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忽然,一股森冷的气息传来,宛如来自地狱深处的死亡之气。

    袁啸不由一怔,喝道:“谁?出来!”

    袁啸的表情很紧张,他能感觉到这股气息的强大,这绝非是林夏所有。

    伴随着袁啸的话音落去,一名年轻男子缓步走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袁啸眉头紧蹙,对方藏在这里这么久,他竟然都没有发现。若非是对方忽然散露出这股气息,袁啸恐怕根本无法发觉对方在这里。袁啸的脸上不由的堆起警惕的神色,面对这样的高手,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皇擎天。”年轻男子缓缓的说道。

    “皇擎天?”袁啸愣了愣,“你就是天门门主墨离的大弟子,后面叛出天门的皇擎天?”

    “看来袁门主知道的挺多啊。”皇擎天嘴角微微扬起,浮起一抹笑容。

    “我似乎跟你没什么过节吧?你来做什么?”袁啸紧蹙着眉头,警惕的问道。

    “它,我是为了它而来。”皇擎天指了指袁啸手中的鬼手。

    “你也是天谴的人?”袁啸愣了一下,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皇擎天淡淡的说道。

    “看来这鬼手里藏了很大的秘密啊,要不然,天谴的人也不会费尽心机的想要得到它。可是,就仅仅凭你一句话就想把鬼手拿走,这未免有些太瞧不起我了吧?”袁啸冷哼一声,说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你留着鬼手,只会给自己招惹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跟你无瓜无戈,没有任何的仇隙,我也不想跟你动手,只要你把鬼手交给我就行。与其让天谴的人不断的找你麻烦,为什么不把鬼手交给我,把天谴的矛头转到我身上呢?”皇擎天神情淡定自若。

    袁啸微微愣了愣,从皇擎天的话语中似乎也听出一些门道,很显然,皇擎天并非天谴的人。可是,既然如此,他要鬼手做什么?

    沉吟片刻,袁啸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你想要鬼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也不能就这样平白无故的给你吧?想拿走可以,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江湖上传说你惊才绝艳,是天门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天才,十几岁的时候就哧诧江湖,无人可敌。我也很想知道这究竟只是江湖传闻,还是真有其事。”

    淡淡一笑,皇擎天说道:“我知道你用毒的手段防不胜防,可以在无影无形之中就让对方中毒,相信你刚才也试图对我下毒吧?我既然敢来,自然是有充足的准备。我要的只是鬼手,不是你的命,只要你把鬼手交出来,我不会伤害你。”

    “我还是那句话,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袁啸好歹也算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如果就因为皇擎天的几句话就害怕的将鬼手交给他,以后传到江湖上,他袁啸还有何面目立足?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江湖上的人往往为了所谓的颜面,宁肯丢掉自己的性命。

    微微耸了耸肩,皇擎天淡淡的说道:“既是如此,那我只好得罪了。”

    话音落去,皇擎天猛然间踏步上前,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快如闪电一般,出手间风声霍霍。

    能够被老家伙墨离看上的人,自然非一般的人。皇擎天的天分之高,经常被墨离赞不绝口,就连古柏鸿也对他赞赏有加,可想而知。年仅十几岁的时候,皇擎天就已经名震江湖,若非他离开天门潜入天谴卧底,天门的门主之位早就是他的了,根本没秦彦什么事。

    一时间,两人打成一团,眨眼间交手百招,难分上下。

    更让袁啸奇怪的是,他的毒掌对皇擎天根本没用,无形之中下的毒似乎也根本就伤不了对方,这让他心里更是恐惧不已。仅凭自己的修为,袁啸通过在和短暂的交手,便已深知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袁啸,你该不会忘了药王门原本也是天门的分支吧?你们药王门的先祖孙思邈也曾经是天门的人,天门的藏书中就有孙思邈对各种毒药的研究手册。我从小遍览群书,你的毒对我根本没有用。”皇擎天风轻云淡的神情,更加让袁啸感觉到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愤愤的哼了一声,袁啸说道:“那咱们就凭真功夫吧,我也不见得会输给你。”

    皇擎天嘴角微微上扬,淡淡一笑,不再言语。天罡正气狂暴而出,至刚至阳的强大真气宛如巨浪般排山倒海而去。

    “砰!”

    皇擎天一拳狠狠的砸在袁啸的胸口。

    霎时,袁啸宛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口中连连的喷出几口鲜血。一向自视甚高的袁啸,如今却败在一个后生晚辈的手上,这让他感觉到十分的憋屈,心里更是暗暗的气愤不已。

    “听说药王门先祖孙思邈曾经留下过一本药王神典,其中不但记载着各种用毒的手法,也记载有一套厉害的功夫。看来你是没有得到药王神典啊。”皇擎天淡淡的说道,“你放心,我拿鬼手不为别的。林夏是你的徒弟,背叛你加入天遣,难道你不想清理门户吗?我可以帮你。”

    袁啸不禁一愣,诧异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总之我现在没有杀你的想法。”皇擎天淡淡的说了一句,上前捡起鬼手,翻看了几眼。“东西我拿走了!”

    话音落去,皇擎天转身缓缓的走了出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袁啸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

    在天谴卧底这么多年,皇擎天也不明白天谴收集这些魔刀到底是做什么,即使现在手里拿着鬼手,翻来覆去的,也看不出究竟有什么蹊跷。甚至,就连他也一直误以为天遣的首领是端木文皓,直到那天跟蒙面男交手,他褪下面具才知道根本就是一个误会。

    离开三三制药厂不久,皇擎天嘴角微微扬起,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