”石绾怔怔的看了她一眼,有些错愕沈沉鱼竟然可以如此大方,明知道自己抢了她的男朋友,不但没有生气,却还这么关心自己。

    “秦彦跟你说过他的事吗?”沈沉鱼问道。

    “知道一些,不是很多。”石绾回答道。

    “听秦彦说你是药王门的门主,药王门原本也是天门的旁支,是吗?”沈沉鱼微微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算是吧,不过,药王门跟天门一直以来没什么来往。”石绾说道,“而且,我这个药王门的门主也不过只是个摆设而已。”

    沈沉鱼愣了一下,说道:“秦彦也大概的跟我说了一些,你放心吧,他既然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他也跟我说过你的不少事,谢谢你救了他。”

    “你不生气?不怪我?”石绾好奇的问道。

    淡淡一笑,沈沉鱼说道:“要怪我也会怪秦彦,干嘛怪你?其实我跟秦彦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在外面暧昧不清,一开始我也生气。说实话,哪个女人愿意和其他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男朋友?可是,他是个很优秀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女人喜欢他。如果我个个都吃醋的话,恐怕就算把全世界的醋都搬来也不够。后来我也想明白了,只要他的心里有我就好,而且,我也知道他是真的喜欢我。我现在只想珍惜跟他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哪怕以后分开,至少还能有一个美好的回忆。”

    “虽然你不生我的气,可是,我还是应该跟你道歉。我本就是后来的,却还想着要独自的霸占他,甚至对你下毒。对不起!”石绾再次的道歉,面对沈沉鱼的这种大度从容,她忽然感觉到自己显得越发渺小。

    微微笑了笑,沈沉鱼说道:“我知道你不过是耍耍小任性而已,没有真的想伤害我,否则也不会把解药给我了。其实,哪个女孩子没有一点小任性呢?我也有。只是,我们要学会利用自己的小任性,这样不但不会让男人感觉到讨厌,反而会更加的喜欢。”

    顿了顿,沈沉鱼接着说道:“应该就这一两天吧,我就会离开蓉城回滨海,秦彦在这边就要你多多照顾了。他身上的担子太重,人又好强,很多事情不愿意说出来。你只要静静的陪在他身边,他就会越来越感觉到你的重要。”

    沈沉鱼和石绾的性格在某些点上是十分相似的,除了石绾在对待感情上的霸道。

    “你要走?”石绾愣了一下。

    “这边的工作都处理完了,我也该回滨海。况且,秦彦在这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我不想留下来给他添麻烦。甚至,还需要他时刻的担心我的安危。回到滨海,他就可以完全毫无顾忌的放手而为。”沈沉鱼最让秦彦感到温暖的地方就是她的贴心,无论何时何地,她的心里首要的事情就是秦彦。“你是药王门的门主,精擅用毒,以后要靠你多帮助他。”

    “我……,我可以叫你姐姐吗?”石绾问道。

    “当然可以。”沈沉鱼微微一笑。

    “姐姐。你这么说就越发的让我感觉到自责,跟你的大度和胸怀相比,我就像是蝼蚁一般微不足道。姐姐,你放心,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一定会照顾好他。我也一定会帮你盯紧他,他如果敢在外面沾花惹草的话,我一定狠狠的修理他。”石绾握了握拳,作势凶狠。

    “好,好。”沈沉鱼呵呵一笑。

    ……

    从袁啸家中逃出之后,林夏愤愤的哼了一声,脸上堆满了浓浓的杀意。“他娘的许钧,竟然敢出卖我?哼,我会让你知道出卖我的后果。”

    接着,转头看了裴春一眼,说道:“谢了,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的话,恐怕我的小命就丢在那了。”

    “虽然我不太喜欢你,可是,咱们毕竟是搭档,我不能见死不救。况且,首领交给我们的任务是要把鬼手安全的带回去,如果你死了,我一个人恐怕也很难完成这个任务。”裴春淡淡的说道,“袁啸的功夫那么好,恐怕想从他手里夺走鬼手有点困难啊。”

    “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想到办法的。咱们虽然不是袁啸的对手,但是,咱们也没有必要跟他硬拼。”林夏说道。

    “你是他徒弟,对他了解的最深,也应该最清楚他的弱点。这就要靠你了。”裴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